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满艳

第81章 一亲芳泽

    王小红没在意,继续动着。很快她就停了下来。她从他身上离开,握着刚了的枪,填怪说:你还真的是老了,刚才还那么兴奋,怎么突然就不行了。喂,我跟你说话呢,装什么睡。

    孙老头毫无反应。王小红的脸色突然变了,她捧着孙老头的脸说:老别,你怎么了,你说话啊你……呜呜,  你说话啊    。

    我也跟着她吓了一跳,不顾及自已是个,窥者,直起身子往里想看个究竟。

    王小红哭着下了床,在他耳边喊了两声,还是丝毫没有反应。她喊道:你死了吗,你回我一句话啊?

    感到事态严重的王小红,赶紧穿上衣服,就往外面跑。我吓的忙去爬墙,可是哪里还来得及。可是王小红根本就没注意到我,直接去开门了。

    我知道她的行为将意味着什么,也顾不得许多,冲上去从后面抱住了她。她吓的一声大叫。

    我说:你别喊啊,是我。

    你是谁?  王小红的声音有此颤抖。

    我放开她,挡到她的前面,反手关上门口她看请了是我,惊诧的说:苏贞全,怎么是你,你怎么会出现在我们家里啊。

    我背过身去插上插销,拉着她手腕往屋里走:这个不重要,我们进去说。

    王小红挣扎了一下说:我公公出事了,我要去叫医生。

    我横了一眼,厉声说:你疯了啊,你这一出去不是找死吗。

    那我该怎么办。  王小红问。

    我说:先进屋去看看你公公。

    我们一起进了房间,我走到床边一看,孙老头一脸通红,像是充了血似的。我把手放到他的鼻头,筷毫没有进出的气息。我从来没近距离的接触过死人,吓的一哆嗦,缩回了手。

    王小红焦急的问:他怎么样了。

    我退后两步,拉着她的衣袖把她往后面扯,摇摇头:死了,他死了。

    王小红哇的一声哭出来,蹲了下去。害怕的说:这可怎么办啊,要是让人知道了,我可就没活路了。

    我厉声说:你别哭了,现在不是哭的时候

    王小红抽泣了一小会儿,站起来抓着我手说:贞全,你帮帮我,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我心里也比较害怕,靠在墙上说:你别说话,让我冷静一下。

    王小红脸上狂着泪痕,挨在我身边,看看我,又看看躺在床上已经死去的孙老头。

    过了一会儿,我确定自已完全镇定下来了。出主意说:我们得赶快把他安置好,千万不能让人看出什么来。

    王小红迷茫的问:那我们该怎么做。

    在我的安排下,我和她一起帮孙老头穿上了衣服,然后合力将他抬回了自已的屋里。我们都不敢在死人的屋里多呆,准备妥当后赶紧逃离了。回到房间,王小红把床上的被子和被单折叠好提到了后面的柴房,换上了一套干净的。

    做完这一切,她无力的坐在床上,目光呆滞,一脸的绝望。

    我挨她坐下,好意的把手放在她的细腰上,宽慰说:你别害怕,我什么都不会说出去的。明天早上你起床后,不管用什么理由,叫几个邻居到家里来就是了,然后去喊你公公起床,假装突然发现他死了,然后哭着比出基来尼让小邻说居网进首去发帮你看一看。这样一来,有了证人,就不会有人知道你公公是怎么死的

    王小红点点头,还是有此害怕拉住我手说:你别走好吗,我一个人害怕。

    我捧着她的一双冰凉的玉手:好吧,我就在这里陪你到天亮。

    王小红感激的看着我,我却有点心虚了。她说:  刚才你一切你肯定都看见了吧,其实我不是你想象中的坏女人。我这也是迫不得已的。你不知道,第一次我根本是不情愿的    。

    我打断她说:你们的事我都知道,你不用说了。我能理解你的做法。

    王小红点点头,把我的手抓的紧了此问:你是怎么进来的。以前来过吗。

    我把来龙去脉说了一遍,她羞红着脸,低下头说:我还以为你完全是个小孩子呢,没想到什么都懂了。不过幸好你来了,要是没有你,我今晚肯定就做了傻事了。

    我说:放心吧,不会有什么事的。除了我们两个,不会有第三个人知道。

    她点点头,试探的问:你是不是喜欢我啊。

    我一时竞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好了,要说喜欢吧,我在感情上还真没打过她的主意,要不是李月红透露王小红和孙老头的惊天秘密,我也不会深夜翻墙拜访,要说不喜欢吧,那是假的,漂亮的女人,谁不想一亲芳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