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满艳

第27章 去看表演

    李月红起身去把房门关上了,她坐回来后直接把自己的衣服掀了起来,露出那对硕大的坚,挺大肉球,用眼神鼓励我。

    我哪里受得了这样的诱惑,转眼就把她的大肉球抓了手里:“这样的话啊,不会克到你吧?”

    李月红说:“不会,只有做那种事才会的。”

    我便放心的抓了起来,捏在手里的感觉说不出来的美妙。细腻软滑。很快就嘴也用上了。她的汁水很快从小樱桃里喷出来,像两股小水株似的喷在了我的脸上。我赶紧放开了,并把脸上的汁水擦掉。

    李月红似乎觉得这很有意思,乐的咯咯笑。

    我说:“你把衣服放下来吧,我不摸了。”

    李月红依言而行,我问道:“月红姐,孩子不吃了,你还有这么多的汁水,以后怎么办啊?”

    李月红说:“你帮我吸干啊,你吸光了就不会再有了。你愿意吗?”

    “我愿意。”我据实而言:“但是我不喜欢它的味道。”

    李月红说:“今晚下半夜来我家里,我有事要你帮忙。”

    “我怎么过去,你给我留门吗?”我在心中暗忖,难道是她忍耐不住了,拼死也要和我快活。

    她又说:“你嫂子不在家,你就爬梯子翻墙过来吧,那头我也给你留着梯子。完事了你就回来。”

    我高兴的答允。不多时甘大牙和张泰买酒回来了。李月红侄了一点抹在我扭伤的脚,裸上,按摩完了以后,她嘱咐两句就离开了。

    甘大牙提起酒瓶,就灌了两大口。他和他爸在我们村里都是喝酒的能人。

    他抹了嘴巴,怪笑说:“贞全,刚才你和李月红没偷偷干什么好事吧?”

    我故作不屑的说:“你瞎说什么,她一今生了孩子的女人,我能和她干什么好事。”

    甘大牙一脸专业的说:“这个我就得和你好好摆摆了。其实啊,结了婚的女人比姑娘更有睡头。她们长的珠圆玉润的,有经验啊。你还记不记得那天破庙里,潘丽就像条死鱼似的被文豪摆弄,换作是少妇的话,那才真是有好戏看呢。李月红这个女人啊,在我心里简直可以和古代的四大美女相比。每次看见她的那对大肉球,我的眼珠子都挪不开了。”

    张泰打断兴致勃勃的他说:“你够了吧,时间不早了,快跟贞全说正事。”

    甘大牙奸笑,告诉了我他们此行的目的。原来隔壁村来了一个流动表演的文工团,他们邀我一起去看戏。甘大牙最后特别说明:“挺清楚了哦,是那种只让男人看的戏。”

    我当然听得明白,以前我们就偷偷去看过一次文工团的表演。他们名义上叫文工团,其实就是个民间自发的表演组织。表演都谈不上任何艺术性。以情。色取悦观众,专门在偏远的山区地带流动表演。他们自己搭建的表演棚子外面,挂着许多赤,身晒体的女人照片,干姿百态,风情万种。到里面一看,演员中根本就没有画像上的人,不过表演伎是香艳惹火。收费高达十块,去看的人还是很多。

    这样的难得机会,我当然不会放过。下地试了试,走起路来有点瘸。但这时候也顾不得这些了,兄弟三人悄无声息的离开了村子。

    路上,甘大牙兴致高昂的说:“我敢保证,这次表演的不会是去年那个文工团了。去年他们中的有个女孩我还蛮喜欢的。可惜了啊,小小年纪干这种事。”

    张泰有些厌烦的说:“你有完没完啊,看个戏,跟捡到了狗头金似的。”

    甘大牙摆摆手:“你这个人不懂得欣赏艺术,我懒得跟你讲了。”

    我们到的时候,就看见在村子外围的小树林边上,搭着一个挺大的棚子,里面灯光明亮,放着流行音乐。有些人在周边转来转去,他们不是没钱进去看,而是不好意思。

    甘大牙被我们推出去买票,随后我们三个一起进去。里面已经有不少人了。但是抢座在第一排的人却不多。我们本来打算做二三排的,但是甘大牙坚持要做第一排。

    他扯着嗓子说:“前面能看的清楚点,你们傻不傻啊。”

    我们想想也是,就坐了第一排,但是位置靠近边上,三个半大的少年坐在第一排的中间,多少还是有点刺眼了。

    舞台上放着两个大音响,还有三个地灯放在舞台的外围边缘,舞台背景是一块红布,地面是铁皮的。久久不见演员现身。

    差不多等了两个小时,已经是晚上九点了。音乐被关掉了。现场突然安静了下来。我回头一望,所有的老少爷们都在全神贯注的盯着舞台,他们知道,主持人马上就要出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