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满艳

第21章 几声嘤咛

    李月红一愣:“你怎么会这么想啊。”

    我说:“是个人都会这么想。”

    李月红安慰我的说:“你别这么想,我跟你发生关系,是我自己心甘情愿的。你别动不动就停下来啊。快点赶回家,上了床我跟你解释”

    沿途景物不断变化,唯一不变的是墨蓝天空和月光融合下的晦明。一个村庄接着一个村庄被我们甩在身后。偶尔能见一家人户房间里还亮着灯,在这般的深夜显得十分孤单清寂。猝不及防的一声鸡啼是这个夜晚唯一的音符。

    经过破庙时,李月红突然说:“骑快点啊,我听说以前庙里闹过鬼。每次经过这里,我心里都感到害怕。”

    我乘机说:“你抱紧我就不会感到害怕了。”

    “我不是一直都抱着你的吗。”李月红打了个哈欠:“男人,我想睡觉了。”

    我一时没有回过神,有些惊讶。她竟然会这样称呼我。同时心里为此感到愉悦。

    到了家门口,我还没停住,她就跳下了后座。推开门让我直接骑着自行车进了院子。她让我把车放好了,给院子的大门插上插销。她去给我烧水洗澡。

    我办完她交代的事,冲进厨房,从后面抱住了她,耳鬓厮磨起来。李月红停下手里的动作,抓着我手说:“贞全,你等等好吗。”

    我放开她,窜到灶口添柴加火。她一进屋就脱掉了外套,单薄的衣服又显露除了美妙的诱惑。盯着她突露出来的小樱桃,我问道:“月红姐,你的小罩呢?”

    李月红低头朝自己肋旧口一瞧,想了想说:“好像是掉在路上了吧,我一直拿在手上的,回来的路上不是一直抱着你吗,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没有了。”

    “那岂不是你又要跑去市里买了?”我说:“这么说来,你们女人的那里太大了,也不是什么好事。去市里来回车费都得好好几十块吧”

    李月红笑道:“你傻啊,难道我去一次只买一件吗,我家里还有十来件呢,有几套都是新的。”

    我说:“那是我多虑了。”又打趣说:“你的那个特大号,被人捡到了万一知道了是你的可怎么办啊,会不会拿着它上门来威胁你。”

    “喂。”李月红凝眉:“你别整天满脑子稀奇古怪的想法好不好。我又没写名字,谁能知道是我的啊。”

    过了一会儿,她掀起锅盖,用手在冒着水汽的锅里搅了搅:“热了,可以洗澡了。”

    她把水舀进木桶里,我自己提到后面,侄进专门洗澡的大木桶里。我脱光了衣服交给她,跳进桶里。顿感无比的舒适,每个毛孔是张开了似的。

    我挥挥手说:“月红姐,我们一起洗啊。”

    “我在娘家洗过了。”李月红拿着我衣服转身离开:“你洗干净点啊,不然等会儿我不让你上,床。”

    我舒舒服服的泡了会儿,水温凉以后,也没用香皂就一身水淋淋的奔向了李月红的房间。她竟然已经睡着了。我有点来气,觉得自己在她心里没有位置。掀开被子一看,她把自己脱的光溜,又释然了。我爬到她身上,用亲吻将她叫醒。

    李月红闭着眼睛,回应着我的吻,舌头缠绵交织,温滑湿软。

    我假惺惺的说:“你要是真的困了,就睡吧,我们改天再找机会。”

    李月红用脚踢了我一下,娇笑的说:“你少来,我今晚要是不给你,你能放过我啊?”

    我说:“我这不是关心你嘛?”

    李月红嫣然一笑,把腿分开,掌了掌被子。抱住我的背说:“你要先摸摸亲亲,还是直接来啊。”

    “可以直接来吗?”

    李月红点点头:“我都不知道什么原因,特别的敏感,只要让你一碰那里就湿了。”

    我问道:“到底是让我一碰就湿了,还是让男人一碰就湿了。”

    “啊呀。”李月红有些惊讶的说:“你都是跟谁学的,好像什么都懂。别废话了,想要我,就快点吧,我知道你受憋了。”

    “三天才一次,我这今年纪能不受憋吗。”我便说边摸索着她的门道:“你把腿再张开一些,我不熟练,摸不到门啊。”

    “姐帮你。”李月红的手抓住我的那东西,很轻松的就塞,进了一片温暖的沼泽中。

    摆好了姿势,我们搂抱在一起就让床跟着晃动了起来。

    情到密处,我觉得不过瘾,要求说:“月红姐,你哼叫几声啊。”

    李月红一张嘴就吐出了几声嘤咛,她说:“人家不喜欢叫嘛,风u。的女人才乱叫呢。”

    “你不叫,这不是在说我东西小吗,都让你没得感觉。”我努力下着力气。

    李月红说:“不是的……,嗯……你的虽然不是很大,但是很硬啊。你尽管弄就走了,我有感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