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25章有玄机

    一股怒火,顿时从心中升起来:泥马这是找病啊!欺负人不是!</p>

    既然撕破了脸,我张凡也不便客气!</p>

    你不是看不得我赚钱么?那我就赚更多的钱,活活气死你。闪舞小说网www..com</p>

    想到这里,张凡腾出一只手,搭在店老板肩膀上,轻轻一拨。</p>

    店老板感到一只铁钳一样的手抓住自己肩膀,那有力的五指,抠进了他的皮肉,一阵撕心的剧痛传来。</p>

    他还没有来得及叫出声来,张凡已然往旁边一拨,像拨拉小鸡一样,将他搡到了一边,重重地撞在柜台上。</p>

    然后,张凡径直对大个子道:“真对不住,这鼻烟壶确实不能卖。”</p>

    “小先生,怎么非要跟钱过不去?”大个子不解地问,意思是说,我已经出到了五万,你还不卖?</p>

    “我又不是大富之人,哪有资格跟钱过不去?我是说,这鼻烟壶里有玄机,所以不能卖!”</p>

    玄机?</p>

    围观吃瓜群众中响起一片唏嘘之声:</p>

    这小伙儿放着五万元不卖,竟然说一个普通的赝品里有玄机?</p>

    看来这事不是那么简单的,绝对有看头。</p>

    一伙人眼睛都亮了起来,心里产生扭曲的兴奋,有如围观午门问斩的观众一般。</p>

    店老板揉着被撞得快断的的腰,吡牙咧嘴地道:“大家别听他胡掰,他不过是想多骗几个钱而已。”</p>

    “你说我骗钱?”张凡沉声道,“有何根据?”</p>

    “根据?这还要根据吗?有清一代官窑鼻烟壶底部均有年号,这个是行业内共识,在场的各位应该都懂吧?你不要把大家都当傻子耍!”店老板开始有意把张凡往众人的对立面拉了。</p>

    张凡斜眼看着店老板:“要是我把玄机找出来,你怎么讲?”</p>

    还没等店老板回答,旁边有人大声道:“打赌,打赌。”</p>

    “对,应该赌一赌。”</p>

    围观吃瓜群众看热闹的当然不怕乱子大,纷纷鼓励双方打赌。</p>

    “好,赌就赌。”店老板把袖子一挽,爽声道,“泰山不是堆的,葫芦不是勒的,我庞某人在古玩界的名气不是吹的!当年,我庞某人也是赌石起家,还怕再一次?来,你说,赌注多大?”</p>

    这样一说,张凡知道这个店老板姓庞。</p>

    庞老板这样说话,目的是把气氛抬起来,抬高赌注,他好乘机从张凡手里捞一把。因为以他的眼力,这个鼻烟壶他已经进行过内外仔细观察,没什么奇特之处,像“内画、内字、双层胆”之类的瓷器绝活儿,这上面全都没有。他相信此赌必胜,张凡不可能在这鼻烟壶上找出什么奇特的东西来。</p>

    张凡身上没钱,当然不能说个数字,便道:“我输了,这个鼻烟壶归你。你输了给我五万元,如何?”</p>

    “公平,公平,这个小伙说的办法可行。”</p>

    “五万的鼻烟壶对五万现钞,可以可以。”</p>

    众人纷纷表示赞同。</p>

    “好,就这么办。”庞老板见张凡拿鼻烟壶作赌资,正合他心意:如果赢回了鼻烟壶,转手再卖给大个子,价格何止五万?看大个子的架势,势在必得,明摆着是在价格方面还有继续商量的余地!</p>

    “我的赌注鼻烟壶在这儿呢,你的钱呢?”张凡直视庞老板,担心他耍花招儿。</p>

    “现钞手头没那么多,如果我输了,当场给你开支票。”</p>

    张凡冷笑一声:“我怎么可以相信你的支票能支出钱来?我前脚拿着支票离开这里,你后脚马上给银行打电话要求拒付支票,别跟我玩这个,老子不信!”</p>

    “找个主持人来担保!”有人建议。</p>

    这时,大个子微笑道:“不用找了,我巩梦书可以为双方担保,不知二位可信任我?”</p>

    “巩梦书?”有人惊叫起来。</p>

    “这么大的人物,怎么到了咱们小县城?”</p>

    “啊呀,怪不得我感到眼熟,电视上见过多次了!”</p>

    “巩老可是古玩界的大腕儿呀,古玩界不知道巩梦书大名,就好像米国人不知道奥巴马。”</p>

    张凡以前在网上也是偶然看见过巩梦书这个名字,据报道,他是省里首屈一指的文物鉴定专家,擅长书法,工笔国画也在全国很有名气,“既然巩老师愿意作保,我当然没意见。”</p>

    “我也没意见。”庞老板也点头道。</p>

    张凡问:“谁有打火机?”</p>

    “这里。”巩梦书从怀里掏出一只打火机递过来。</p>

    “庞老板,你去取一块粗纱抹布来。”</p>

    庞老板走到柜台后,从柜台下取出一块抹布,递给张凡,同时嘴角挂着极度蔑视的笑意:“有巩老和众位见证,我把话说在先,如果你真能在这鼻烟壶上找出什么玄机,我去吃土!”</p>

    “你吃土还是吃屎不关我事,我只是让大家开开眼界而已,众位,请看——”</p>

    张凡说着,点着打火机,把蓝色的焰苗对准鼻烟壶底部。</p>

    鼻烟壶底部的蓝色釉花,慢慢变成浅黄色、深黄色,最后焦糊了,散出一股难闻的气味,直刺鼻子。</p>

    咦?众人不禁奇怪了:按理说,瓷器上的釉花乃是高温烧炼而成,不可能用打火机轻轻一燎就烧糊了?</p>

    再说,这难闻的气味是哪来的?瓷器是不可能烧出味道来的!</p>

    连巩梦书都不禁皱起了眉头:怎么可能?难道这鼻烟壶不是瓷器制成?不然的话为何能被火烧焦?</p>

    张凡拿起抹布,沾上一点清水,就着窗外射进来的阳光,轻轻地擦拭鼻烟壶底部。</p>

    众人伸出了脖子,纷纷探头向前,想看个究竟。</p>

    张凡细细地擦拭着,一边擦拭,一边观察壶底的变化。</p>

    渐渐地,焦糊色被擦掉了,露出了瓷白的底色!</p>

    而在底色之上,有四个红色彩釉篆字:康熙官窑。</p>

    “哇!”</p>

    “康熙官窑!”</p>

    “果然有玄机!”</p>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