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满艳

第77章 意犹未足

    我们下山后,天已经黑了。我跟随许文豪到他家。我说:“你帮我写手情诗吧。”

    许文豪虽然依旧悲伤,但还是答应了我的请求。进了他的书房,他找出一本情诗诗集给我,让我自己挑一首抄袭。我抄了一首外国的,相比起国内的,陶娟对于外国诗歌的接触应该极其有限。虽然我和陶娟已经没有以后了,但是我还是不希望在这件事情上让她感到失望。

    抄好后回家,春桃和贞珊已经坐在饭桌上等我了。

    “你去哪了,饭菜都冷了。”贞珊责怪的说。

    我笑着从她身侧走过去,把情书装进了她的衣袋里。w。皿引坐到了上面的位置。贞珊低头看了看,我咳嗽一声,是不想让春桃知道这事。但我的行为已经出卖了自己。

    春桃问道:“他给你什么呢?”

    贞珊讥笑的说:“有些人想追女孩子,自己又不敢去。只能我给帮帮忙了?”

    春桃哦了一声,不再接话。饭后,贞珊就离开了家。

    “贞全,还没睡吧。”春桃推开门走进来:“嫂子想问你个事。”

    我知道她要问什么,主动供认说:“你放心好了,我没有想要吃着碗里的盯着锅里的。给娟子写封情书是之前答应过她的。

    春桃说:“那你们这样下去不就会感情越来越好吗?到时候两个女人扯着你,你该怎么办啊。依我看,你还是早些找个理由跟娟子分手吧。”

    我不肯答应:“嫂子你放心好了,这事我自己有数的。我跟娟子的事,不能突然提出来,不但她会伤心,兴许我们邻里两家都会闹矛盾。”

    春桃在床边坐下,看着我说:“这两年家里的大小事都是你在里里外外的忙,也算是个大人了。我相信你能把这件事处理好的。”

    我点头,厚着脸皮俯身在床上:“嫂子,你给我做个按摩吧,好久没按了,腰酸背疼的。”

    春桃毫不犹豫的抓起我手按了起来,很快就按到了背上。我闭着眼睛放松的享受。春桃的手法十分的灵巧,轻重合适,一沾手就知道是行家出身。有的时候我会忍不住用眼角的余光看她。秀发盈盈,玉肌素雪,五官精巧,脸腮桃红,星眸深幽,总之就是怎么看都好看,不说有倾国之色,也有倾城之姿。

    我从来都不否认,看见春桃和贞文在一起亲亲密密的时候,心中会有些泛酸,一种明显的嫉妒感在心底跳跃,就像深夜山岗上忽闪忽现的蓝焰火花。

    尤其是后来娶了杏香后,那种嫉妒感更加强烈。再之后,随着二哥的神秘失踪,嫉妒感也消失了。取代那种心理的是一种挣扎和摇摆的情绪。而我二哥的失踪,和传说中的狗头金有着莫大的关联。

    按完背后,春桃停住手说:“可以了吗?”

    我坐起来,伸腰挥手,意犹未足的说:“要不你给我来个全身的按摩吧,可是好久都没给我按了。”

    “不行。”春桃果断拒绝:“一会儿贞珊回来看见了不好。”

    我不满的说:“嫂子你说什么呢,你不是也给她按过吗。给我按按怎么就会不好了。”

    春桃说:“话虽是这样,但你毕竟是男人啊。虽然我们不会做什么过分的事。可是有些事被别人看到了,容易多想的。”

    她这话也在理,毕竟我是个大男人,不再是曾经那个毛头小子了。村里曾经也发生过男人不在家,嫂子和小叔子勾搭上床的龌龊事。农村人就是这样,捕风捉影的事,传着传着就跟真的似的了。

    我当然不会因为这点理由,就放过她了。我说:“你就给我按按吧,手臂按了手舒服,背按了背舒服,可是腿和脚就不舒服了啊。这感觉特难受,跟半身不遂差不多。我姐过去了,肯定就不会回家睡了。”

    春桃想了想,起身说:“那我过去问问。她要是不回来了的话,我就给你按,要是回来睡的话,你就半身不遂吧。”

    春桃离开后,我手脚大开的躺在床上。回想着近段时间的经历,真觉得自己转大愿了。短短一个月时间里,竟然睡了三个女人,甚至连以后的媳妇都定下来了。也正因为此,不得不放弃自己最喜欢的人,还发觉出了自己就是那传说中的青龙。苦中有甜,甜中有苦。真应了那句古话:祸不单至,福不双行啊。

    我那个干爹,来过一次后就再也没现身,神龙见首不见尾。我焦急的期盼落空了又落空,我还指望着他能救自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