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满艳

第68章 你才破鞋

    一辆自行车,苏小慧坐在前面的横杆上,大哥坐后架,三个人就沿着石板路出发了。我们村里的道路全是石板铺就的。这一个村的石板,就花光了三年的金子。

    路上,我问道:“大哥,银凤的对象没带回来啊?”

    贞武没好气的说:“她哪有脸带回来,她爸妈都是七十好几的人了,难道要被她活活气死啊。”

    我好奇的问:“她找了个什么人啊,能有这么大的威力。”

    苏小慧抢嘴说:“她读大学的教授,现在还瞒着爷爷奶奶呢。我真不知道小姑是怎么想的,竟然喜欢一个比自己大了二十来岁的男人。”

    我说:“你们父女俩就是古板,当代社会恋爱自由嘛,管她喜欢多大年纪的人呢。”

    大哥冷哼一声:“别说她了,说说你吧,你到底找的谁家的姑娘啊。新婚姻法下来了,现在男人结婚得二十二岁以后,你还得等七年才够格呢。”

    我不想在路上讨论这个话题,便把话扯到了苏小慧的学习上。这一招是很灵的,接下来的路上都是贞武在批评她。

    一到家,苏小慧跳下车就往屋里冲。贞武整理者西装说:“我觉得有些不对劲,等下别吓我一跳啊。”

    我故意说:“那姑娘比我大。”

    “大几岁?”贞武突然严肃起来。

    我伸出两根手指,他放松表情,摆手说:“两岁没事,我就怕二十岁。”

    苏小慧突然跑回我身边,小声的说:“我在厨房看见一个女孩,二婶房间里看到了一个女孩,到底哪个是小婶啊?”

    我拍她头说:“漂亮的那个。”

    “都挺漂亮的,到底是房间里瘦的屁股和胸都没有的那个,还是厨房身材很好的那个?”苏小慧继续追问。

    我盯着她,怎么都没想到她会这样形容春杏。

    我走到厨房门口说:“杏香出来一下,我大哥和侄女来了,见下面。”

    杏香在围裙上擦了擦手,跑过来抓着我。我相互介绍了。杏香有些不好害羞,不由得低下了头。大哥左看右看,苏小慧却是很没有礼貌的蹲下来仰头望着她。

    “大哥你和小妹妹坐会儿吧,我马上就做好饭了。”杏香礼貌的点头,转身进了厨房。

    苏小慧大笑:“小叔,你听到没有。小婶叫我小妹妹。”

    贞武咳嗽一声,她立马噤声了。春桃从房间出来,跟大哥打了招呼,招呼他们坐做一会儿,拉着我进了房间。春杏那丫头坐在床上抽泣。

    我目视春桃,手指春杏,以示询问。

    春桃小声说:“她生你气呢,闹着要回去。都是你惹出来的好事,我回去了都不好意思跟我姑姑交代了。”

    我说:“你出去一下吧,我跟春杏单独说两句。”

    春桃离开后,我关上房门,走过去摸了一下她的脸颊说:“你演的太过了吧,现在没时间带你去镇上,等我和大哥把杏香的事说好了,就送你回去。”

    春杏啪的打开我手:“呜呜……,你混蛋,你惹我伤心了。”

    我不要脸的又把手伸过去:“这是怎么了,突然对我有感情了啊。”

    春杏抬起头,一脸的泪痕:“你忘记了吗,你昨晚跟我说什么了。你说我给你的时候,不是c女。你不就是在嘲弄是我随便的女孩吗。可我根本就不是。除了跟我男朋友,我就只跟你睡过了。我要真是个随便的女孩的话,早就几十个男人睡了。要是我真的随便的话,我就去做了,陪人睡一觉好几十块钱呢。我跟你睡图什么了,你竟说那样的羞辱我。”

    我愣了会儿,忙讨好说:“我真不是那个意思,就跟你开一个玩笑。你是混过江湖的人,不应该这么小气的。其实你是个好女孩,是我没娶你的那命。”

    “你撒谎,你哄我开心的。”春杏说。

    她这反应就是在告诉我,我谎撒的还不够圆,哄的她不够开心。豁出去了说:“春杏,我说的都是真的,要不这样好不好。只要你现在答应嫁给我,我立马就把杏香赶走,让她睡路上去。”

    春杏终于破涕为笑,她说:“去你的,我才不捡你这只破鞋呢。”

    我愣是一下没明白过来这个意思。春杏乐的咯咯笑。

    我弄明白了说:“春杏不对吧,女人那什么了才叫破鞋的,男人不能用这个词。”

    春杏问道:“男人那什么了的话,该用什么词啊?”

    我可不出一个合适的词,因为男人再烂,都不会享受歧视性的名词。

    “你去洗把脸等下吃饭吧,我去厨房看看杏香把饭做好了没有。”我回答不了她的问题,只好逃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