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满艳

第44章 女香醉人

    我转回头,吓的六神无主。就在刚才那一瞬间,春杏又翻身平躺着了,正睁着眼睛,目无表情的看着我。我心下大呼完蛋。却见她眨眼间又合上了眼睑,长而翘的睫毛,扑眨了两下。

    我被她离奇的表现吓到了,她到底是醒了还是没醒啊?

    “春杏。”我唤道。

    她睡得安静,为了获得真实和明确的答案。我采取了进一步行动。把手放在她的大腿上抚摸,腻滑冰凉。她没有任何回馈。我把被子拉回来给她盖上。决定不在家里偷钱了,她这么一惊一乍的我可摸不到个准。真要被她看见我偷钱了,虽然不会惹来多大的麻烦,春桃问起时,我面子上会很过不去。

    我回到自己房间,杏香竟然伎回去睡着了。我掀开被子,抓着她的一只白嫩的大肉球就吸。

    “嗯……,嗯。”杏香扭动着身子,挥手来扑打我。

    我说:“你走不走啊,不走的话我可先走了啊。”

    “不行,我跟你一块。”杏香用被子掩护着自己的身体,揉着眼睛坐起来。

    我取掉窗户上的木棍,直接钻了出去。急的杏香喊着追上来,把自己的外套扔了出来,人才跟在后面出来。看着她上身仅穿着小罩的样子,我故意的说:“你别穿里面的衣服了,穿上外套就行。我想摸你的时候,敞开衣服就能抓着。”

    “贞全。”杏香气的鼓着粉腮瞪着我,扔来外套打我:“你个坏蛋,怎么这么流氓啊。”

    我一边把木棍装回去,一边说:“别生气,我跟你开玩笑的。”

    杏香认真的说:“以后你敢再开这种玩笑,我就跟你没完。”

    我点头认错:“保证不会有下回了。你好好在这儿呆着,我出借点东西马上就回来。”

    “不行。”杏香拉住我:“我跟你一块去。”

    我拿开她手:“我要去别人家里,你怎么好去啊。乖乖的等着,几分钟后我就回来。”

    我绕到前面,敲响了李月红家的门。开门后,她打着哈欠说:“你有毛病啊,大清早的上我家来干什么?”

    我见她披着衣服,单薄的睡裙里大肉球高耸鼓,起,双手齐上握在手里揉着。李月红一把将我拉进屋,赶紧关上了房门。

    她有些紧张的训斥道:“你要死啊,万一有人起清早路过看见了怎么办。这才没几天啊,你就扛不住了啊?”

    我反唇相讥:“你就一点都不想啊?”

    李月红轻叹一声:“我当然想了,可是有什么用。你的情况没搞清楚之前,我可不敢拿自己的命开玩笑。”

    我笑:“今天不是来索你命的,我有急事,借我点钱吧。”

    李月红想也没想说:“你要多少啊?”

    我伸出一根手指:“十块行不行?”

    她点头,让我跟她进屋拿。毕竟不是一家人,她拿钱的时候让我回过神。把钱交我手里后,我道了谢就要走。

    李月红拉住我,眼眸里秋波微转:“你个没良心的,拿了钱就想走啊。我这钱不能白给你。亲亲抱抱了再走。”

    亲亲抱抱我当然乐意了,当时她这话让我很别扭,我不满的说:“我又不是卖的。这钱过几天肯定还给你。”

    李月红娇笑,主动和我抱成了一团。她说:“那我是卖的好吧,主动倒贴钱给你行了吧。”

    我说:“你把衣服脱了啊,这样还摸个屁啊。”

    李月红脱了外套,低头瞧瞧自己的睡裙,警惕的说:“只能亲亲抱抱啊,不许想那事。”

    我不屑的说:“我没那时间想,你抓紧点我还有事呢。”

    李月红这才把睡裙脱了,一丝不挂的站在我面前,正要伸手抱,她退后一步,把小内穿上了。我气的转身就走。觉得她是在太不信任我了。

    她哪里肯答应,在房门口抓住了我。我抱着她丢到床上,压身上去,嘴唇和舌头交缠在了一起。不论是她的嘴唇,舌头,口水甚至气息都带着一股淡淡香味。我狠狠的吸了一口。

    亲完了,我问:“月红姐,你到底用了什么东西啊,浑身上下都香死了。”

    “体香啊。”李月红回答道。

    我说:“味挺大的。”

    “天生的,谁像你啊,汗味大,难闻死了。”李月红的手揉着自己的大肉球:“现在没有‘了,你想怎么亲就怎么亲吧,最用用点劲吸那个小头子。”

    我疑惑的问:“不疼啊?”

    “我又不是姑娘了。”李月红边说边抱着我头往下压:“你高兴怎么弄就怎么弄,除了下面,你想要哪我就给你哪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