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满艳

第88章 轻如浮丝

    我嚼撅完了他的话,不但无忧,反而沾沾自喜。这也可谓是“因祸得福”了。同时我又有了一个困惑,因为我自觉欲望没有达到每天憋不住的地步。

    孙老怪听了我的疑惑说:“你还小啊,等你身体发育完全了,就知道什么叫身不由己了。”

    后来,我们的话就少了。因为我累的没有经历问东问西了。拎着东西爬山爬下,累的浑身冒汗。三更时分,才终于到了他的住处,是坐落在两山之间凹下去的一块挺大的平地,距村子大概有二十来公里的路途。屋旁有两个兽栏,经过的时候我听到了牛羊的叫唤。模模糊糊的,能看出来他住的是几间草屋。像急了古代隐士的居所。

    屋里很快亮起了灯,门拉开后陆续走出了两个女人。

    “老怪,你回来啦?”领头的那个女人殷勤的说。

    “叔。”后面的那个女人紧跟着喊道。

    孙老怪点点头,用火把照着我向她们介绍我就是他的干儿子。并让我叫领头的那个女人叫婶儿,后面那个女的喊姐姐。

    进了屋,我得以近距离打量她们俩的模样,都还生的俏丽,孙老怪让我叫婶儿的那个女人,看上去也就三十五六岁的样子,喊姐姐的那个二十七八的样子。不仅模样好,身材也好。胸前的两大团鼓鼓的,惹人发馋。

    吃过东西后,孙老怪指着年轻的女人说:“今晚上你就跟她睡吧。”

    “干爹,这合适吗?”我怀疑他是不是说错话了。

    孙老怪没答话,和婶儿一起进了左边的房间。那个姐姐伎了水给我洗脚。竟还蹲下身去要给我洗。

    我忙推她说:“不用,我自己洗就好了。”

    她笑着抓住我脚:“你别害羞啊,我叫莲花,是你干爹叫来专门照顾你的。”

    她给我洗脚的时候,头低的很低,我一垂首就能窥见她领口里的饱满。我说:“莲花姐,你结婚了吗?”

    她抬起头说:“我男人死掉了。”

    “那有孩子吗?”我不禁替她感到惋惜。

    她摇摇头,给我擦了脚,端着水盆出去了。

    回来她就拉着我手往后面的房间走。也不点灯,很顺利的把我带到了床边。她说:“是你自己脱衣服,还是我给你脱。”

    我说:“我们俩真的一起睡啊?”

    莲花抓过我的手,紧接着我抚摸到了一片腻滑柔滑的高耸:“你现在觉得,我是真跟你睡觉,还是开玩笑的。”

    “我干爹这么安排的?”这叫我一下,真还有些不好接受。

    “刚才他不是亲口对你说了吗?”莲花说:“快把衣服脱了啊,山上流快,我们躺进被子里了再说。”

    我脱的只剩下一个裤衩后,和她一起钻进了被窝。两个人一下就紧紧的搂在了一起。

    她轻喘:“想要我吗?”

    “想。”我哪里受得了这么直接的诱惑。

    她把我往她身上拉:“快来,到我身上来。”

    我爬上她身体后,问了一个关键问题:“你跟我干爹睡过吗?”

    “你瞎说什么呢。”莲花咯咯地笑:“你是让我来照顾你的,怎么会睡我呢。”

    我也顾不得这许多了,搂着她亲了两口,那东西就往她身体里捅。

    莲花嘴里发出嗯嗯哼哼的声音:“快,再快点我要。”

    我直接堵住了她的娇唇,为了多享受一会儿欢愉,一直控制着进行中的速度。不知不觉的,从外面传来了嘤嘤咛咛的喘息。我停下动作,凝神细听。

    莲花摸着我脸说:‘你听什么呢?”

    我说:“好像有什么奇怪的东西在墙根边叫唤。”

    莲花咯咯的笑:“没事,声音是从你干爹那屋传来的。晚上只要他在,他屋里的女人就能叫唤上一两个小时。等一会声音还要大些呢…我住在这里的这几天,险些憋死我了。幸好今天有你,不然我又得半宿的睡不着觉。”

    我惊愕的有些不敢相信:‘我干爹真有那么厉害啊?”

    莲花说:“听那女人的声音不就知道了吗。我这辈子要是能遇上那样的男人,为他干什么我都愿意。”

    我听了不免来气,不悦的说:“你嫌我不行啊,是不是一点感觉都没有啊。”

    “有啊。”莲花说:“但不会让我有那么爽快的感觉。”

    我按住她双手,猛烈冲刺。嗯惩罚她一下。结果她的反应让我有些气馁。几声呻,吟轻如浮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