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满艳

第75章 淡淡清香

    她的表现,让店主有了充分喊高价的资本。我为了防备她这一手,拉了脸说:“又不是穿在外面的,要什么好看,随便买一套行了。”

    “不行,我就要。”春杏任性的说:“就一套,我不多要。”

    我干脆丢了面子说:“你要就要吧,反正我身上就只有八块钱了。”

    “那正好啊。”店主紧跟着说道。

    “啊,这么贵啊“春杏为难的说:“就五块嘛,我都在你这里买过好多回了。”

    店主不答应:“不行啊,进价都是七块多,我只赚你几毛钱而已。你也懂得,这种内,衣算是最好的了。换了别人我至少也得要十块钱,你是熟客,我一开口可就没讲高价啊。”

    我才不管她们俩怎么谈,转过身掏了五块钱递到春杏手里:“自己买啊,我去外面等你。”

    “喂,你干嘛走啊…。”

    我走出服装店,掏出烟正要点上,一抬头发现过路的人都会用有些异样的眼神看我一眼,我局促的挪身到了放自行车的商店旁。

    数分钟后,春杏提着小袋子出来了。店主跟在她后面,一脸的为难,不停的说叨着。

    我推车上路,春杏坐上后架后,还跟那店主挥了挥手。

    她大概有些生我的气,一路上也不说话,只有在我问路的时候,支呼一声。

    “到了,你就送到这里吧。我自己走回去。”春杏说。

    我刹住车,前面的道路攀爬而上,大约一百米的地方有两栋土房子。

    她跳下了后架,站到旁边盯着我,一声不吭。

    我低头说:“那个……,你还去我们家玩吗?”

    “不去了。”春杏没好气的问。

    我知道一定是自己在服装店的做法,让她生气了。路上我不但没有主动道歉,也没有哄她,这就让她心里更难受了。但出于我们俩勾勾搭搭的关系,她还是希望用一种委婉的方式告诉我,我应该向她道歉,而且她肯定会原谅我。

    对峙了片刻后,春杏说:“机会只有一次哦,我不是那种没脸没皮的女孩。”

    我还想睡她,便说:“这回真的是手头紧,下次你要多贵的我都给你买。”

    春杏开心的说:“这可是你说的哦,下次去你家的时候,我再穿这套蕾丝边的。”

    我点头,望着山坡上的两栋房子说:“你快回去吧。”

    春杏没动,咳嗽一声闭上了眼睛。我赶紧亲了她一下。春杏睁开眼睛,笑骂说:“你坏死了,让我爸妈看见了,你今天就走不了了。”

    我干笑,看明白了,她是个典型的既要当婊,子,又要立牌坊的主。

    她走不了几步,就回头瞧一眼,好似怕我跑掉似的。我便只好目送她走到了家门口,才掉头离去。

    赶回去的时间很准时,贞珊和陶娟正提着包从宿舍走下来。我吹个口哨。她们抬头就望见了我。

    贞珊跑过来说:“你怎么来了?”

    我目视陶娟:“接你们两个啊。”

    贞珊拿手指戳我额头:“你真没良心,有了媳妇,就忘记了姐姐。”

    我说:“不用你走着回去,我技术好,能够带两个的。”

    贞珊说:“那我是坐前面,还是后面啊。”

    我给了她一个意外的答应:“你当然坐前面了。”

    这时,陶娟已经走到了跟前,她羞赧的说:“谁让你来的,等很久了吗?”

    贞珊碰了她一下:“你那么关心他做什么,我们刚才回宿舍的时候,都没看见他呢。”

    面对陶娟,我心里深感愧疚。盯着她挪不开眼睛了。很想跟她说声对不起。

    “傻弟弟,你看傻了吧。”贞珊伸出手挡在我的眼前晃动。

    我恍然,掉了车头说:“快上来吧,我们早点回去。”

    贞珊推了一下她,自己抢先坐到了后架说:“我坐后面,你委屈一下坐前面横杆上吧。”

    陶娟忸怩着,看似是不情愿,实际上是害羞。

    我考虑了一下说:“你就坐前面吧。”

    陶娟这才侧身坐了上来,我不小心碰到了她的手,她敏感的躲开了。

    贞珊坐在后面,抓着我衣服:“贞全,以后娟子上班和回家都是一个人,你都得送她啊。可别让她怪我帮亲不帮友。我可是觉得你们俩适合才撮合你们在一起的。”

    陶娟立马回答说:“贞珊你别乱讲好不好,我可以自己走来上班的,不要他送。”

    “你后天回来上班的时候,我送你吧。”也许下次是第一次送,也是最后一次送了。

    陶娟说:“真的不用,你家里的活都还没干完吧。”

    微风拂过,她飘飞的发丝里有股淡淡的清香,我靠近了一些说:“做完了,你们家的地还是我挖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