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满艳

第91章 略显丰满

    孙老怪自然是信了这个梦的,所以他现在急着处理后事。离他年满六十岁,仅有数月之久了。

    讲述完了以后,孙老怪说:“贞全啊,你爹妈死的早,我这个做干爹的也没有照顾过你,如今要死了也没财宝可以留给你。也就只好把我学的那些三流本事,传授给你了。将来总还是中些用的。另外呢,我也希望自己有个传承人。”

    我起身跪下,动作连贯,我说:“干爹,那我现在拜你为师吧。”

    孙老怪不乐意的说:“拜师哪有你这么随便的,好歹你得等到回去了,你给我叩一个口,递一杯茶水喝啊。”

    我起手,从他手里拿过鞭子:“干爹,那您老休息着,我去放羊。”

    孙老怪却没有把这个任务交给我,因为羊群特别听他的话,他一个呼哨,就全都听命的围上过来。根本用不着我去放牧。

    我听从他的,四周转转,爬上一座山顶时,放眼望去,目下一片重叠的山峦,不太远的地方有村落点缀其间,我还看到了我们村里的打麦场和沿村而流的那条河流。从村里走来这里,昨晚就花了好几个小时,没想到登高一望,却仿佛近在咫尺。

    转身往另一侧一瞧,就看见了两山山谷之间的草屋。莲花正帮着婶子一起,把洗好的衣服晒在晾衣杆上。我想到她那柔软的身子,心中不免一阵躁动。

    我突然对孙老怪现在的生活,产生了些羡慕。衣食不缺,与世无争,更得几个少妇美人相伴,这真当得上是神仙快活了。

    临近中午,小婶跑来山头叫我们回家吃饭。羊群将孙老怪围簇在中间,逍遥的走在前面。小婶则和我一道不急不慌的跟在后头。

    她的个子和王小红差不多高,也就是说很高挑了,身姿却又比王小红略显丰满些,但是切恰到好处,正所谓不多一分,也不少一分。

    她先问道:“贞全,感觉还习惯吗?”

    我说:“还不错,只是有点太安静了。”

    小婶笑了说:“我刚来的时候也跟你一样,但是现在完全适应了。你干爹跟你都说什么了。你跟着他玩,没什么意思的。要是明天不愿意跟他出来了,我就带你去玩,你愿意吗?”

    “愿意,愿意啊。”面对动人的美女,哪有男人会拒绝呢。

    孙老怪出狱才几个月而已,而她出现在这里,我便感到有些疑惑,便问道:“小婶,你来这里多久了?”

    小婶在心里默算了一会儿说:“差不多两个多月了吧,是你干爹去接的我。到了年底我再回去。”

    “为什么啊?”我是惊讶于她竟然还有自己的家。

    小婶说:“反正你什么都会知道的,我跟你说了就是。你干爹没坐牢的时候,我们俩睡到一张床上了。我不嫌他老,想嫁给他,他却不愿意娶我,后来不是坐了牢吗,我一个女人孤苦伶竹的实在没办法,就找了个憨厚老实的男人嫁了,家里穷,他每年都会跟着淘金村的人进山淘金。他回来了,我就得回家。”

    “我就是淘金村的。”

    “哦。”小婶平淡的应道,她又说:“你会不会认为我是个坏女人啊,自己都嫁人了,还跟别的男人在一起。”

    我想自己作为一个跟好几个女人都发生了关系的坏男人,哪有资格指责她。便说:“这事也不能全怪你,男人常年不在家,你们女人留守在家里也挺苦的啊。”

    小婶点点头:“我对他是有愧疚的。但是控制不了自己。你干爹能给我的那样东西,他一辈子都给不了。”

    我当然知道她指的什么,对于这不便说明的话题,就没有接话。

    下午孙老怪说要去镇上一趟,采办下半个月的粮食和用品。婶子和莲花跟着他一块去了。莲花去是因为她自己想买些东西。

    如此一来,屋里就仅剩下我和小婶了。

    送他们三人到了下山的路口,小婶对我说:“你下午想干什么啊?”

    我说:“你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啊,我无聊的很。”

    小婶想了想说:“那我带你去林子里摘野果子吧。”

    “现在刚四月呢。”我说:“能有什么果子啊?”

    “不但有,还多着呢。”小婶一边扭着妙曼的身姿,一边脱下外套递给我:“山上就是不好,晚上冷的不像样子,白天又热,你帮我拿下衣服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