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满艳

第17章 桌下勾搭

    所有人都不敢相信这是事实,因为柴房连个窗子都没有,门外还有好几个人看守者呢。他万万没有逃跑的理由啊?可事实是胜于雄辩的。于是大家就认定了孙老怪身怀绝学异术。当时国家正全面打击邪教歪风,孙老怪被警方认定为邪教人物,而且还是个大人物。不然怎么会有如此通天手段呢!

    派出所看到了立功的大好机会,极力追捕孙老怪。三个月后他在镇上落网了。之后就以胁迫妇女罪,传播封建迷信罪,银铛入狱十年。

    我回到村里,就径直去了隔壁陶家。

    玉兰把筷子递给我,问道:“贞全,我刚才出门看到你跟一个老头一路,你们家来亲戚了?”

    “我干爹回来了。”我夹了块土豆片塞进嘴里。

    玉兰望着我,颇显惊愕:“孙老怪出来了?他不是判了十年吗?”

    “表现好,减刑了吧。”我答道。

    玉兰似乎明白了,让我多吃菜。

    我瞄了她一眼,心想这女人当年不会和孙老怪也有点什么吧。嗯想又觉得不可能,我五六岁时,她才被陶娟的父亲领回村子里呢。我犹记得,那是她衣着特别的朴素,神情幽幽,像是大病日愈的样子。不过那丽俏的模样,经是让村里人惊诧不已。村里有个读过书的人说她就是红楼梦里的,林妹妹”

    大家讲的更多的则是,对于陶娟父亲感情际遇的感慨和羡慕。因为陶娟的母亲长的也不错,可惜年纪轻轻就香消玉殒了。她留下的唯一痕迹,就是陶娟的哥哥陶大河长的比较像她。玉兰比陶娟的母亲更加漂亮。更为主要的是她要比陶娟父亲小了近二十岁呢。

    “贞全辛苦你了,多吃点肉。”李月红一片接一片的往我碗里夹五花肉。

    我端起碗躲开:“月红姐,你自己吃吧,我吃不了那么多。”

    “喂,快点啊。”李月红笑颜满面的对我眨了下眼睛。

    我怕玉兰看出什么来,低头把碗伸了过去。李月红的胆子比我大多了,把脚伸过来,勾着我的脚。我躲开了,她又追过来。但表面上什么都看不出来,她有笑有说的跟我们谈这说那。

    后来,我索性也放开了。桌子上面一如常态的吃饭,桌子下面两人勾脚蹭腿。

    玉兰去厨房添汤时,李月红抬起脚在我裤裆上蹭了一下。我很不适应的有了反应。也在这个时候才发现

    ,不知道什么时候她已经脱了鞋子,脚上是透明的肉色短丝袜。小脚丫可爱诱人。

    我说:“月红姐,你的脚真漂亮。”

    李月红娇嗔:“你个小坏蛋,弄的人家连饭都吃不好。”

    我不服气的反驳说:“悔…明明是你先动脚的吧,怎么反侄栽赃给我了。”

    李月红脸色微变“我什么时候主动了,你给我说清楚。”

    明明是她无理取闹,我却不得不为之承担过错。我服软说:“好吧,是我主动的。”

    李月红又把脚伸了过来,用表情告诉我,她必须把脚搁在我的腿上。我挪动板凳,尽量坐的靠近她一些。翘起二郎腿,夹,住她的玉足。

    玉兰端着菜汤回来,问我们在说什么。

    李月红看我一眼,把目光转向她说道:“我是说贞全和小妹都长大了呢。”

    玉兰默契的一笑:“娟子虽然不是我亲生的,但是我和她的感情从来都好。她的主我是能做的,就是贞全我可就管不了了。”

    我心想着,李月红还挺机灵的,这么快就开始帮我敲边鼓了。我不好意思直接表达说自己有多么的渴望和娟子能够在一起。委婉的说道:“婶儿,你们家以后有什么事,直接叫我做就走了。只要能干的,绝对不会推辞。”

    玉兰笑着点点,想了想说:“你陶大哥的凤凰牌自行车放在家里呢,等娟子再放假回来的时候,你去镇上把她载回来吧,那么远的路怪难走的。”

    我一听她们都这么支持我追求娟子,心里都乐开了花。急忙点头答应。

    李月红的脚忽然在我裆部踢了一下,我疼的叫了出来。

    “怎么了?”玉兰关切的问。

    我捂着腮帮说:“没事,咬到舌头了。”

    “还知道疼,就不会慢点吃啊。”李月红一语双关的说:“就知道猴急,塞塞塞……,你胃口也太大了。”

    她说的什么,我们俩心知肚明。玉兰则完全被蒙在了鼓里。我突然觉得李月红是个危险的女人。当着她婶儿的面,都敢跟我勾勾搭搭的。以后可别给我捅出什么事来啊。我可不想像孙老怪那样因小失大,进去蹲几年。

    牢里的事我也听过一点风声,那里面根本就没拿人当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