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满艳

第69章 卖唱卖肉

    饭菜上桌,春杏自然是不愿意上桌吃饭的。我讨好的给她端去。

    她不伸手接,却张着嘴说:“你喂我吃。”

    我自己吃了一口,把碗筷放在床头。抱着她脑袋,就吻了上去,嘴对嘴的用舌头把米饭喂进了她的嘴里。她嫌恶心,死死的咬着牙齿,我费了些功夫才给她撬开。

    看着她咽下了喉咙,又要来第二口,她翻身就去抢碗。抱在了手里说:“你去吃饭吧,我自己会吃。”

    我冲她打个胜利的手势,高兴的回到了堂屋。

    杏香完全跟个女主人似的,热情殷切的给贞武父女夹菜。她的厨艺不错,比春桃差点,比贞珊的好点。大哥没想要好好的吃顿饭,边吃就边问上了。

    “杏香,你不是本地人,那是怎么来到我们这里的啊?”大哥说。

    形象低下头,拿脚蹭我。我忙解围说:“大哥先吃饭吧,吃完了我给你详细的说。”

    贞武点头,给苏小慧夹了青菜说:“多吃这个,补充维生素的。”

    苏小慧小口小口的咬着青菜,对放在她面前的炒肉,恨的咬牙切齿。

    吃过饭,我就把事情的前因后果说了个清白。

    贞武点上烟,沉吟良久。

    春桃替我们说好话:“大哥,我看这事只能这么办了。他毁了人家姑娘的清白,咱们都是本分人,可不能做出亏心的事啊。”

    我焦急的争辩:“嫂子,你可别乱用词,我们俩是你情我愿在一起的,什么叫我毁了她的清白啊。”

    春桃说:“如果你不娶她,那就是毁了她的清白。”

    我再无话可说。

    贞武说:“按理说是这样,不过呢。”他往厨房瞅了一眼,挥挥手说:“我们去屋里说吧。”

    进了我房间,各自坐下后,贞武继续说:“这姑娘以前是个搞表演的,说的难听点就是卖唱卖肉的。清不清白这就不好说了。”

    我打断他说:“她真是清白的,那晚上床单上都有血。她以前干的那些不都是被迫的么。”

    贞武接过话就训斥:“你就是看她漂亮,被她迷住了。你仔细想过没有,你一旦娶了她,会带来什么样的影响。你就受得了别人在背后说三道四,笑话咱们家?你大哥虽然只是一个社长,但是好歹也是个村干部嘛。丢不起那个面子。”

    我闷不啃声。春桃说:“大哥你别生气,我们这不是在商量着的吗?要不你回去问问大嫂的意见。”

    “咱们家的事,哪里轮得到她来做主。”贞武颇为不满的说。

    我以退为进:“要不这样吧,把她赶出去,她长的好看,肯定会有人愿意捡回家的。”

    “贞全,你胡说什么。”春桃嗔怪说。

    贞武语气缓和了许多说:“咱们也不能那样对人家姑娘。把她送回文艺团去吧。”

    我顶撞说:“那你还不如把她掐死呢。”

    春桃赞同的说:“不能送回去,她回去了还不知道要吃多少苦呢。要不我们把杏香叫进来和她聊聊,多了解一些她的情况,再想办法该怎么办。除开她的出身不说,我还是蛮喜欢她的,长的好看,人又勤快懂事。”

    贞武指示我去叫杏香。我打开门,苏小慧就滚到了地上,哇哇的叫疼。我没搭理她,在院子里找到杏香,交代了几句,就领她进屋。

    走到门口的时候,杏香拉住我说:“你要是不要我了的话,我就去死。”说完,眼泪就掉了出来。

    我安慰说:“你别瞎想,我一定会对你负责的。等下进去了跟我大哥面前再哭。”

    杏香紧紧的抓着我的手,贞武却不让我留在屋里。他和春桃要单独和杏香谈谈。

    我离开前,捏了下她手心。意思是暗示她一会儿哭的厉害点。

    我拉着苏小慧一起到院子里,樱桃已经在挂果了,满枝头的青涩小果子。

    我问她说:“小慧,你觉得你小婶怎么样,喜欢她吗?”

    苏小慧嘟喃着小嘴说:“还不错啦,不过我不喜欢她。日次见面,她都没有送我礼物。哪有这样做婶婶的啊。”

    我从兜里掏出两块钱递给她:“这够了吧。”

    “够了,够了。”苏小慧一把夺过去,钱进了口袋却说:“小叔,这钱是你给的。她要是不送我点什么,以后我就不叫她小婶。”

    我捏她脸蛋说:“苏小慧,你脸皮什么时候这么厚了啊。”

    苏小慧抓开我手,生气的揉着自己脸蛋进了屋。

    不一会儿,春杏出来了。她坐到我旁边说:“你送我回去吧,我还呆在这里多没面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