乡村满艳

第2章 共同乐趣

    我也不顾这是在大街上,硬是拿开她手,把那句说过很多次的话,重复一遍:“为什么我不是苏贞文,而苏贞文不是苏贞全呢。”

    说完后,我撒腿就跑。春桃再后紧追。每次在她累的跑不动的时候,我就会退回去,让自己落到她手里。

    她的小粉拳挠痒似的,落在我身上:“我让你胡说……等你二哥回来,看他不收拾你。”

    我知道她是开玩笑的,那句话我曾当着二哥的面说过。二哥笑着叹气说,可惜你二姐没有妹妹,不然你就能像我一样,娶到像你二姐这样漂亮的媳妇了。在二哥心里,我还只是一个不大明白人情世故的半大孩子,所以他对于我有那样放肆的话,能够一笑了之。而他至死都不知道的是,自从春桃第一次来我们家,见到她的第一眼开始,我便对这个比自己大了四岁,仍然能够称之为少女的女人一见钟情了。

    彼时,她用自己的身影和笑容,开启了我的少年情窦。而我无力去反抗,也无意去刻意接受,一切都发生的那么顺其自然。

    我们回到家不久,三姐贞珊和邻家的陶娟也从镇上回来了。

    我们家兄弟姐妹四个,当年父亲用“文武双全”依例起名。本来大哥应该叫贞文,二哥叫贞武的,登记的时候办事员文武不分,把大哥的名字写成了贞武,二哥就只好叫贞文了。三姐出生后,办事员为了弥补自己当年犯下的错,跟父亲说女孩叫贞霜太难听拗口了,不如用谐音取名贞珊。当即获得了父亲的赞同。我是我们家孩子中唯一一个没有为名字折腾的。

    我三姐贞珊比我要大了两岁多,在村里算是漂亮的姑娘,虽然不能和曹芳以及经常和她玩耍的陶娟比较。

    两个姑娘一跨进大门就冲屋里喊道:“哥,我赶回来送你了。”

    “他们已经走了。”我站在堂屋门框里说。

    她们俩瞬时失落了,贞珊气呼呼的说:“我还专门到镇上给他买了瓶防蚊虫的香水呢,这下只能给你用了。”她经过我身边的时候,把香水瓶子塞我手里。

    我急的忙还给她:“我是男的才不用什么香水呢。”

    贞珊更来气了,发育近趋完好的胸部跟随着呼吸的节奏,微微起伏。她再次把香水塞给我,一字一顿的说:“这是男士香水,专门给你们男人用的。”

    我还是推回去。贞珊转身就上自己的小阁楼,边把楼梯踩的吱吱叫唤,边说道:“不要拉倒。”

    陶娟在旁边微微一笑,然后走上前,往屋里瞧了瞧,迅速的往我衣袋里塞了点东西。我知道是香烟,两个人默契的对视了一眼。接着她就去了贞珊的阁楼。每次她上楼的时候,我都会猥琐的盯着她的背影。不管是在那个少年时代,还是后来我成年后,一直都认为,在我见过的女人中,春桃有着最漂亮的容颜,而陶娟则拥有最性感的身材。

    她很瘦,但是有着美人的特质,瘦不露骨。后来我从书上读到过一种叫做“黄金比例”的身体比例分配,陶悦的身材应该是很符合黄金比例的。D罩的大小在三乡五镇并不多见,臀部微翘,并不丰硕,但是和纤细的腰肢一比较,两者的差距十分明显。一米六四的身高,让双腿显的笔直修长,36码的小脚性感可爱。她的模样属于漂亮的那一类,中等偏上吧。总体而言,倾城之色。

    陶娟和贞珊从小到大都是最好的朋友,因此我和她便是青梅竹马了。周边人也几乎都是这么认为的。从小就有人开我们的玩笑,说的好像我们俩这辈子非得在一起不可似的。

    稍大一点后,我就对陶娟有了更深的好感,已经超出了那种弟弟对姐姐的单纯感情。但是那一部分越界的感情,又和曹芳带给我的感觉不一样。但是就连我自己都想不明白,差别到底在哪。因为说归到底,不过是一个男人对两个女人都有非分之想罢了。

    等我把对她们两个感情的不同之处,区分开来时,早已物是人非了。

    我对厨房里的春桃打了声招呼,急匆匆的溜出了家。经过冯一奎,甘大牙,许文豪,张泰家门口时,招呼一声,打个响指,立马消失踪影。

    我到达村东头的打麦场后,先自己躲在麦堆后面舒舒服服的抽了一支。

    “你小子不够意思啊,先自己抽上了。”甘大牙突然飞落在我身边,把还剩半截的香烟给抢了去。

    不大一会儿,许文豪和张泰前后脚到了。每人点上一根,躺麦堆边享受吞云吐雾的神仙快活。这一直是我们好友四人多年的共同乐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