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满艳

第8章 帮你锄地

    陶娟睁着大眼睛看着我,脸上挂着浅浅的笑容,长长的睫毛一闪一闪的。

    我一语双关的说:“没事,陶娟又不是外人。”

    贞珊伸出脚,踢了我一下:“赶快出去,我们俩也要起来了。”

    春桃正在院子的井边洗菜,我赶紧跑上去,夺过盆说:“二姐,你现在怀有身孕,要多多休息。以后这些事交给我吧,一会儿早饭让我姐去做。”

    春桃说:“没事,才四个月呢,等下个月贞珊请假回来了,我就什么都不做了。”

    我强硬的把她扶进屋:“让你休息就休息。累坏了,我哥回来我和我姐就有好果子吃了。”

    我转身时,她也跟着起身。我回头瞪着她。她说:“好了,我听你的话,好好的休息。”

    陶娟一起床就跑回家去了。我追出去挽留她在家吃早饭。她边跑边说,回家报个道再来。

    我端着菜进厨房,跟在贞珊身边转来转去。

    贞珊烦了说:“我亲爱的弟弟,你到底要干什么?”

    我挠挠鼻梁,不好意思的说:“跟你商量一个事啊。”

    “什么啊?”贞珊爽快的说:“你想要什么就跟我说啊,下次回家的时候我给你带回来。”

    我鼓足了勇气说:“陶娟。”

    贞珊笑着说:“我已经把她给你带家里来了啊。”

    我抢下她手里的锅铲,诚恳的说:“姐,我喜欢她,是认真的。”

    贞珊愣住了,她盯着我看了好一会儿才说:“算了吧,她不会接受你的。”

    “为什么?”我大感意外和惊愕。

    贞珊毫不言讳的说:“因为你比她小啊,她想找一个比她大的,会疼人的。”

    “她告诉你的?”

    贞珊点点头:“以前都是开玩笑跟你说的,没想到你还认真了。你就死了那条心吧。嫂子不是说把她表妹介绍给你吗,你着急想媳妇的话,就今天陪嫂子回娘家去,看看那女孩好了。”

    我倔强的说:“二姐表妹那事不靠谱,我就想要陶娟。你可是我亲姐,除了你就没人会帮我了。”

    贞珊不解的问:“你怎么回事啊,突然说这话,把我吓了一跳。”

    我说:“你帮不帮忙,就告诉我这句话就行了。”

    贞珊想了想说:“好吧,肥水不流外人田,这事姐帮你……但是至于能不能成,还是得看你自己的了。”

    我点点头,激动把她抱起来转了个圈。

    贞珊拍打了我两下,有些害羞的说:“以后不许这样了。”

    吃过早饭后,我就扛着锄头去了地里。一边挖地,一边捉摸着该怎么向陶娟表明自己的心意。我们村里水好山恶,土地都是从石头缝里抠出来的。我挖了不到两分的地,就爬了两个小石坡,瞅着周边没人,寻块光滑的石头坐下来,点上根香烟吞云吐雾。

    “贞全,你还会抽烟啊。”身后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

    惊吓的我一个纵身站起来,急忙把手里的香烟丢进了石头角里。回头一看,两大团的突起跃入眼中,顷刻蒙蔽了我的全部视线,不用看样子,仅从她特大号的胸部就能知道是陶娟的嫂子李月红。

    我挠后脑勺,笑着说:“月红姐,你怎么这时候上地里来了啊?”

    李月红指着旁边的一块地说:“翻地啊。”

    我看到那边的地里,还真放着一把锄头。我说:“你还用自己翻地啊,你们家大叔和大哥每年掏的金子,能换好些钱呢。去别的村请几个人帮忙,一天就能把所有的土地全翻了。”

    李月红说:“哪来的那些钱,家里花钱的地方多着呢。婶子想来翻地的,我让她给我带孩子,自己来了。”

    她口中的婶子,就是她婆婆,陶娟的后妈。

    “你不是还在给孩子喂奶吗?现在出来干活,不怕对身子不好吗?”我问道,目光有意无意的落在她鼓鼓的大肉球上。都已经悄悄的硬了好几次口水了。

    李月红低头往自己胸口瞧了眼说:“又不是坐月子,坐月子才不能出来走动呢。孩子马上都一岁了,我都准备给他断奶了。”

    我附和说:“那倒是,孩子不能从小就惯着。”

    “嘿,你自己还是个半大的孩子呢,说话跟个大人似的。”李月红转身往自家地里走去:“你忙吧,我也要去翻地了。”

    我看看地上早已熄灭的烟头,赶紧追了上去。但是她谢绝了我帮她锄地的请求。她说不会把我抽烟的事告诉春桃和我大哥的。

    我翻着自家的地,不时偷瞄她一眼。她挖的很慢,很吃力的样子。这也不奇怪,她除了胸前那对大肉球特别丰满外,其他地方都纤瘦。一个弱女子天生就不是干农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