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满艳

第65章 占她便宜

    我慌急的丢掉香烟,晃过神自己竟然把没点上的烟丢了。立马心疼的捡起来,吹吹粘在上面的灰尘装回了烟盒子里。

    我一埋进屋里,春桃就对春杏说:“你回屋去睡吧,我和贞全说会儿话。”

    春杏的脸色很难看,又一个甩头气冲冲的跑了。

    我关上门,春桃训斥说:“你看见了吧,我妹妹都气死了。你还说她不喜欢你,她要是不喜欢你,会气成这样吗?”

    我回避说:“嫂子,我还是跟你解释杏香的事吧。”

    春桃点头,好奇的说:“我就想听你说呢。你要是不跟我说清楚的话,我真的想不明白,你是怎么把这么漂亮的女孩领回家的?”

    春桃往里挪了挪,我挨床沿坐下:“这件事吧,只能用缘分来解释了。我本来只是想救她,没想把她留在家里啊。”

    春桃不相信的说:“你少来,以前说要娶陶娟,我好心把我表妹领回家让你在她们两个之中挑选,你可侄好,现在连陶娟都不要了,竟然自己从外面带了一个回来。快说吧,到底怎么回事?”

    我低头,手伸到口袋里捏着香烟盒子。特别的想抽一支,心里有些为难。我实在是不想让她知道我竟然还会去看低俗的文艺团表演。

    “快说啊。”春桃催促说:“捱是捱不过去的,跟我说总比跟你两个哥哥说好啊。”

    我抬头看着她,搓了搓手,没话找话的说:“嫂子,我有点冷。”

    春桃直接把被子掀开:“那你坐床上来啊,我慢慢听你说。”

    我嘿嘿的笑,不好意思的说:“不好吧,你是我嫂子,躺一张床上,让我二哥知道了,那我还有活头啊。”

    春桃伸手来打我:“你小子乱说什么呢。我们都穿着衣服,躺一块而已,又没干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那我可上来了啊。”我作势拖鞋。

    春桃淡淡的点头。我脱了鞋就乐呵呵的钻进了被子里。

    春桃扯我手臂说:“你干什么呢,我是让你到床上暖和点,又没让你在我床上睡觉,赶快起来把杏香的事跟我说清楚。”

    我从被子里钻出头:“我跟你都说实话啊,万一我有做错了的地方,你可不许责怪我啊,更不许跟大哥和二哥说。”

    “你说吧,只要不是犯法的事,我都替你保密。”春桃柔和的说。

    话几次到嘴边,又都咽了回去。春桃急了说:“你不说是吗,那明天我去叫大哥回来,让你跟他说。”

    我猛地坐起来:“嫂子,你千万别,我说就走了……,我……,我吧,我那天去看文艺团的表演了。”

    说完这句话,我看着春桃分析着她的表情变化。结果是我担心过虞了。她的反应很平静。我便有了胆量接着往下说。

    听完我一五一十的讲完,春桃打了个哈欠,没有立即讲话,我不敢过问,静等她表态。

    我的目光就在她身上扫来扫去,她只穿上了一件单衣,我看见她右边的小罩肩带露了出来,是艳红色的。正是贞珊上次回家,帮她洗的那件。因为我一眼瞧了出来,还被贞珊鄙视了。

    等了许久,春桃还是不讲话,所有所思的样子。我把脚伸过去碰了碰她肌肤光滑的小腿。春桃还是没反应。

    我舍不得把脚收回来,就挨着她的小腿。

    等到后来我已经困了。我伸直脚,动了一下她的脚趾:“嫂子,是成是不成,你给句话啊?”

    春桃恍然回过神,哦了一声说:“这个事吧,你娶她是应该的。人家姑娘都把自己身子给你了。你就得对她负责。不过她那种出身,村里人知道两人免不了要被说三道四的。万一她哥以后转回来表演,找上门来了怎么办?”

    我说:“只要结婚了她哥就带不走了,是在闹僵了的话,就去派出所呗。我为难的地方也正是她的出身。村里都是些女人,到时候流言蜚语肯定满天飞的。还有那些男的也会轻看她,说不定耍流氓都会先挑她下手。这个我也挺当心的。”

    “这个我还真的给你做不了主。”春桃说:“这样吧,明天叫大哥回来一起商量一下。大哥脾气好,不像你二哥一遇事就冲牛脾气。”

    “二哥平时脾气还是好的,跟人都是有说有笑的。”我跟贞文关系最好,又最亲。所以不管任何人谈论他的负面时,我都会替他说好话。

    春桃微笑,把我蹭着她脚的脚趾踢开了:“行了,明天再说吧,你先回去睡觉。”

    我故意又蹭了一下她的小腿:“嫂子,那我回去啦。”

    “快回去。”春桃把我往外边推,笑骂说:“你胆子越来越大了,连你亲嫂子的便宜都敢占。”

    我穿鞋时,春桃又说:“今晚你就别和杏香一起睡了,让她过来和我一块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