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满艳

第46章 茶馆风波

    “我是他未婚妻,不是妹妹。”杏香纠正说。

    三人俱是一愣,投来赞许的目光。

    我说:“我不跟你们说这些,刚才这个大叔伤了我的面子,这局牌无论如何我都要跟你们打下去的。”

    “你都没钱了,拿什么跟我们打啊?”

    我指门外说:“我外面有辆自行车,要是输了,赢家把自行车扣下,我回去拿钱还了赌债再把自行车还我。”

    三人中有两个人劝我丢牌算了,其中一个恰好相反,卖力的怂恿我和他们好好玩一把。我装作气鼓鼓的非要和他们来不可。他们也就只能答允了我的要求。

    “贞全。”杏香低声说:“你把牌丢了,回去了没有自行车,你怎么跟家里交代啊。”

    我回头瞪了她一眼,她委屈的闭嘴了。

    几个轮回下来,有一个大叔先丢了牌,他已经丢了近十块钱下去了。很快另一个大叔也丢牌了。怂恿我的那个家伙兴致很足,一脸的得意笑容,好像胜券在握一样。

    到后来,我们俩都丢进去了一百块钱。这在那今年代,可是一笔不小的数目。

    杏香突然哭出来:“你疯了是不是,现在你只有拿自行车抵债了。我没有想到原来你是一个这样的人。”

    我厉声说:“你哭什么哭,车没了就没了。”

    “把牌丢了。”杏香也提高了声音:“你要是敢再打,我就去找你姐姐告状。”

    “出去。”我黑着脸说。

    杏香扭头就哭着走了。

    那人说:“得了,得了,小伙子这局就到这里吧。还真没看出来,原来你小子是条汉子啊。我把你牌看了。”他说着把自己的牌翻过来,三条儿

    我吓了一跳,没想到还有这么巧合的事。此刻也才明白,他为什么会毫无顾忌的跟我斗了。

    我内心的喜悦终于漫到了表面,我笑着把两张牌翻过来。他见是一对a,伸手就去捞钱,还讽刺的说:“小伙子你太冲动了,我没点牌敢虎吗?”

    我按住他的手,把钱全部推到自己面前,然后整理好拿在手里。

    他用惊愕而不解的眼神看着我:“你什么意思,难道你能有三条刨”

    我点点头,把第三张牌翻过来。他的表情一下凝固了,他抓过我的牌,仔细的看了一会儿后,又抬起头看着我,完全是一副不相信的样子。

    坐他旁边的那人搭他肩膀说:“我说兄弟,你一直以为自己多厉害,这回可见识到了吧。自古英雄出少年,害人终害己啊。”

    那人变了脸色,黑着脸说:“不对,小伙子,你是不走出老千了。”

    这句话对于牌场上的人来说,那可真叫侮辱。我赶紧把钱揣进裤袋里:“大叔,牌是你们的,我可没法作弊。认赌服输这是牌场规矩。”

    我起身要走,他忙拉住了我。手指点着桌子命令似地说:“你别急着走,我要数数牌。”

    他数完后,仍是不甘心:“去把你未婚妻叫进来,敢情你们俩刚才是唱双簧啊。”

    我要去叫,他仍是不让我走动一步,叫了一位出去代劳。我心里已经有了些底。这个人是个混子,不是那么好惹的。

    杏香进来的时候,还在抹眼泪。他起身说:“我也不为难你们,让我搜搜身,如果没事的话,你们立马就可以走人,如果要是让我搜出猫腻来,老子领你去派出所。”

    旁边桌子上的一位牌友说:“顺三,你小子打牌输了又想耍赖啊,欺负小孩子,你也好意思。”

    我自觉问心无愧,就让随便搜。搜完我后,他一脸的疑惑。他接着就要去搜杏香。杏香吓的急忙躲到了我身后。

    我说:“我们没做亏心事,你让他搜。”

    杏香紧紧拽着我手臂:“不行,我是你的女人,凭什么让他碰我一个手指头。”

    杏香的这句话让我如梦日醒。自己险些就成了武大郎了。作为男人,哪有让别人欺负自己媳妇的。一股怒气从心里升腾起来。

    我护住杏香说:“你不许搜她。我说没作弊就绝对没作弊。你要是去派出所的话我就陪你去。都这么大岁数了,还耍流氓脾气。别以为我小就会怕你。”

    这时周边的人都放下了手里的牌,关注着我们这边。他的脾气很大,我话音一落,他脸色都黑了,挥起拳头就朝我砸来,我闪躲不及,被他打中了腮帮子。疼的我牙齿泛酸。

    “你个狗,日的。”我一脚朝他踢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