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满艳

第89章 晚上再摸

    完事后,我赌气的背对着她睡了。莲花把身子贴上来,纤长的手臂像一条灵活的蛇似的钻过我手臂。她的手按在我胸膛上说:“怎么了,我说了什么让你不高兴的话吗?”

    我口是心非的说:“没有,走了太远的山路,我困了。”

    莲花讨好的说:“那你转过身来,抱着我睡啊。”

    我没好气的说:“不习惯,我都没什么本事,你那么粘着我干什么。”

    “我干什么要粘着你啊。”莲花说:“还不是为了报答你干爹对我的大恩吗。”

    我说:“他救过你的命啊?”

    莲花嗯了一声说:“你转过身来抱着我睡。刚才只不过是说了实话嘛。又没想到就伤害了你的自尊心。那事上就算你不行也没关系啊。你干爹那么厉害,让他熬几碗药给你喝了,你不就厉害了吗。”

    “真的吗?”听她如此说,我不由得大喜。同时也转过了身。

    莲花把自己的身体往我怀里拢了拢,答非所问的说:“还是少年好,我都感觉自己一下变回到十七八岁的年纪了。”

    我重复了刚才自己的话。莲花说:“当然是真的了,我没必要骗你。你还行吗,我们再做一次好不好?”

    我拒绝说:“明天吧,我今天挺累的。”

    “那也行。”莲花体贴的说:“等你变的像你干爹那么厉害了,你可得好好的满足我,我的身子自从我丈夫死了以后就没男人碰过了。”

    我对孙老怪救她的事,很是感兴趣,便让她给我讲一讲。

    莲花干脆的答应了。原来她是去年结婚的,不巧几个月前丈夫就死了。村里人骂她是个丧门星,克夫。她受不了流言蜚语喝药自杀。药效发作时,她难受的满地打滚,大喊大叫;求生的欲念在这一刻强烈起来。就在她将行晕迷之际,恰巧被路过的孙老怪撞见救了她一命。救了他以后,孙老怪看她一个小寡妇怪可怜的,给了她一些钱,让她自己可以奔个活头。

    莲花哪里受过这种大恩大德,便想要以身相许来报答孙老怪的恩德。孙老怪没有接受她。莲花便跟他保证,他要是有什么事需要她去做,她一定毫不犹豫的答应。于是几天前,孙老怪就去把她接来山里住着,等我来以后照顾我。对于孙老怪要她照顾我的那些要求,她无一例外的答允了。

    我不禁为她不幸的命运,有些感慨。我说:“那以后你有什么打算啊?”

    莲花说:“我还没想好,先把你照顾过去了再说吧。兴许就走的远一点再找一个人嫁了。”

    我有些愧疚的说:“可惜我还年轻,没什么可以给你的。”

    “你不需要你给我什么。”莲花说:“我这都是在报答你干爹的大恩。如果我不报了他的恩,一辈子都会不安的。”

    我怜惜的抱着她说:“他们都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但愿吧。”莲花淡淡的说。

    早上,婶子做好了早饭,才来叫我们起床。

    当时我还紧紧的把莲花搂在怀里,她那样毫无顾忌的出现在我们床前,让我和莲花都有些尴尬。婶子却丝毫不当一回事,看着我们笑笑,就转身出去了。

    莲花抬起头,笑着说:“刚才吓到没有?”

    我说:“有点。”

    莲花坐起身,把衣服拿给我:“他们是这样的,独家独户的住在这里,一点避讳都没有。”

    我侧目看去,她的肌肤瓷白,一对大肉球很挺,拔,两颗小樱桃骄傲的翘着头。我伸出拇指和食指去摸。她把手里拿着准备穿的小罩放到床上,任由我乱来。

    我把再有人进来,胡乱的摸了几把就缩回了手。

    莲花微笑说:“不摸啦?”

    我说:“晚上再摸。”

    “那我开始穿衣服了哦。”莲花边戴上小罩边说:“你也快起来吧,等下出去了你会吓一跳的。”

    我揣着好奇起了床,走到堂屋又看见了一个女人,三十来岁的正点少妇,眉眼俏丽,丰乳肥呻,我忍不住多看了几眼。孙老怪坐在桌子的上方,而她坐在左侧。桌上已摆好了三菜一汤。

    孙老怪冲我招手说:“贞全,这来跟干爹一起坐。”

    我坐下看,看着那女人问道:“干爹,这个姐姐是?”女人笑了:“你可不能叫我姐姐啊,得叫小婶子。”

    我疑惑的扭头望着孙老怪。他哈哈大笑,抓着自己的胡须说:“你是该这么叫她,她和昨晚你叫婶子的那女人一样,都是我的女人。”

    我说:“干爹,现在国家有政策,只许找一个。”

    孙老怪不以为然的说:“那关我屁事,我住在这深山里,管他什么政策不政策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