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满艳

第3章 一家美人

    我站起身,往麦堆另一头的路上望了望,低头问他们说:“冯一奎那孙子怎么还没来啊?”

    甘大牙吐出一团烟雾,一脸的享受,慢吞吞的说道:“那孙子有女人了,哪还跟我们一起玩啊。”

    我不屑的说:“有女人了,难道就不抽烟了?”

    甘大牙哈哈大笑:“当然要抽了,不过是跟他未婚妻一起抽大雪茄呢。”

    张泰伸出小拇指,语气狂傲的说:“他那个算什么大。”他收回小拇指,大拇指向下,指着自己的裤裆:“这里面藏着的才是根大雪茄呢。”

    “大有叼用,关键是得有女人。”许文豪得意的说。

    张泰不满的说:“许文豪,你可是我们村的文化人,说话怎么这么糙呢。你不就是写了首诗,把潘丽搞到手了吗,她妈可是代理村支部书记,多泼辣的女人啊,我就不信你那小样还真把潘丽搞上床了。”

    许文豪睁开眼睛,嘿嘿的笑着拍了拍他的肩头说:“对不住了,兄弟我倚仗不世之才学,已经抢先一步享受了作为男人的幸福滋味。”

    我们三人俱是一愣,急忙询问真假。许文豪拍着胸脯说:“我许文豪何许人也,何时曾欺骗过三位贤弟。我每与潘家娘子享受人间至欢,方感人生之大乐趣啊。”

    他这话一出口,我们哪有不羡慕嫉妒的。催促着他赶快给我们讲讲事情的经过,以便我们在以后的感情中借鉴经验,少走弯路。

    许文豪伸来食指和中指:“贞全贤弟,把你二块五一包的大前门再来一支。”

    我为了窥听他的苟合丑事,急忙把香烟递上。张泰两眼放光,催促他赶快告知详情。

    听完后,我发现我们四个都脸红心跳了。我手有些颤抖的发了香烟给他们,我们需要尽快的平复心情。

    抽烟的时候,甘大牙一直把手放在裤裆里,抽到一半时,他丢掉香烟,站起身说:“太刺激了,我真的受不了。你们看着人,我去那边弄一回。”

    张泰打趣他说:“大牙,别伤着手啊。孙家的母猪这几天正发情呢。”

    我们三个一阵哈哈大笑。

    就一会儿的功夫,香烟就剩下半包了。张泰说:“贞全,我们都吃八毛的大河,你经常抽二块五的大前门,都是你姐给你买的啊?”

    贞珊和陶娟都在镇上的一个小加工厂里上班,每个月工资有两百多。所以一般我有了新东西,哥几个总会认为是贞珊给我买的。我澄清说:“不是,她才不会给我买烟呢,要是让大哥二哥知道了,我们都要挨批的,这你们又不是不知道的。我姐大不了是看别人吃烟,要一支给我带回来而已。”我拿出大前门在手里掂了掂:“这样的香烟只有陶娟才会给我买。”

    张泰咂咂嘴巴,摇头晃脑的说:“瞧把你得意的。老实交代,你到底有没有对陶娟那样。”他下身向前一挺,动作十分猥琐。

    我伸出手制止说:“不要谣传,我们俩是清白的。”

    许文豪说:“贞全,陶娟可是个美人坯子啊,她可是掉在你嘴边的肉,你要是不吃,可得小心别人抢去了。”

    我不以为然的反驳说:“我才不杞人忧天呢。我们村除了我们几个人最大之外,就没有一个会对我和陶娟之间构成威胁的。”

    许文豪的食指在空中晃动:“错,村里虽然没人跟你抢,但是镇上呢,你不要忘记了,陶娟可是多半时间都呆在镇上啊,镇上的男人们可没去淘金啊?”

    我心下一惊,正要进一步探讨这个问题。甘大牙从后面走了过来,他摊在麦堆里,望着天空说:“陶娟可是个好女人啊。我要是能娶到她做老婆,早上结婚,下午死我都心甘情愿。”

    许文豪纠正他说:“贤弟,那叫朝得道,夕死可矣。”

    我踢了他一脚:“你的意思是要跟我抢。”

    甘大牙揉揉腿,又摆手说:“我不跟你抢,如果你要陶娟的话,我就去偷她嫂子,她嫂子那也是个风/骚娘们呢,那对大肉球啊,我做梦都想揉一把,你们说说看,咱们村谁的奶有她的那么大,整个两个大木瓜啊。”

    许文豪插嘴说:“陶娟的后妈也不错啊。”

    甘大牙越说越来劲:“对对对,她后妈才三十七岁呢。他们陶家真是福星高照啊,家里的女人全是美女。我都听说了,她后妈那地方特别,跟其他女人都不一样。要不然她是不会跟陶老大来到我们村,还嫁给他做老婆的。真是可惜了,那么漂亮的少妇竟然让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头糟蹋蹂躏……老天爷啊,我要替她喊冤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