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17章鬼怕恶人

    “好好,就这么办。闪舞小说网www..com现在时间不早了,就开始吧。”钱亮怕耽误了驱鬼,催促道。</p>

    这时,已经十点半了,钱亮夫妻俩便回到自己卧室,而张凡随着钱蕴,进到了她的房间。</p>

    钱蕴的房间里有一股淡淡的花香味道,张凡闻在鼻子里,不知不觉,感到全身有些不自在,便低头玩手机。他担心此时再看钱蕴的话,自己脸上绯红被她发现。</p>

    钱蕴却是方方地往张凡身边一坐,笑问:“张大医生,把你媳妇的照片给我看看好吗?”</p>

    “没女朋友呢,哪来的媳妇?”张凡苦笑道。</p>

    钱蕴把头凑过来,伸出手要拿张凡的手机,“让我看看,跟哪个美女聊天呢?”</p>

    “哎呀,你一个小女孩,问大人的事做什么!”张凡笑着把手机躲开钱蕴的手。</p>

    “我今年也十九了,是大人了,我最不爱听别人说我是小孩!哼。”</p>

    “好了好了,”张凡把手机揣好,“钱大公主,你快点去睡觉好吧?不然的话,鬼不会来的。”</p>

    钱蕴一听,身子激灵一下,只好爬到,抱着枕头躺下,眼光幽幽地看着张凡,轻轻说:“我……害怕!”</p>

    “有驱鬼师在此,你怕什么。快睡吧……”</p>

    “那……你别关灯啊。”</p>

    “不关灯的话,鬼根本不敢来。必须关灯!”</p>

    “那,那好吧,不过,你可不要离开呀。”</p>

    张凡说着,便把卧室里的吸顶灯、壁灯和落地灯都关掉了。只有皎皎的月色,从窗帘的缝隙中透进卧室,照在钱蕴的身上。</p>

    钱蕴其实已经困极了,躺下一会,就睡着了。</p>

    张凡悄悄看着朦胧中少女的身形。</p>

    她蜷曲着身体,像一只乖巧的小猫,格外招人疼爱,睡梦中脸上还带着挑皮的微笑,比起涵花的那种成熟似的美丽,钱蕴的美丽倒像是一朵刚刚开放的荷花。</p>

    张凡看了一会,告诫自己不要胡思乱想,自己是医生,是来驱鬼救人的。</p>

    一想到即将到来的鬼,张凡冷静了许多,稳稳地端坐沙发上,静候那个激动而恐怖的时刻。</p>

    不知不觉,张凡也打起了磕睡。</p>

    不知过去多长时间,张凡忽然醒了。</p>

    他首先感觉到全身发冷,有凉风吹在脸上,不禁一激灵,忙睁开眼睛。</p>

    卧室里没有什么异样!</p>

    钱蕴仍然躺在打着呼噜。</p>

    不过,慢慢地,张凡发现有些不对头:钱蕴是和衣而卧,那条纱裙盖住了膝盖。可是,此刻,张凡发现纱裙的下摆在动,慢慢地掀开了!</p>

    好像有一只无形的手把下摆越掀越高,竟然露出了两条健美的和里面的小内内!</p>

    嗯?</p>

    是鬼来了?</p>

    是鬼在掀她的裙子?</p>

    这时,纱裙突然落下了。</p>

    随后,钱蕴的小衫前襟被掀了起来。</p>

    肯定是鬼来了!</p>

    张凡赶紧一皱眉,打开神识眼。</p>

    果然,神识瞳能看见鬼!</p>

    只见一个黑黑的身影,弓着身子,站在床前,正把头俯向钱蕴的胸前……</p>

    张凡有生以来,第一次见鬼,心中相当害怕:万一这鬼转过身来,张开血盆大口把我吞了……想到这,张凡不禁牙齿打颤,手心出汗,全身肌肉都有些僵硬。</p>

    不过,《玄道医谱》中写道,对于中了阴尸痧的人,医师可以在午夜鬼来的时候,念动拘魂篆,将鬼魂拘住。</p>

    现在的问题关键是,书上的拘魂篆到底灵不灵?如果不灵,张凡可能把鬼激怒,最后被鬼所害,据说,鬼最恨念咒的人。</p>

    “张仲景大人在上,你的拘魂篆可别是山寨货呀!”</p>

    张凡一边在心中祷告着,一边慢慢从沙发上站起来,鼓足勇气,沉声念道:“天道地君,摄鬼伏阴!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p>

    话音刚落,那鬼影身形一缩,一下子矮了半截。</p>

    我去!</p>

    谢谢张仲景医圣!您老的咒语果然灵验!</p>

    张凡见拘鬼篆灵验,顿时义气十足,一股牛逼之火直冲脑门,抬腿一脚,正踢在鬼的上,喝道:“烂鬼,转过身来!”</p>

    踢鬼的感觉很不爽,跟踢空气一个鸟样儿,根本没有那种让对手骨裂筋断的爽觉。</p>

    虽然如此,那个鬼却是被踢了一个跟头,向前仆倒。但马上爬起来,转过身来,跪倒在地,声音沙哑地道:“饶命!”</p>

    张凡就着月光,看见一个瘦瘦的男鬼。男鬼的脸上没有表情,像寿衣店里的纸人儿一样,但两只黑黑的鬼眼里,却是透出恐惧的鬼光。</p>

    “何方妖孽,尔敢深夜来此淫女?”张凡学着电影里**师的口气呵斥道。</p>

    男鬼听见呵斥,更加恐慌,全身发抖,地上,连连叩头,颤声道:“医神在上,听小人申诉:小人的妻子被一个大老板强行,小人不服——”</p>

    “慢,这个大老板叫什么名?你为何不去找他复仇,反而来这里胡闹?”</p>

    男鬼摇了摇头,道,“医神在上,请恕小人不敢说出他的名字。俗话说得好,鬼怕恶人。我虽已经做鬼,但是一提起这人的名字就心惊肉跳。何况,我妻子和女儿现在都掌握在他手中,若是我轻举妄动,弄不好他会对我妻儿下黑手。这口气,我只好到阴间找阎王爷申诉吧。”</p>

    “得,那你接着说吧。”</p>

    “小人不服,找他说理。他令人将小人勒死,还割去小人一只耳朵喂猫。小人阴司报到的路上,被奈何桥的桥头鬼阻拦,以小人五官不全为由,不允许小人阴司,因此小人一直在人间游荡。无奈妻子女儿并不知道小人尸首在何处,无法祭祀,小人因而不得血食,只好夜入民宅,吸点血气养足力气,然后瞅机会捉个人去替死。”</p>

    鬼说的跟张凡估计的差不多,看来,这鬼还算老实。</p>

    但是,鬼称呼张凡为医神,倒是令张凡大惑不解。</p>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