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满艳

第4章 你不能看

    张泰捂住他的嘴,嬉皮笑脸的对许文豪说:“许哥,咱们商量一个事呗?”

    许文豪吸着烟点头。张泰给他捶肩膀:“俗话说,兄弟之间应该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啊,如今你都尝到鲜了,我们三个却连女人的手都没摸过,这是不是太不公平了。”

    许文豪瞪大眼睛,惊愕的说:“你什么意思?”

    张泰忙解释说:“你不要误会,我不是要你把潘家大小姐拿出来,我们兄弟几个贡献。我们只是想……嘿嘿……贞全,大牙,你们明白的?”

    我和甘大牙急忙凑上去,心有灵犀的表达了共同意愿。

    许文豪十分的为难。但在我们的威逼利诱下最终答应了。我们约好,他今晚和潘丽在破庙里干好事,我们三个可以躲在一旁欣赏好戏。

    分手前,许文豪犹不放心的说:“你们得跟我保证啊,不管到时候怎么难受,怎么激动,千万不许做出过激行为啊。如果你们做不到的话,现在取消计划还来得及。”

    “做得到,一定做得到。”我们异口同声的保证。

    散伙后,我们各自回家。贞珊在院子里洗衣服。我见陶娟不在,就问她是不是回去了。

    贞珊搓着衣服说:“在我楼上看书。”

    我就要往屋里跑,贞珊叫住我,仍是淡淡的语气说:“我给你提个醒,你有情敌了。”

    我没搭理她,直接去了阁楼。陶娟在专心致志的埋头看书,柔顺的乌黑长发倾泻在一侧,文姝静美,真是绝代佳华。

    我坐到她旁边说:“姐,看什么书啊?”

    她抬起头,把书合上,指着封面说:“《茶花女》,法国作家小仲马的名作,你读过吗?”

    我木然的摇头:“没有,不过我看过《小李飞刀》和《楚留香传奇》的。”

    陶娟继续埋头看书,我又问道:“书哪来的啊?”

    “一个朋友送我的。”她开心的说。

    “男的女的?”我猜就是男的,但是仍然这样问了。

    她偏头看着我:“干嘛,审问我啊。”

    我直接揭露了:“是个男的送的吧,也跟许文豪一样,是搞文学的?”

    陶娟说:“是啊,他是我们厂长的儿子,在念大学,很有文化的,他家里好多书的,他让我想看什么书都可以去他那里拿。”

    我拿出一根烟,刚放到嘴边,她就给抢走了。说是让春桃看见了,我就惨了。她不知道我听了她说的那些话,很生气。因为我觉得她应该只属于我一个人才对。

    对于她的归属问题,我早在几年前,青春骚动的年纪开始时就已经有了定案。事情是这样的,刚进入青春期那两年,我们几个半大孩子,内心便开始躁动,以前打架逗乐的性质全转移到了对女人的身上。村里十来个适年的女孩就被我们五个在未经当事人知情的情况下,私下把她们全部瓜分了。不管我们和那个女孩之间有没有什么特定关系。只要我们对某个女孩有好感,两人平时走的很近,就可以把她抢占到自己名下。

    而且我们五个人还明确规定了,相互之间不允许抢夺其他人瓜分所得的女孩。如果不顾兄弟之情,进行了抢夺,那么这个人将成为我们共同的敌人。正所谓,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谁抢我衣服,我斩他手足。

    我说:“他不会是喜欢你吧?”

    陶娟一愣,捋了一下发丝,羞赧的说:“你不要瞎说,人家是大学生,哪里会看得上我。”

    我进一步逼问:“如果他真的喜欢你呢。”

    陶娟想了想说:“不会吧,如果是真的话,我也不会喜欢他的。我心里已经有人了。”

    “我就知道你看不上他。既然是这样的话,我就放心了。”我理所当然的把她心里的那个人看成是自己。

    “你什么意思啊,我听不大懂呢?”陶娟迷茫的反问。

    我摇头不答,让她安心看书,自己跑下楼帮贞珊晒衣服。

    我把她清洗的衣服,抖开套上衣架,挂在牵在院中的两颗樱桃树间的绳子上。

    贞珊把一件红色小罩的带子打上蝴蝶结,挂到我手里的衣架上,她说:“天气越来越暖和了,我这个月底发了工资,就给你买两件衬衣,现在的男孩子都喜欢穿衬衣,不仅好看还显风度。”

    “谢谢姐。”我把小罩挂到绳子上时,目光也跟着追随了过去。温暖透明的阳光洒在上面,格外的好看。

    “你看什么呢?”贞珊挡在我前面,有点生气的说:“跟个小流氓似的,你不知道女孩子的内/衣男人是不能盯着看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