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满艳

第73章 还有一次

    我笑道:“你思想怎么跟我们男人一样龌龊啊?”

    “我哪有。”春杏不服气的说:“那事又不是自己能够控制的,我觉得舒服才会总想要嘛。”

    我把手伸到她呻上摸了摸,手指从沟壑里探进去,触摸那朵小娇花:“拿你以后一定得找一个厉害的男人才行,像你欲望这么强烈的,一般男人还不被榨干啊。”

    “嗯……””春杏凝眉虚眸,夹,紧了双腿:“你逗的我好难受啊,贞全哥哥,你亲亲我那里好吗?”

    我拒绝说:“不行,我不想碰女人那儿。”

    春杏把我那只手从她呻后抽出来,从前面放进两腿之间,轻轻摩,擦:“我知道你嫌我让别人睡过。求你帮我亲亲好么,我喜欢那种感觉。以后我都不跟别人睡了,只跟你睡好么。”

    我手里扯着她的小樱桃:“那你不嫁人了。”

    春杏一脸认真的说:“只要你愿意帮我亲,我就不嫁人了,我给你做一辈子的情人,好不好嘛。”

    在劲头上什么话都说得出来,我哪里会相信:“算了吧,我直接给你刺激的吧。”

    春杏媚眼如游丝:“不要,我就要你给我亲亲……,老公,你答应我嘛,我真的给你做情人,身子只让你一个人睡。”

    还从没人给过我这个称呼,听的我一阵心悦。看她难受的样,有些动摇了。最后我还是妥协了,她的那些话我当然还是不相信的。这应该是男人共有的特性吧,受不了女人的枕边风。

    见我点头了,春杏高兴的亲了我两下,积极的叉开双腿,甚至自己用手把那个密处的花瓣瓣开,让那朵娇花彻底的呈现在我眼前。我俯身下去,仔细瞧着她的那地方。当真是分外的诱人。在光洁的小腹下面,就像一个雪白,微微吐露出粉色嫩肉的贝壳。

    我拨开外面已经在盛开的大花瓣,看见了藏在里面的小红豆。手指刚碰上。春杏就敏,感的扭动娇躯,嘴里的娇吟让人心酥。

    春杏伸来手,把我脑袋往她那里按:“老公,你用舌头啊,我好想要。”

    我扳开她手,把她的洁白贝壳仔细全面的检查了一遍,粉嫩的让我不知道能用什么才能作比喻。

    “老公,你干什么呢,你不觉得它很漂亮吗?”春杏催促道。

    面对这胜过任何美味佳肴的娇花,我还真是没了多少抗拒力。一闭眼,一狠心,就狠狠的一口吻了上去。鲜美的花瓣,让我瞬间沦陷了。嘴舌并用,尽情品尝。春杏的反应有些吓人,跟到了高,澎似的,娇躯扭捏个不停,美妙呻。吟动听如天籁。

    视觉刺激,直接刺激了感官刺激。我忽的爬起来,直接把自己那愤怒已久的东西放进了她的身体里。未及到底,一股强劲的细流冲击而至。她用双腿盘住我腰部,指甲往我手臂上的肉里挖,脸颊绯红。

    一分钟多后,脸上的红霞褪去,她这才放开了手脚,而我的手臂上留下了深深的指痕。我俯下身,把她搂紧怀里,猛烈冲击。

    就在我快了的时候,她张着嘴大叫:“老悔…哥哥,我又到了。”

    这次她抱着我许久才放开。她欢悦的说:“贞全,你好厉害,让我到了两次。我已经好久没这么幸福了。”

    我扭着手臂给她看:“我让你舒服了,你就是这么报答我的啊?”

    春杏抱过我手臂,白皙的手指摸了摸,又把小嘴凑近吹了吹。她说:“我掐你你应该高兴才对,这样的才是真正的男人呢。男人娶媳妇不是给她吃饱穿暖就够了,一定要在这事上满足她。”

    我不悦的说:“你的意思,我这是第一次让你满足啊?”

    春杏点点头:“不过以后你都能做到让我满足了,你要是还想碰我,就得用嘴亲我的下面。我只要第一次到了,你像刚才那样勇猛的干,我很快就会来第二次了。”

    说毕她爬起了身,跪伏在床上,抓住我那东西,含进嘴里嘬了嘬。

    我不解的说:“你这是干什么?”

    春杏笑的妩媚,手指从唇边抹过:“帮你清洁一下作案工具。”

    我感到有点累,把她搂紧怀里:“躺一会儿吧。”

    春杏说:“给你一个第一次好不好?”

    “你还有第一次?什么第一次?”跟她交往以来,我发现自己在某些方面的知识,粗浅之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