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满艳

第25章 露肩睡裙

    我紧紧的压着她的肩头:“月红姐,就这一次,最后一次了。”

    李月红挣扎了两下,见丝毫不能有所作为,任命的放松身体,闭上眼睛说:“要是注定了的话,我就死在你手里吧。”

    我感觉到她语气里带着些绝望,停下动作过意不去的说:“月红姐,如果我真把你克死了的话,我跟你一块死。”

    李月红睁开眼睛,有些感动的说:“你说真的。”

    我认真的点点头。她脸上浮现了笑容。李月红说:“你真讨厌,我没有白跟你好,你是个好男人。”

    我嘿嘿一笑,又开始在她身上下着力气。早晨本来是精神充沛的时间,但是由于昨夜未眠,我没努力多久,就完事了。

    望着她染霜的黑草地,我心情十分复杂。不知道以后还能不能在这片草地下面驰骋。

    李月红用纸巾擦了擦自己的密处:“我有个事一直都还没告诉你呢。”

    “什么?”

    李月红说:“我还没有上环的,跟你做了几次,也不知道会不会怀孕。”

    “你怎么不早说啊。”我吓了一跳,很是惶恐。

    李月红完全不在意的,浅浅一笑:“我都不怕,你还担心做什么。”

    我试探的问道:“那要是你真怀孕了怎么办啊?”

    李月红干脆的回答说:“有了我去打掉啊,生下来你养得了吗?”

    我释然了,抓过衣服穿。我下地后李月红拉住了我,她说:“贞全不管怎样,以后你还是要像以前一样常来家里玩,千万不能让别人看出什么来。”

    我点点头,见她用一只手掌着被子护住灶mg口,一想到里面的那对饱满尤物,只觉无限遗憾。

    “我走了。”我丢下这句话,头也不回的冲出了房间。抽掉院门的插销,拉开一条缝,确定外面没有行人经过后,一个闪身到了外面,迅速的拉上大门。然后哼着歌去了张泰家。

    面对紧闭的大门,我直接吼了两嗓子。很快张翠艳出来给我开了门。

    她眨着惺忪的眼睑说:“贞全,今天怎么这么早啊。”

    我撒谎说:“张阿姨,我来找张泰有点急事。”

    “快进屋去吧。”她冲我挥挥手。

    她穿着露肩的睡裙,肌肤如同白玉般的无瑕光泽。大肉球的边缘隐隐可见,里面的风光招人遐想。目测来看,她的比李月红的只小了一些,也呈现出高耸圆润的样子。杨柳腰肢,顷刻收缩了观者的目光。浑圆的呻,部下是一双修长美腿。

    我不急细赏,跑进了张泰的屋。他睡的跟死猪一样。我坐在床边抽上可烟。没两口,他一个骨碌坐起来,从我手里把烟抢走了。吞云吐雾后面,是十足享受的表情。

    我骂道:“你个贱人,我喊你没听见,闻到烟味就醒了。”

    张泰连咂了两口说:“我都两天没抽了,那天给别人家修电视机,我妈不许我要钱,结果人家就送了几个鸡蛋来。”

    我拿出还剩四支香烟的大前门丢给他:“送你了,跟我一块去办点事。”

    “什么事?”张泰欢喜的把香烟盒揣到自己口袋里。

    “问那么多干什么,你跟着我去就行了。”我说。

    张泰点点头:“吃人的嘴短,那我就跟你走一趟吧。”

    吃早饭时,我好几次情不自禁的窥看着张翠艳。但是也就是欣赏一下这个美少妇罢了,不敢有越轨的念头。毕竟伦,理辈分在那儿。

    之后,我们就一起离开了。上山的时候,张泰突然说:“贞全,吃饭的时候你怎么总盯着我妈看啊?”

    我漫不经心的说:“我爹妈不是走的早吗,羡慕你呗。”

    张泰说:“我爹也走了啊。我的情况就是比你好点而已。我们哥几个当中,我妈就喜欢夸你,说你勤快热心能干什么的。我妈挺喜欢你的,要不你认她做干妈得了,这样以后我们哥俩就真成自家兄弟了。”

    我挑明说:“我从小就有个干爹叫孙老怪,我再认你妈做干妈,你觉得这适合吗?”

    张泰想了想,坚定的说:“那还是算了。”

    我要跟张泰去找的人,正是我干爹孙老怪。我完全不知道他在哪儿。只是知道山上有一个石洞,是他的修道场,说白了就是没落脚的地方时的家。我此行,只是碰碰运气。只要他证明我不是什么青龙,以后我的幸福日子还是照旧。

    走到山洞口时,我的希望一下就落空了,心情沉到水底。因为山洞里塌方了,大大小小的石头狰狞着。

    我张目四望,心里呐喊着,干爹啊,关键时刻你怎么不出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