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满艳

第33章 涨的难受

    我晃过神来,不屑的说:“就给我在前面给他们指路,他们都找不过来。你放心好了。肯定是村里的人,你呆着别动,我出去看看。”

    杏香乖巧的点点头,总算把睡衣穿上了。

    打开门一看,果然不出我的意料,是李月红。我怕她进屋,两手掌着门,仅打开巴掌宽的一条缝:“月红姐,你找我到底什么事啊,明天再说好吗,我今天很困。”说着,打了个哈欠。

    李月红挺了挺身前那对硕大肉球,媚笑说:“还能干什么啊,让你去帮我挤‘啊。今天涨的难受死了。把它挤干净了,我的负担也小点,估计能小上一个号的呢。你不是女人你不知道,我长这么大的两个东西,有时候的烦死了,跑步不行,睡觉都不能平躺太久。”

    “平躺太久会怎么样啊?”我是真不懂这个。

    李月红说:“压着喘不过来气啊。好了,别说了。现在跟我过去吧。”

    我为难的说:“你还是找别人吧,我碰你上面了,就想要你下面,可是又碰不得,你这不是活活折磨我吗?”

    李月红争辩说:“我什么时候不让你碰你,谁让你不去找你干爹问问的。只要你不是什么青龙,我现在就躺在这里让你弄。”

    我切一声:“今天真没精神了,明天晚上行吗?”

    李月红打量了我几眼,踮起脚从门缝里往里面瞧了瞧,猜疑的说:“你别是家里藏着女人吧,让我进去看看。”

    我顶着门不放手:“你别瞎说,我要长相没长相,要能力没能力的,哪有那么多女人喜欢我啊。”

    李月红不赞同的说:“谁说你没有了,你要是没有的话,我能看上你啊…你现在要么跟我过去,要么让我进屋检查一下,看看你是不是藏了女人在家里。”

    我有意气她说:“就是藏了女人了,人家知道我是青龙,照样跟我睡,不像你封建迷信的。”

    “你。”李月红气的朝我举起了手,打不下去的放下手就走:“你有本事以后别找我了。”

    见她真生气了,我赶紧追上去,从后面抱住她说:“月红姐,跟你开玩笑的。你先回去吧,我回屋把灯关了就过来。”

    李月红扳开我手,一言不发的进了自己门。

    我回到贞珊的阁楼,杏香正抱着腿坐在床上盼首以待。

    “怎么了,谁呀?”杏香问道。

    我说:“邻居家有点事让我过去帮下忙,今晚你就先睡吧,明天早上我们再商量你的事。”

    她纠正说:“不是我的事,是我们俩的事。”

    我点头表示赞同,她又说:“我不睡觉,等你回来。”

    我陡然发现自己是个特别容易感动的人。

    李月红果然给我留了门。到她房间时,她已经把要用的东西准备好了。一个盆子,一个玻璃酒杯,一个打火机和一瓶白酒,还有一根蜡烛。

    我坐在她对面问她该怎么做。她教过我以后,我往玻璃杯里侄了一点酒,然后用蜡烛把玻璃杯里的酒点燃。里面升起蓝红火焰后,对着她的小樱桃盖上去,片刻后,白色的汁水喷涌而出,结满一杯后,赶紧按住她的小樱桃,重复刚才的动作。

    吸干了一只大肉球后,确定还有些明显的变化。李月红捧着自己的另一支凑到我嘴边说:“你吃点嘛,很补的。以后可就没有机会了哦。”

    我犹豫了一下,继续之前的动作。完事之后,汁水装了一小盆。她的小樱桃和红晕都变得深红,周边还留下来了一圈玻璃杯刻下的印痕。

    李月红放松的说:“这下好了,再也不用怕它涨的难受了。”

    我说:“月红姐,好好保护它们吧,别过几年就垂下来了,那可就没男人喜欢你了。”

    李月红低头仔细的瞧着自己的一对豪“才不会呢,我像婶儿的岁数了,保证跟她的一样坚挺。”

    “她的还很挺啊?”我好奇的问。

    李月红点点头:“她没有生过孩子嘛,又会保养,她的大球和皮肤跟我差不多的,身材有多好,你自己也都看到了。”

    我挥手指了下外面:“完事了,我就回去了啊。”

    李月红似乎有些不舍,犹豫了一阵起身抱了我一下就送我离开了。

    回到阁楼,杏香竟然真的还没有睡觉。睁着大眼睛东逛西逛。

    我犯困了,对她说:“今天真的就睡吧,明天早点起来我们商量。”

    杏香不答应,非要今天商量。她说:“不说清楚,我静不下心来。”

    我想着我们这样商量下去还不知道要商量到什么时候呢,明天如果不能早起床的话,春桃带着她表妹来了,看到这一幕那还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