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满艳

第32章 挣钱工具

    我看着她,仔细打量她卸妆后的样子。真是说不出来的清纯。精致的五官,乌黑的秀发,纯净的眼波,无辜的神情,搭配着白色的睡衣,给人的完全是一尘不染的气质。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我怎么能够把这样的一个女孩和舞女联系起来呢?

    我摇了下头:“你得给我点时间,让我想想这个问题。当时就想要救你了,没想过这么多。”

    她盈盈的笑了,笑容就像一朵洁白的荷花那般在她脸上渐渐绽放开来。

    要说她的长相,我是指定喜欢了。但是更深层次的就当时而言完全迷糊,因为我们几乎都没有接触过。可是不管怎样,在我没有搞清楚自己是不是传说中的青龙之前,根本就没资格去喜欢一个女孩。喜欢一个人,怎么忍心因为自己的原因让她过早的死去呢?

    她突然把自己的手放在我的手背上:“我虽然是个舞女,被人抱过,也摸过。但是我从没跟男人睡过,女人最重要的东西我一直好好的保存着。你要是不嫌弃我的话,我留下来给你做女人吧。”

    我惊愕,缩掉了自己的手。心里还真有点嫌弃她。我急促的找借口说:“我才十五岁呢,比你小两岁。”

    她没有听出我话里潜在的拒绝,又说:“那怕什么,我比你大,我会像姐姐一样的照顾你啊。”

    我不知道怎么回答她,直接拒绝又太过分了,不拒绝吧,我还真没有和她在一起打算。就算我愿意娶她,家里,村里人知道了她的底细,也都不会答应啊。那以后我在村子里都抬不起头做人了。

    杏香突然就跪在了我面前,抱着我的腿说:“贞全,如果你不救我的话,我不会求你要我的。既然你把我救了,你就不能再让我回文艺团去。我哥会打我的。”她站起身脱掉睡衣,指着自己雪肌上的红痕说:“这都是我哥和芬姐打的。他们要是知道了实情的话,我回去了还会挨打的。他们对我不好,我怕挨打,怕挨骂。怕吃不饱悔…我不想做舞女,我讨厌穿的爆露,把自己的身体给那些男人看。我不讨厌他们抱我,摸我。我绝望的自杀过,可是被他们发现了。”

    她多说一句话,我就多难受一分。情难自禁的将她紧紧搂在了怀里。我说:“你哥真不是东西,我们去报警,让他去坐大牢。”

    杏香也抱着我,摇头说:“我不能那么做。他不是我亲哥,只是表哥。当年我父亲病重的时候,找他借了许多钱治病,后来父亲走了,还没开始还钱,母亲又病侄了。那年我才十二岁,他让我跟他出去表演,他就答应给我借钱。为了给母亲治病,我没有办法,只能跟他跑出来表演。我欠了他很多的钱,现在都还没有还完。他根本没有把我当成妹妹,只不过是他挣钱的一个工具而已。”

    “那你为什么不跑呢?”我诧异的问。

    杏香从我肩上抬起头,看着我懵然的问:“我往哪跑啊?”

    她说的也是,一个十来岁的小姑娘,什么都不会,能往哪去呢?

    我说:“你到底欠你哥多少钱啊?”

    杏香摇摇头:“本来只有几千块的,可是他要收利息,就越来越多。母亲走了以后,我已经给他挣了四年的钱了,现在还欠两万多呢。按照他的算法,我这辈子估计都还不完。”

    我低头瞧见了她露在外面的白嫩的大肉球,粉嫩的小樱桃像一朵小花蕾。我咽了咽口水,身体的某个部位立马有了反应。她意识到了问题的所在,赶紧用手捂住了灶m白口。

    我递给她衣服:“赶紧穿上吧,对不起,我搞忘了,你里面是没有穿衣服的。”

    她接过衣服捂住自己的一对高耸粉嫩的尤物,并没有要穿上的意思。她看着我,眸子里透露出真诚:“你让我做你的女人好吗,我一辈子都伺候你,什么都听你的。”

    听她讲了自己的经历,我就更加同情她了,完全打消了让她回文工团的打算。可是我们……。

    我反问说:“那你喜欢我吗?”

    杏香说连忙点头:“喜欢,除了我父母,就是你对我最好了。”

    我听了有些不悦,纠正她说:“你那是感动,不是喜欢。”

    她急的都要哭了:“是感动啊,可是我也喜欢你啊。你在看表演的时候,我不是还看你一眼的吗,别人我都没瞧呢。”

    年轻人在感情面前,根本是不理智的。她这句话一出口,我还真觉得是那么回事。心下便有些自得。

    与此同时,我听到外面传来了敲门声。

    因为心怯,我们俩都惊的呆住了。杏香说:“你说会不会是我哥他们找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