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满艳

第38章 小王八蛋

    比了半天我发现自己对杏香挺动心的。

    我话里藏话的对贞珊说:“姐,你说苹果和桃子同时摆在你面前,你吃哪一个啊?”

    贞珊一时没反应过来,随口答道:“都吃啊,我都喜欢。”

    “我支持贞珊。”陶娟表态说。

    “你呢?”我问正在埋头努力吃饭的杏香。

    杏香想了一下说:“桃子吧,吃一个就足够了。”

    我心想这姑娘还挺容易满足的,夹了菜给她。她也回敬的夹给我吃。还说我是男人吗,应该多吃才是。

    饭后,陶娟去买了一包三块五的五牛给我。我挺过意不去的说:“下次就别买这么贵的了,你工资也不高。”

    “我人都是你的了,还怕给你花钱啊。”陶娟说。

    我拿烟的手停留在空中,抬起头看着她。开心从心里冒出,跑到脸上的时候就变成得意的笑容了。事后我经贞珊提醒才明白过来,陶娟之所以出乎我们意料的说出那样大胆直白的话,是因为她看见我和杏香亲密的样子,吃醋了。以那句话来表明自己的身份,同时起到提醒杏香的作用。

    我回去的时候,三个姑娘一块送我走出镇子。我停下脚说:“行了,我走了,你们回去吧,过几天你们回家的时候我骑牟来接你们。”

    贞珊笑着说:“你一个自行车怎么接我们三个啊,谁坐前面,谁坐后面啊?”

    我笑而不答,朝她们挥了一下手,踩踏板出发了。没两步,就听见她们在后面喊叫。我扭头一看,杏香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坐在了后架上。

    我停下后,她一把抱住了我。我说:“你干什么啊?”

    杏香说:“我要跟着你,你在哪我就去哪。”

    我解释说:“我没有不要你,这不是为了安全着想吗,你现在我姐她们宿舍住几天,我过几天肯定来接你,跟你说了那么多,白说了啊,快下去。”

    “我不。”杏香固执的说:“我就要跟着你。”

    我吓唬说:“你要是不听话,我就把你送回到你哥那儿啊?”

    “你不会的。”杏香自信的说。

    我拉下脸说:“你不信是吧,那好吧,我现在就骑车把你送回去,到时候你可别怪我。”

    “我不回去。”杏香麻利的跳下了车,但是手拉着后架。

    贞珊和陶娟都山来劝说她。说着说着她就哭了。我停放了车,我对她说:“你不是说什么都听我的吗?怎么才一会儿就不听了?”

    杏香抽泣着说:“我怕你不要我了。”

    我感到无语,自己怎么给了她这样无情的印象。我也没多说什么,让贞珊和陶娟架住她,骑着自行车跑远了。

    阳春时节,万物生长,一切都欣欣然的样子,满眼的嫩绿,招摇着无限的希望。

    路过村里时,我看见有几个民警带着几个不知道是什么人的在挨家挨户的查询什么。从一个村民口中得到答案后,我赶紧骑回了家。经过家门口时,看见甘大牙和张泰在院子里坐着。

    我骑进陶家,他们俩就追了过来。喊着有急事找我。

    “苏贞全,你个小王八蛋,谁让你偷我们家的自行车了?”李月红从屋里出来就骂。

    “自己推进去吧,我有事呢。”我扔下车就走。

    李月红追出来喊道:“贞全,你干什么去,我有事跟你说呢。”

    我回头对她摆摆手。回到家里兄弟三个直接钻进了我房间。甘大牙一边表演一边跟我讲述了实情的原委。他说:“贞全,你知不知道,昨晚文艺团的棚子被人点了,二狗子买下的那个处汝跑掉了,他们正四下到处找人呢。刚进我们村,估计过一会儿就查过来了。我们三个昨晚去看了戏,要是被认出来让家里知道了,那以后都没脸混了,我们俩商量了一下,想到山上躲一天再回来,你的意思呢?”

    “躲个屁,没事的。”我不以为然的拒绝了他们的提议。

    张泰说:“你说这事是谁干的,胆子太大了。他不知道二狗子那家伙上面有人啊。现在够呛了,查出来了,文艺团最多罚些钱,他可就有罪受了。”

    我把他们两个都瞧了一眼,坦白说:“是我。”

    “你?”他们俩异口同声:“你没事吧,这么缺德的事都干,那姑娘呢?”

    我告诉了他们前因后果。说完后,张泰说:“昨晚大牙找的那个女人,知道你回去找东西了。你应该已经是他们怀疑的对象了。千万不能被捉到啊。你现在得赶快出村,我和大牙掩护你。”

    我说:“我能去哪啊?”

    “去镇上你姐那儿啊。”甘大牙怂恿说:“让你姐和娟子睡,你和那姑娘睡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