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满艳

第80章 艳福不浅

    不多时,院子的房门就打开了,一个仅穿着内,衣的女人,端着一盆水从屋里出来了。诫以为是自已的眼睛看花了,赶紧揉了揉眼晴,弓顾再瞧,果然如此。心里不由得大感惊愣,还想象不到王小红竟是如此的大胆和开放。

    她在衬里的女人当中算很高的了,大概有一米七几的样子,高挑钎瘦,前凸后翘的。她公公别老头老当盖壮,几乎从没见王小红去地里于过活。所以她虽然生活在农村,孩子都生了两个了,却是十足的细皮嫩肉,肤质水滑。我曾听别人羡慕的问她是怎么保养的,她淡淡的笑着告诉别人,天生就这样。借用一句许文豪的说辞,这叫天生丽质难自弃。

    月光膝股,照在院子里。她的身影可以看的一请二楚。平时胸尸前那时尤物藏得严实,也没见有多大,今日的装束,才让我发觉,她的那对大肉俅颇为硕大,引人发馋。一双长腿笔直,像是刀削出来似的。我不由得羡慕起她公公来了。那糟老头怎么会有如此艳福呢门他也还真下得去手,村里那么多的留守女人不寻思一个,竞然吃起窝边草,这事于的也太缺德了。

    王小红把盆里的水侧进了墙角的阴沟,在院子中的自打水井里级了水,去给一旁的花草浇盖。她蹲下身,很细心的一盆一盆洗盖过去,圆圆的翘臀,一目了然。目睹美景,我下,身不由得一怒。

    红红啊,于什么呢,快进屋睡了。屋里传出一个苍老而急切的喊声,好在他们家独门独院,周边邻居听闻不到。

    王小红浇完了最后一盆花,才起身对着屋里说:你先睡吧,我马上就来。

    别老头的声音又传出来了:它硬的跟块生铁似的,哪能睡得着啊。你快来给我泄泻火。不然今晚是没法睡了。

    来了,来了。  王小红把盆子放在屋檐下,手伸到后面抒开了小罩的勾扣,一扬手将它搭在晾衣绳上进了屋。

    艳红的小罩,在风里像水草那样轻轻的摆动了。好像受了它主人的熏陶,时创散发着靡靡的芳香,勾弓着我这个看客。

    好戏就要开场,我心情变的急切。从衬上转移到了墙头,转过身,双手扣住墙头,纵身一跃,轻松稳当的落地了。我蹲在墙角的阴暗处,过了一会儿见他们毫无察觉,跺手踞脚的走向了晾衣绳。我带着好奇心把她的小罩拿在了手里,凑近鼻头嗅了嗅,还真有那么一股淡淡的清香。

    屋里传出说话声时,我赶紧去了小罩,朝窗户处凑上去。可惜关着窗子,什么都看不见。只听见别老头的声音:  乖乖,红红啊,每次一棒着你的这一对白肉,我心里就是格外激动啊,软乎乎的。

    你这才几天没摸啊,就猴急成这样了。  王小红的语气有些冷淡。

    别老头叹息了一声说:我毕竟年岁大了,越来越力不从心了,真不知道以后比还基有尼多小少说这网样的快活可以享受。今晚上要不是吃了神药,肯定行不了房。

    王小红说:你就是不知足,你也不想想,全村有哪个男人像你这么有福气。以后就别乱吃药了,真要是在床上出了事,就没法收场了,你也得替我考虑考虑。

    我知道。今天有兴头,你就让我舒服舒服吧。别老头说:天开始热了,你去把窗户打开,别弄的一身汗,又要去洗澡。

    我急忙蹲下身,昏黄的橘色灯光从房间里照了出来,在我眼前的地面上涂了一片。

    开着窗,还真是凉快多了。  王小红的声音就在我头顶:还是南方好,热的快,我听广播里说北京那边现在还下雪呢。

    那关我们什么事。你快来。我等不及了。

    想  你轻点啊,咬疼我了。

    我从窗台上冒出眼睛,一幅活官图就在不远的地方展示着。削老头将王小红抱在怀里,脑袋埋在她的u叫。王小红驰在他的身上,仰着脖子,嘴里想想唧唧的。

    看的我颇不是滋味,恨不得撞开房门,把王小红夺走就上。

    孙老头亲够了,抬起头说:红红你躺下,我要攻营拔寨了。

    王小红呼吸急促的说:不要,你躺着好了,我在上面动。

    那也行,你吃苦了。别老头躺了下去。

    王小红攒住他的东西,就放进了自已的身体里。上上下下的活跃起来了。我望见别老头躺在床上一动不动。

    你今天是怎么了,干着这事还能睡着啊。  王小红放慢动作,问道。

    别老头没有回答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