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满艳

第84章 鸡叫的早

    我趴在王小红身上,像一匹骏马那样驰骋着。她纤瘦柔软的身子则像一片无际的草地,在风的吹拂下,左摇右摆,又像不平静的水面,波浪起伏。

    当我胯下拿物力竭之时,一声鸡鸣从窗外飘了进来。我吓了一跳,问道:“这么快天就要亮了啊。”

    王小红抱着趴在她身上的我:“还早着呢,鸡叫的早。”

    我从她身上离开,把她抱进怀里说:“那我就再多陪你一会儿。”

    王小红说:“好啊,明天我公公的丧事,你可得还来啊。”

    我答允了她。不大一会儿就迷迷糊糊的睡着了。王小红把我叫醒的时候,外面已经泛白了。我窜起来抓了衣服往身上穿。

    王小红此时却显得有些羞涩,她用被子护住自己的胸,部:“院子里有梯子,你自己走啊,我就不送你了。梯子你用完了,我起床后会自己去收的。”

    我穿好了衣服,关切的问:“现在你一个人在家怕不怕。”

    王小红淡淡的说:“他又不会诈尸,我怕什么。你快回去吧,等会儿我也要起床了。”

    我点点头,在她胸上捏了一把,朝外跑去了。她笑着骂了一句讨厌。

    我架好了梯子,恍然回过神,自己是不是睡女人睡傻了,有门不走,爬什么梯子啊。我不去管那梯子,开了门,左右瞅瞅,不见外面有丝毫的动静,一溜烟的窜了出去。

    晚上睡的时间太少,免不了白天贪睡。贞珊叫醒我的时候,已经是上午十点多了。

    贞珊直接掀开我被子说:“赶快起来,村里死人了,我们一起过去帮忙。”

    我睡意犹存,闭着眼睛把被子拉回来:“你干什么啊,不怕我没穿裤子啊。”

    “哎呀,你起来。”贞珊拽着我手,直到把我拉的坐了起来,她又坐到床边说:“孙家的老头死了,你跟我一块过去。”

    本来不需要做任何表示的我,此刻却因为自己目睹了他的死,心虚的露出惊讶的表情,不大相信的反问:“真的啊,那老头的身体不是一直都挺好的吗?”

    贞珊说:“那谁知道怎么回事,人老了还不是说死就死。”

    我赞同的点点头,打个哈欠:“你先出去吧,我穿衣服。”

    贞珊把衣服递到我手里:“我是姐怕什么,我看着你穿,等下我们一起过去。”她顿了顿说:“我都差点忘记了,你媳妇还在外面等着我们呢。她好像有点不高兴,你们俩昨天去河边,你惹她生气了没?”

    我摇头:“从小到大,我哪里惹过她啊。就是有点不好意思,都没怎么说话。”

    贞珊想了想说:“下午你一定要送她去镇上,我给你钱,你买个发夹送给她。”

    我脱口而出:“我有钱。”

    “你哪来的钱?”

    “大哥那天给了几块。”我只能这样撒谎了了,她要是知道我去打牌赌钱了,指不定怎么跟春桃联合起来批斗我呢。

    贞珊有些责怪的说:“你以后不要要大哥的钱,他们家就他一个人挣钱,还要供小慧念书呢。”再说了,嫂子知道了指不定高兴不呢。”

    我们俩一起走出房间,就看见陶娟双手插在衣兜里,长发飘飘,站在缀满枝头的樱桃树下,微笑着,显得娴静美好。

    贞珊回头锁门,顺口说道:“你们俩先走吧,我锁了门就去追你们。”

    我走到陶娟身边说:“走吧。”

    她点点头,与我并肩出门。

    我说:“下午我送你去厂里。”

    她还是点点头。走了一段,贞珊还是没有跟上来,我就说:“在厂里工作好吗?”

    陶娟这才抬起头说:“一直都是那样呗,等以后我们结婚了,我就不去厂里做了。”

    “好啊。”我不无尴尬的答应一声。

    到了孙家,临门就挂着白布,里面锣鼓喇叭声一阵一阵的,人声嘈杂。进门的时候,陶娟扯着我衣袖,往后躲了躲。帮忙的在帮忙,没事的三五一桌或打牌,或聊天。棺材放在堂屋里,王小红带着白色的孝帕,跪在棺头烧纸。

    我们寻条板凳坐下,很快就有人把陶娟叫去帮忙了。

    那人瞧了瞧我们俩说:“你们俩什么时候结婚啊。”

    “还没有,等我们再大些。”陶娟大方的回答道。我也跟着附和。

    那人笑呵呵的又说:“早些结了好,我就隔壁村的,你们结婚的时候可要请我帮忙啊。”

    我感谢说:“好啊,到时候一定请您。”

    陶娟被那人拉走以后,张泰和甘大牙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就冒了出来。两人围住我,张泰鬼鬼祟祟的把衣兜翻给我看了一眼,里面有好几根香烟。

    那场面就跟地下党接头似的。

    甘大牙小声说:“走,打麦场去。”

    我也正好有事找他们,三个人一起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