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满艳

第9章 过去扶她

    我想到要追陶娟,讨好她的家人应该也是很重要的一步。于是提着锄头就跑了过去。

    我埋头挖着地说:“月红姐,我看你累的厉害,休息一会儿吧,剩下的我都帮你锄了。”

    李月红试图阻拦:“真的不用了,你去锄自家的吧,我慢点翻,今天能把这块地翻完的。你抽烟的事尽管放心好了,我保证不会说出去。”

    我头也不抬的忙活着:“我不是怕你回去了跟我家里告状。就是看你够累的,挺心疼的。我年轻有的是力气,多干点活还能锻炼身体呢。”

    李月红拄着锄头,笑容满面的说:“臭小子,还蛮会说话的啊。那就谢谢你了啊,我去地边上歇会儿。”

    李月红休息好回来,愣是被我拦了回去。坚持要一个人帮她翻完这片地。

    到了吃午饭的时间,地也翻完了。不过累的我出了一身汗。李月红拉住我,拿出粉色的手帕给我擦汗。她说:“瞧你累的,姐给你擦擦。明天下午你去我家,我有东西拿给你。”

    “不用了,我又不是小孩子。”我谢绝说。

    “让你去就去嘛,哪那么多话。”李月红的手帕在我脸上缓慢的移动着。

    她大概一米六二的样子,比我略矮。擦汗的时候两个人自然贴的很近,她胸前的那对尤物不时的碰触到我的胸膛,嗅着她身上散发出的带着奶味的芳香,精神不由得为之一振,顿有神清气爽的感觉。

    我扛着两把锄头,说笑着一起回到家。她再度嘱咐我,明天下午一定要去家里找她。

    走进自家院子,贞珊和陶娟在一起收晒干的衣服。我盯着陶娟的背影出了一会儿神,暗暗告诉自己,我的选择一定不会错的。

    贞珊抱着衣服进屋时说:“贞全,我们下午就回镇上了哦。”

    我丢下锄头,转身往许文豪家跑。他把自己关在房间,敲了好一阵门都不开。

    许文豪的妈走过来,对屋里说:“二栓子,在屋里干什么呢,贞全来了,快给开门。”

    稍时,门突然打开了。许文豪一脸愤恼的对他妈说:“都跟您说多少遍了,不要叫我二栓子,土不土啊。我叫许文豪了。”

    许文豪的妈朴实的说:“那有什么不一样吗,在妈眼里你不还是二栓子吗?”

    许文豪气的瞪着他妈说不出来话。把我扯进屋里,关上了房门。

    许文豪本名叫许二栓,后来爱好文学后,就自己取了个‘文豪’的名儿。放眼全村也就我们几个兄弟会这样称呼他。他告诉我自己刚才在作诗,所以没有给我开门。我告知来意后,他拿了一本《简爱》给我,并保证陶娟一定会喜欢。

    回到家,我就端个小板凳坐在院子里看起来。当时她们三个也在院子里。

    春桃好奇的问:“贞全,你在看什么书呢。”

    我说:“《简爱》。”

    “夏洛蒂勃朗特的《简爱》吗?”陶娟几乎是冲过来的,从我手里夺过了书。确定是她说的那一本书后,捧在怀里,兴奋的说:“贞全,借给我看看吧,看完了就还你。我一直想这本书的,可是都找不到呢。”

    我大方的说:“你喜欢看就送给你好了。”

    “谢谢。”她说完,表情微变,羞怯的说:“这本书你自己一定也很喜欢的,我看完了一定还你。”

    我坚持说:“跟我客气干什么,说送你就送你了。以后还想看什么书,直接告诉我就行了。我一定帮你弄到。”

    她抱着手,又连道了好几声谢谢。也不再帮着她们摘菜了,专心致志的读起书来。

    贞珊走过来,蹲在我旁边低声说:“这么快就送定情物了啊。”

    我偷笑:“姐,下一步就看你的啦。”

    贞珊向我打出OK的手势。

    她们回镇上时,我一直把她们送到村口。难得的说了一大通关怀的事。

    贞珊吃醋的说:“你可真会关心人啊,我还是你亲姐呢,怎么从没见你这么关心我啊。”

    我急忙补上。目送她们两个的身影消失了,才转身回家。

    忙了一天地里的活,下午回到家,就见陶娟的嫂子李月红在我们家和春桃聊天。她当着春桃的面,让我跟她去家里。

    陶家堂屋里,陶娟的后妈玉娥在和几个村妇打麻将,我还没来得及挨个叫上一声,就被李月红拉进了她屋里。孩子在床上睡的正香。李月红搬了一个小凳子,站到上面去开箱子。因为是夯土地面,凹凸不平,她站在上面,晃来晃去,像是随时都有摔倒的可能。

    李月红招手说:“贞全,你过来帮我按住板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