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满艳

第66章 赶快脱了

    我丢下正系着的鞋带:“不用吧,我们在一起的第一晚就睡在一张床上了。”

    春桃柳眉微凝:“那你刚才说是第二晚在那样的啊,怎么现在又变成第一晚了?”

    我解释说:“第一晚是睡在一块,第二晚就那什么了,你懂的。”

    春桃说:“我总觉得这个女孩太随便了,哪有这么快就跟男人上床的。我二哥在一起的时候,就是拉拉手,抱一下。嘴都没亲过。”

    我护着杏香说:“这不是情况特殊么。要是她不主动把自己给我,就没办法逼着我娶她了。”

    春桃摇摇头:“那是她太有心计了。你娶了她,指不定以后得怎么管你呢。”

    “她不敢,我都跟她说好了,以后无论什么事她都得听我的。”我得意的说。

    春桃不同意的说:“现在当然这么说了,你看看大哥,当日过去的时候,大嫂是怎么说的,你再看看现在,大哥在他们家是什么地位。还有你二哥,当日我也说会听他的话,现在你看看,我指东他敢往西吗?”

    她的这番好意提醒,招致了我的极大不满。我反驳说:“嫂子,我跟他们俩不一样。你等着,明天早上我让杏香起来做早饭给我们吃。”

    “那我可等着哦?”春桃的笑容里带着不信任。

    屋里没有开灯,我以为杏香早就睡着了。脱了衣服直接上床。刚钻进被窝。她就一把抱住了我。

    我说:“你怎么还没有睡?”

    杏香说:“我哪里睡得着啊?嫂子怎么说。”

    我逞神气说:“还能怎么说啊,我现在是我们家唯一的在家的男人,当然是我怎么说就怎么办了。”

    “真的,假的?”杏香不大相信的说。

    我话锋一转:“嫂子好搞定,关键是明天我大哥一回来,家里就不止我一个男人了。”

    “那你大哥个什么样的人啊?”

    我伸手在她身上摸了摸,见她还穿着衣服就说:“都睡觉了,你把衣服赶快脱了吧。”

    杏香不情愿的说:“今天都这么晚了,我们明晚再做好吗?”

    我伸手就去脱她的裤子:“你来了我们家以后,我们就做成了那么两回。你这就不乐意了啊。”

    “好嘛,我让你碰就走了。”杏香推开我手:“我自己脱。”

    到家之前,我才跟春杏做了一回,虽然现在还有精力。但是深更半夜的却没那个心思,反正是要娶进家门的媳妇,以后干的时间多的是。耗不着天天玩命的弄。男人如果不经常养精蓄锐,就得精尽人亡。我非得让她脱光了衣服,只是告诫她我的话非听不可。还有一点就是光着身子,搂着睡觉更舒坦。

    杏香脱光了自己,平躺着说:“我好了,你上来吧。”

    我把手放在她的大肉球上,抚摸过去,抱着她说:“逗你玩的,赶快睡觉吧。”

    杏香说:“没事,你弄吧,我是你媳妇。你想什么时候要都行。”

    我闭上眼睛,手摸索上去捂住她的嘴巴:“明天早点起来啊,你做早饭给我们吃。好好在我嫂子和大哥面前表现下。我明天一大早就骑自行牟去接我大哥。”

    “我知道了。”杏香说着,脑袋往我怀里躲。

    早上是春桃把我们叫醒的,她催促我去接大哥。

    我搡杏香说:“嫂子都起床了,你还想睡到什么时候啊。”

    杏香揉着眼睛坐起来,她自己穿了衣就走了出去。我眯了一会儿才起床。

    到陶家拿车的时候,李月红提醒我明天去镇上接陶娟。

    我说:“还接什么接啊,你等着听重大新闻吧。”

    我一路风行,十多分钟后就到了大哥家。我大哥苏贞武在四社米家上门。因为家里只有一栋房子,他主动让给了二哥,条件是允许我和贞珊跟他一起住。米家老头是个能人,一口气生了六个女儿。自然得留个女儿在家里养老。老大嫁去了外地。就留了老二在家,就是我的大嫂米美丽。大嫂人长的还挺标致,就是个性强势,再加上我大哥是入赘过去的。所以家里从来都是她说了算。

    外人眼中能干的贞武,在她眼里可什么都不是。就像我嫂子比喻的那样,大嫂说东,大哥不敢往西,如果大嫂说羊是牛,大哥就敢牵着羊去耕地。

    我骑着车进门,大哥正在扫院子。已经十二岁的侄女苏小慧在院子里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