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满艳

第63章 肩带滑落

    春杏蹲下来问道:“你怎么了。”

    我蹭了一脚,感觉什么都没有。起来一看找不出将我绊侄的可疑之处。我怕春杏瞎想,就说自己被树藤绊伎了。

    两个人欢快的回到家,鬼鬼祟祟的从门缝里挤进去,却看到屋里灯火通明。

    “我姐在等我们回来吗?”春杏问道。

    我刚一张嘴,看见院子里的大门被撞开,一个身影飞快的从我们身边跑过。外面的大门被他摔的震响。随之而出的是杏香,她手里一个木棍,直朝那人追去。

    我预感到了不测,赶紧追出去。那个人跑过吊桥后,我怎么寻不见他的身影了。杏香拿着木棍跟在我身后转来转去,同时把事情的原委告知了我。

    她离开后,一直躲在不远处的一片树林里。天黑以后才敢出来。在地里转悠一圈后,见我们家里灭灯了,才敢进我的房间。她以为我是连夜去找她了,哭了一阵,不敢乱跑,便决定在房间里等我回家。可没过多久,她就听见外面有动静,她不确信是谁,就不敢动。过了一会儿,她听见小阁楼上传来呼喊救命的声音,意识到发生了状况。慌急之下就取了窗户上的木棍跑去。竟然是一个男人准备对春桃行不轨之事。那人做贼心虚,见人来了,不敢周旋,撒腿就跑。恰好我们此时回来了。

    我气恼的说:“你看清了那人是谁没有?”

    杏香说:“看清了,但是我不认识。”

    我从她手里拿过木棍,牵着她手:“先回家去看看嫂子吧。”

    杏香走到桥头就不敢迈步子了,我说:“害怕啊,你刚才是怎么过来的啊?”

    杏香挺不好意思的说:“刚才着急追那个人啊,不知道怎么就走过来了。可是现在我又不敢过去了。”

    我背对着她半蹲,她便爬了上去。春杏站在门口看见我背着杏香,一扭头就进屋了。

    回到家,我便急切的冲进了春桃的房间。她坐在床上抱着自己身体,睡裙都被撕破了,左边的肩带被扯断,酥,胸半露,我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我走到床边,手想要安抚的放到她背上,但又觉得不妥当,就收了回来。我说:“嫂子,他有没有伤害到你。”

    春桃一下抱着我,脑袋埋在我怀里呜呜的哭了出来。春杏和春桃也过来抱着她拉着她安慰。

    好一阵了,春桃才止住了哭声。她抹眼泪的时候,我问道:“嫂子,那家伙是谁呀,明天我去找他。”

    春桃摇头:“他没有把我怎么样,算了吧,都是乡里乡亲的这事闹开了对谁都不好。”

    我安慰说:“没事,你告诉我了,我悄悄去收拾他。绝对不会让人知道了看笑话。”

    春桃犹豫着还是不肯说。而这个时候,我因为居高临下,站的太近,不经意的看到了她一只大肉球,雪白雪白的,半碗形状,小樱桃呈艳红色。我握紧了有些发痒的手,有一种想摸上两把的强烈冲动。

    “喂,苏贞全,你眼睛往哪看呢。”春杏仰头瞪我,拉起垂落的肩带帮春桃藏住了那诱人风光。

    春桃脸上一红,拉过被子藏住了自己脖子以下的部位。

    我又说:“嫂子你快告诉我那人是谁呀,绝对不能放过他。二哥不在家里,我就必须保护好你。还好杏香在家里,不然你和你肚子里的孩子都会受到伤害。如果是那样的话,我怎么对得起二哥的嘱托。”

    “她叫杏香吗?”春桃指着她说:“她不就是我中午看到的那个女孩吗?到底怎么回事啊。”

    我见她又转移话题,不得不强烈的重申我的问题。

    春桃低下头,犹疑了很久才低声说:“是薛二娃。”

    “大嫂的那个流子堂弟?”我不确信的反问。

    春桃点下了头。我恼怒的当即转身出门,要去大哥家找那个薛二娃。

    “快拦住他。”

    随着春桃的一声令下,两个小丫头从后面拽住了我。

    我说:“嫂子,这口气你都能忍么?”

    春桃说:“他以前对我挺尊重的,这次一定是犯糊涂了。他是大嫂的堂弟,也算是我们家的亲戚了。你这样一去闹,以后两家的关系就搞僵了。万一让外人知道了,我以后还怎么做人啊。这次就算了好吗,他也没有占到我的便宜。”

    我转念也想,她说的也在理。就打消了犯冲的念头,但这并不代表此事就过去了。

    “你过来”春桃冲杏香招手。

    我知道现在不由得我不愿意面对这个迟早要公开的秘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