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满艳

第48章 指缝窥看

    我让杏香从窗户进了屋。我把木棍装回去的时候,她急的伸手阻拦:“你怎么不进来啊?”

    我说:“我马上从前门进来,你在屋里干万不能搞出动静啊。”

    杏香点头答应,拉上窗帘,她的身影就消失了。我推着车子回到屋前,是香杏给我开的门,目光接触只有短短的一瞬间,她羞涩的低头扭身走开了。我心里更加迷惑了,早上我对她不礼貌时,她到底是醒了,还是睡着了啊?没准这趟回家会寻上新麻烦。

    “姐,你们家的那个人回来了。”春杏跨门槛的时候,对里面报了信。

    春桃迎出来就说:“大牙不是说你们三个要去玩好几天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不好玩,我回来路上还摔了一回呢,好在没摔坏陶家的自行车,不然就够陪了。”我首先作了解释,就不怕她对我脸上的淤青问东问西了。

    不出我所料,春桃拉住我,就关切的在我脸上细瞧:“都这样了,是磕在石头上了吗?”

    我点头:“嫂子我脸上没事,过两天就自己消肿了。骑了好远的路肚子饿了,你赶快去给我做饭吃吧,最好煎两个鸡蛋。”

    站在一旁的春杏说:“也不知道早一点回家,我和姐刚刚吃晚饭。”

    我毫不客气的回敬道:“春杏,你怎么还在我们家啊,不是说只玩一天就要回去的吗?”

    “姐。”春杏气的当即告状。

    春桃笑着丢我一个责怪的眼神:“贞全你别惹春杏生气好不好,她是第一次来,得多住几天才回去,你们俩也正好乘此机会多多了解一下。”

    春杏立马抗议:“我才不跟他多多了解呢。一点礼貌都没有。”

    春桃拉和说:“行了,你们别一见面就斗嘴,春杏跟我去厨房打点热水,等下你帮贞全敷脸。”

    春杏经过我面前时,高傲的冷声了一声。我暗骂,老子把你身体看了个遍,你在我面前还高傲个屁啊。

    春杏打了热水来,脸转到一边递给我说:“自己端午洗吧,我去给我姐添火,给你做一大锅饭,撑死你。”

    我回屋后立马插上插销,光明正大的开了灯。杏香用热毛巾帮我敷了脸,卷起裤管,之间大腿上有一块更大的淤青。我恨的咬牙切齿,愤愤的握紧了拳头。

    杏香说:“以后不要去惹那些小流氓了,他们打架都是不要命的。”

    我恩恩两声,不敢告诉她我过几天就要去找柱子报仇。

    给我敷过淤青后,杏香说:“你去换盆温水来吧,我要洗洗。”

    我端回来后,她有些无所适从。我催促说:“你洗啊。”

    杏香坐过来,挽着我手臂上:“你出去好不好,我要洗那里。”

    我的目光从她额头一直落到脚上。还是不明白的问:“你要洗哪里?”

    杏香一副说不出口的样子,凑到我耳边耳语相告。我不以为然的说:“你洗就洗好了,我又不是没看过你下面。”

    杏香把我往外面推:“人家害羞嘛,你出去。”

    我被迫出门之际,瞥见春杏从灶房出来,吓的我赶紧拉上了房间门。好在她都没带正眼看我,径直朝春桃的房间去了,而后啪的关上房门。

    我想到杏香已经两天没换衣服了,又去把贞珊的衣服从里到外搜了一套出来。我推门而入时,杏香正在提她的小内,平坦雪白的小腹下面一片水灵的黑草地。她的脸一下就红了。我假惺惺的蒙住自己眼睛。

    兴许杏香知道我在从指缝里窥看她的一举一动,毫不迟疑的提上了裤子。

    我把衣服丢到床上:“你换上吧。等下饭做好了我就端到屋里来吃,你乖乖的等着。”

    我来到厨房,春桃已经做好了饭,正在拿碗筷。我上去抢过碗筷,拉着她朝外面走:“嫂子,剩下的就是我自己的事了,你有孕在身,是重点保护对象,早点回房去休息吧。”

    春桃解掉围裙递给我:“那行,你明天不许跑了啊,明天我还有春杏跟你一块去把玉米种了,再不种时间就晚了。”

    我服侍她洗了脚,直至护送回房,为了安全就站在门口握着门把看着她。春桃脱掉了外套,发现我还在,嗔怪说:“你干什么呢,我可是你亲嫂子。难不成想要看我脱,光衣服啊。”

    我嘿嘿一笑,挥挥手关上了房门。

    我房间里有小桌子,饭菜无一例外的全部端了进去。杏香说:“你嫂子睡了啊?那个姑娘走了没有?”

    我打趣说:“没有呢,她脸皮厚,非要赖在这里给我做媳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