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满艳

第26章 墙头窥视

    明明知道孙老怪不会出现,我还是坚持着一直等着,幻想能发生意外。是临近绝望的处境,让我的幻想念头增强了。

    等了许久后,张泰捂着肚子说:“贞全,我都快饿死了,我们先回去吧,明天再来等。”

    我抽掉了最后一根烟,让他先回去,我一定要等到傍晚。他无奈的陪同,说不能不够兄弟。

    太阳落山的时候,在他的劝说下,我终于同意下山了。不甘心的数次回头。

    张泰走在前面说:“贞全,你找你干爹到底什么事啊?”

    我折了跟树枝拿在手里:“不好说啊,总之就是有重大的事。我遇上点麻烦了。”

    张泰驻足,回头说:“有麻烦事那你得跟兄弟几个说说啊,能帮的我们都会尽力帮忙的。”

    我摇摇头:“你们要能帮忙,我早就说了。这事只有我干爹才懂。”我想了想,试探的问:“你听说过青龙吗?”

    “知道啊。”张泰说:“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嘛。谁会没听说过呢。”

    我不再接话题,害怕把实情告诉他了,这小子嘴漏给我泄密出去了。回到村子后,我们就散了。

    我怏怏的回到家,春桃在院子里摘菜,她抬起头说:“你怎么现在才回来啊,我正准备去找你呢?”

    我指指自己肚子说:“嫂子,你快做饭吧,我都饿了。”

    吃过饭洗澡后,我就自己回屋睡了。心情沉重的像沁了水的海绵。

    春桃推开房门,探进脑袋说:“你是怎么了,回来了也不跟我说话,病了吗?”

    我从床上坐起来:“没有,想早点睡,明天好干活。”

    春桃说:“明天你就休息吧,我要回娘家,晚上就不回来了,后天把我表妹带来家里给你看看。她不走的话,大后天我们跟你一起去种玉米。”

    我完全没有心思,谈涉及感情的话题:“算了吧,我还不想找媳妇,过两年再说。”

    “不急着结婚,先见见面嘛。”春桃鼓动的说。

    我继续委婉的拒绝:“兴许她看不上我。”

    “不会的,你想多了。”春桃说:“这事就这么说定了啊,你休息吧,我去洗澡了。”

    房门被关上的同时,我笔直的倒在了床上。

    第二天一大早,春桃就走了。我睡到上午才起床。十几次都有想要跑去陶家看看的念头。但是当那种念头一冒出来,立刻就被我自己给掐死了。我过去完全是没有意义的事。

    可是我发现自己越是克制,那种念头越是强烈,最终战胜了理智。我没有跑去她们家,扛出自家的梯子,爬在两家的围墙上往那边窥看。满眼的樱桃花,微风一吹,偏偏凋零,在空中留下片刻的倩影。

    李月红只出现了一次,我的目光死死的盯着她的大肉球看,望眼欲穿,却只能望梅止渴。

    “贞全,你在干什么呢?”身后传来了甘大牙的声音。

    半身进屋的李月红,闻声抬头望来。我们四目相对。我又尴尬又窘迫,一脚踩空从梯子上掉了下去。疼的我龇牙咧嘴,好在只是脚扭了,没有大事。

    甘大牙和张泰一起把我扶进了屋。

    “你爬墙上干什么呢?”甘大牙问;“不会偷看陶家的婶子和月红姐吧。”

    我没好气的说:“围墙的砖掉了,老子砌回去。你喊那么大声,吓了我一跳。”

    甘大牙连忙赔不是:“兄弟对不住你了,不过我们今天来找你,是有好事的。”

    “能有什么好事?”我抬起眼皮看着他:“买到好烟了?”

    甘大牙和张泰相视,嘿嘿一笑。正要开口,李月红走了进去。

    我们三个都喊过她以后,她笑着点点头,问了些琐碎的话。也不顾他们俩在场,就按着我的腿问要不要紧。

    我低下头说:“没事,过一会儿就好了。你回去,忙你的吧。”

    “是我叫你把砖砌回去的,你摔伤了,我当然要管了。”李月红说的跟真的似的。

    搞得好像我们提前商量好了的意思的。不过这也说明,我们俩很有默契。李月红让甘大牙去村里的小店帮忙买点白酒回来,她要帮我揉揉。并给了他们俩钱。

    他们离开后,李月红一边按着我的脚,一边心疼的说:“你傻不傻啊,想看我就去家里看啊。我说的话你都忘记了吗?”

    我不答,过了片刻才抬起头盯着她的脸蛋看,我把自己去找孙老怪的事说了。

    “为难你了。”她嫣然一笑,拿过我的手放在自己的高耸尤物上:“孩子走了,今天涨的狠,你也帮我揉揉。”

    我把手缩了回来:“算了吧,我怕等下我克制不住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