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满艳

第43章 雪白凝脂

    这个傻丫头并不知道,我这是在故意的为难她。也是在隐晦的表示自己并不想娶她为妻。

    杏香想了想说:“那天你们村子里去看表演的人多吗?”

    “我就知道我们兄弟三个去了。”我回想着那天晚上棚里自己能记起的面孔:“反正是没有年轻人去的,村里那些老头们有没有去的我就不大清楚了。”

    杏香释然的说:“那就没事了,只要你的两个兄弟不说出去,别人就不会知道我是哪来的啊,只要把你家里的人搞定了,我们再编个借口,这事应该能解决掉的。”

    “你说的轻松,迟早别人都会知道的,周边村子的人又不是不跟我们来往。”我反驳道。

    杏香自责的说:“都怪我的出身不好。”她抬起头,明亮的眸子照射出期盼:“贞全,不管怎样,你都把我留下来做你女人的是不是,我已经是你的人了。”

    我挠后脑勺,有些为自己州才的行为后悔。杏香抢着说:“你刚才自己都说了,你爱我的。”

    我说:“你就不怕我以后对你不好吗?”

    “不怕。”她坚定的摇头。我又问:“那你也不怕我哥嫂对你不好,或者村里人知道你的本来身份后,瞧不起你。”

    杏香抿了下嘴唇,目光下垂,又迅速的表现出坚强和喜悦:“我都不怕,因为我知道做了你的女人,你一定不会让别人欺负我的是不是?”

    我不打算再说什么,因为我根本就没有她的口才好,更为重要的是她手里握着我的把柄。

    事到如今,只好走一步看一步了。我应付的点点头,搂了她睡觉。但是跟我一起奔波了大半天的杏香完全没有睡意,精神十足的跟我憧憬着两个人的未来。

    清晨,我望见窗户外面白蒙蒙的一片,已经起了大雾。叫唤了两声杏香,她却丝毫没有反应,睡的很香。这都是昨晚不睡给闹的。

    我见实在叫不醒她,狠心的掐了一下。杏香疼的一声尖叫,皱着眉头睁开了眼睛。

    “你干什么掐我?”杏香气恼的问。

    我把她拽起来:“天都亮了,快起来我们出去躲灾,我去找点吃的带着,你赶快穿衣服。”

    我在厨房里找了一圈,没能发现任何可以当干粮的吃食。某个电影镜头从脑子里窜了出来。那是一个发生在北方的故事。无论什么时候厨房里都能找到几个馒头。我顿生羡慕。

    没有吃的东西,还真没了在外面瞎逛一天的勇气。我站在灶房里东看看西看看,最终想出了一条极为下作的计策。去偷春桃的钱。因为她大,家里的钱都在她手里。而且我知道藏钱的地方。我先轻轻的敲了两下房门,没见里面有反应,悄悄的推开了房门,蹑手蹑脚的走进去。

    走到床边窜头一看,我本能的闭上了眼睛,不出三秒时间,又本能的睁开。只有春杏睡在床上,这姑娘不大会睡觉,挺凉快的天,尽然把一双修长笔直的腿露在外面,脚趾甲上涂抹了红色的指甲油。困于时代和环境的思想局限,我的第一反应就是这个姑娘肯定不大正经。

    这样的轻蔑观念一旦产生,轻浮的心态就萌生了。我咳嗽了一声,她充耳不闻。安全性提高后我的胆量也大了许多,首先坐到床边,轻轻的捻着被子边缘,缓缓的提起来,就她的密处即将露出庐山真面目之时,一声嗯咛吓我的一动不敢动。

    春杏翻了个身,脸朝着床里面了。我真想她一句这是巧合,还是她故意的。她这样一翻身,我就看不到想看的地方了。怀着退而求其次的念头,静待她完全没有反应后,我把被子掀到她的腰部,极轻极缓的覆下,刚刚失落的心情迅速回升,因为她竟然没有穿小内,扁平的呻部没有任何姿色可言。如果她还在发育中就不愁担心了,万一以后没多少发育的潜力可言,别人会说她这种女人,扛不住男人折腾,也生不出来儿子。即便脸蛋漂亮,也得愁嫁啊。

    怀着最后的一点希冀,我把目光转向了她的前面。不由得又是一惊,平坦的小腹上雪白凝脂,没有一丝的毛发,甚至连浅短的毛绒都没有。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白虎女?

    陡然间,我有些欣喜。难道就这般容易的遇上了和自己绝配的女子。于是我好奇的又一次把目光落在了她的那里。

    因为她两条腿叠在一起,更深处的风景完全看不见,略微可以看到一条小缝。她那里就像一块破了一条细缝的无瑕白玉。

    “姐。”

    我闻声,吓得急忙回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