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16章深宅阴气

    “张先生,”钱亮大惊失色,抓住张凡的手,“您有什么办法吗?快救救我女儿。”</p>

    李秀娴一手扶住女儿,一手抓住张凡的手,“张先生,你说,我女儿的病根在哪里呀?怎么办?”</p>

    鬼魂夜间行动出来吸人血魂,当然是乘人熟睡之机下手,因此必在宅内发生。张凡道:“根据我的经验,你女儿的病根儿,可能就在你们家里。”</p>

    “我家里?”夫妻俩面面相觑。</p>

    这时,交警来了。钱亮和货车司机都做了笔录,交警勘测了现场,通知两人明天到交警大队办理事故处理事宜。</p>

    办完这些事,钱亮打电话叫来了私人司机,司机开来一辆车,将张凡和钱亮一家三口送到了县城郊区的一幢豪华别墅。</p>

    别墅地面上两层,地下一层,总共有二十多个房间,再加上内部的仿古式装修,可称得上是超级豪华了。</p>

    “你们住在这里多长时间了?”张凡背着手,在房子的各处观察,尤其注意那些角落之处。</p>

    “这房子是最近刚买下来的,我们上个星期才搬进来。”李秀娴回答道。</p>

    “噢噢,”张凡在钱亮夫妇的陪同下,将楼内楼外看了个遍。他通过神识眼发现,房内多处阴暗角落里不对劲,比如大衣柜旁侧、洗手间坐便器后边,还有几株室内大叶植物叶子背面,都有一股阴气,森林地有些怕人。他基本可以确定,这些阴气和鬼有关。</p>

    “房子有问题。”</p>

    “房子有问题?”钱亮一边惊道,一边看了看李秀娴,不满地冲她埋怨道,“就怪你,光图便宜。当时我就觉得不对劲,这房子市价至少值五百万,前房主二百五十万就卖给了我们。”</p>

    李秀娴吓得不轻,带着哭腔道:“张先生,你可有法子?我可就这么一个女儿呀,要是万一出了点什么事,叫我下半辈子怎么过呀!”</p>

    张凡当然理解李秀娴的担忧,便劝慰道:“阿姨,你别着急。你先去买一刀黄纸,三炷香,我们晚上再说。”</p>

    其实,《玄道医谱》里并没有说到需要黄纸和香,张凡只是想用这两样东西来掩盖自己驱鬼的真相。</p>

    李秀娴急忙擦干了眼泪,便去吩咐保姆买菜做饭,还打电话给饭店订了几样菜,要好好款待张凡。</p>

    李秀娴离开之后,钱亮便与张凡细聊起来。</p>

    “张先生,我看你气质,好像上过大学的,怎么……只当了一名村医?”</p>

    “钱老板言重了。闪舞小说网www..com哈哈。我医科中专刚毕业,想积累点行医经验,所以,先从村医做起。”张凡笑着打个马虎眼。</p>

    “先从村医做起”这句话,钱亮当然不相信。不过,他是场面上的人,对于初次相识的人说话应该保持什么界限,他是清楚的,因此表面上并不说什么,反而爽朗地拍着张凡的肩膀,道:“多亏你当了村医!若不是你当村医,也不可能从那条路上走,也不可能遇到事故现场,我们一家三口可就全完蛋了。你是我们全家的救命恩人,这大恩,我下半辈子慢慢报。眼下,我钱亮能不能帮张先生点忙?”</p>

    帮忙?</p>

    张凡目前急于卖药酒来赚钱,有人忙,当然是来者不拒了。</p>

    “事情有点巧合……”张凡便把配药酒去江清市找朋友推销的事粗粗说了一下。钱亮这种人整天在富豪堆里混,药酒在富豪那里大有市场。</p>

    “如果钱老板朋友圈里有人需要的话,帮助推销一下。但是,面不要扩大,毕竟这药酒是无证经营,我担心会被上面查。”</p>

    “这没问题呀!”钱亮兴奋地一拍大腿。</p>

    钱亮本想说“我本人就需要”,但因为和张凡交往太浅,不好和盘托出自己的**,所以把话只说了一半。</p>

    张凡赶紧说:“那就先谢谢钱老板了。”</p>

    两人聊得很投缘,晚饭上又喝了不少酒,俨然有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p>

    不知不觉,天已经黑了下来。</p>

    李秀娴和保姆把盘子碟子收拾去厨房之后,把黄纸和香拿出来,问:“张先生,你看,什么时候开始驱鬼呀?”</p>

    “不到午夜,鬼不会来。”张凡道。</p>

    “需要我们帮忙吗?要么,我打电话找两个帮手?”钱亮问。</p>

    “驱鬼的事,要施法术,别人没法帮忙,如果现场人多,反而容易出危险。你们都回卧室安心睡觉,我去你女儿卧室等着就行了。”</p>

    “那好吧,”李秀娴说,“你去我女儿那睡,我女儿和我同睡吧。”</p>

    “不不,你女儿要睡在她自己卧室里。”张凡脸上严肃地说。</p>

    钱亮和李秀娴不禁一愣:张凡要和女儿呆在一起?</p>

    这……夫妻两人眼里都闪过担忧的目光。</p>

    不过,钱亮只犹豫了几秒钟,马上爽快地道:“好,好,就这么办。”</p>

    在钱亮看来,女儿的命是张凡救下来的,人家现在又是给女儿治病,我们如果还对人家有戒心的话,太不厚道了。而且,女儿的卧室和钱亮夫妻的卧室只有一墙之隔,如果晚上有什么动静的话,他们马上就会听到。</p>

    李秀娴也是个聪明人,在最初的惊讶过去之后,马上恢复了笑容,拉着张凡的手,“张先生,我女儿可就交给你了。”</p>

    张凡感觉到李秀娴的手又凉又滑,手感好极了,就像一块奶酪。</p>

    钱亮一听老婆这话语法有问题,急忙纠正:“张先生,我女儿的事情就交给你了。”</p>

    张凡笑着看了钱蕴一眼,有些不好意思地道:“也不知钱蕴……”</p>

    这时,吃完晚饭后一直在玩手机的钱蕴,忽然抬起头道:“张哥,你就在我卧室里睡吧。家里有鬼,我哪敢一个人睡!”</p>

    说着,她也是伸过手,握住了张凡的手。</p>

    母女俩一人握住张凡的一只手。</p>

    张凡感觉女儿的手比妈妈的手更纤细更柔软,握在自己的手上,她的五指蠕动,像条小蛇爬在他的手背上,使他感到一阵惊颤从手上直接向全身传遍。</p>

    张凡左右各瞅了一眼,瞄到钱蕴的发育得比李秀娴更好,他触了电一般,把眼光从上面移开,转向钱亮,道:“我睡钱蕴房间里的沙发。”</p>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