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29章托付娇妻

    “这车在我名下,他们凭什么当成你的财产给没收了?好了,不说了,一会儿我去村口接你,咱们一起去药监局提车。www..com”</p>

    这时,涵花已经醒了,从被子下伸出雪白的双臂,缠住张凡的脖子,香气浓郁地哼了一声:“嗯——”</p>

    张凡昨天晚上做了神仙,眼下就着阳光仔细欣赏怀里的美人,真是打心眼里喜欢这个雪莲花似的宝贝。</p>

    “不让你走嘛!”</p>

    一番恩情恩爱,涵花一夜之间从大姐姐的角度,变成了娇媚的小女人。</p>

    “好,那我今天不去市里了,和我的涵花在床上腻上一天!”</p>

    张凡说着,低头给了涵花一顿狂吻。</p>

    两人又缠了一阵,到底是涵花有理智,轻轻推开张凡:“你还是先去办正事,晚上再说吧。”</p>

    张凡这才停止纠缠,穿好衣服下床。</p>

    吃完早饭,便去村口,坐上钱亮的车前往市里。</p>

    钱亮确实能量不小,打了几个电话,事情很快就搞定了,三个小时后,从药监局车队把那辆丰田提了出来。</p>

    看看快到中午了,钱亮把车开到一家餐厅前,笑道:“拘留所的伙食是窝窝头吧?来,我请你好好吃一顿。”</p>

    两人进了一个高档包间,服务员送上菜谱,钱亮看也没看,把菜谱扔还给服务员,道:“菜谱的前六个菜。”</p>

    菜刚点上来,张凡的手机响了。www..com</p>

    一看号码,是个陌生电话。</p>

    张凡看了一下,笑道:“又是小广告!”</p>

    钱亮劝道:“接接看呗,若是广告和诈骗电话,再挂也不迟。”</p>

    张凡觉得有道理,便摁了绿键。</p>

    手机里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小凡,是我……”</p>

    声音鬼鬼崇崇,生怕别人听见似地,而且还伴随着汽车的喇叭声间和叫卖声音。</p>

    张凡不禁警觉起来:</p>

    是贺峰?难道他没进去?漏网了?</p>

    “那个啥……”张凡很机灵,没有直接提贺峰的名字,以免电话被监听,“你在哪给我打电话?”</p>

    “我在公用电话亭。”</p>

    “我也恰好在市里。你过来吧。”</p>

    “地点?”</p>

    “富豪大餐厅308房间,跟一个好朋友吃饭。”</p>

    “谁?”</p>

    “你别担心,这个朋友是自己人。”</p>

    “好吧,我马上过去。”</p>

    十几分钟后,包间的门轻轻推开,闪身而进的,正是贺峰。</p>

    几天不见,贺峰胡子拉碴,衣服很脏,一脸落魄,神情飘忽不定,像条丧家犬,怪可怜的。</p>

    “怎么,钻水泥管子睡觉了?”</p>

    “一会儿再跟你说,我先吃口饭,快饿死了。”</p>

    他几天没有好好吃东西了,见到一桌酒菜,先是大吃一顿,吃饱了,然后抹抹嘴,给张凡讲了事情的经过。</p>

    原来,由英上次在阳光酒店吃了大亏之后,情知斗不过孟三,恰好江清市另一大势力四海公司一直与康乐公司在业务上有竞争,于是,四海便与由家联合起来,做了一些大人物的工作,举报孟三的康乐公司涉嫌有组织犯罪,于是,警察局一举把康乐公司端了老窝儿。</p>

    “我们卖益元药酒的事,怎么事发的?”</p>

    “小凡,你千万别误会,我和孟哥都不可能出卖朋友。我们在四海那边有一个卧底,他给我透露,警察在孟哥的手机聊天记录里发现了线索,才把你牵连进去的。”</p>

    “那康乐公司往下怎么办?”</p>

    “废了,公司已经被查封,下一步就是法院进行资产拍卖了。孟哥这回被定的罪不轻,十年八年出不来,我虽然漏网,现在也是有家不敢回,完了,全完了。”</p>

    贺峰眼圈红红地,一个劲地喝酒,声音有些哽咽,“报应,全是报应。我以前打人时下手太狠,现在活该落到这个田地!”</p>

    “不要这么说,我知道,你和孟哥都是正派人,打的都是坏人。”张凡劝道。</p>

    “兄弟,只有你理解我。外人看来,我就是一个街头打手。”贺峰感动极了。</p>

    “你以后怎么打算?需忙吗?”</p>

    贺峰一听,紧紧抓住张凡的双手:“兄弟,你有这句话,峰哥我就满足了,不过,我绝不要你帮忙。”</p>

    “为何,难道我们不是兄弟?”</p>

    “我这个情况,谁帮我谁就犯包庇罪,峰哥可不想连累你。今天找你,主要是托你一件事,孟哥从里面捎出话,请你照顾他的妻子。”</p>

    “我?”张凡有些不相信:这个托付,也太看重我张凡了!古人托付妻小,乃是至交。</p>

    张凡虽然没见过孟三的妻子,但有一次孟三把手机里的照片亮给张凡看。那女子长得真是女中一绝,用两个字形容就是:惊艳。</p>

    把这样年轻漂亮的妻子托付给别人照料,真得对那人有信心才行。</p>

    ”孟哥这么信任我?“张凡疑惑地道。</p>

    “现在,孟哥一进去,树倒猢狲散,亲戚朋友怕受连累,都躲着不见。孟哥以前跟我说过,危难时,张凡绝对是个可以信任的朋友。”</p>

    张凡慢慢地把一杯啤酒喝完,道:”没问题,请放心。”</p>

    张凡之所以答应下来,是因为对孟三怀着一种感激。</p>

    上次孟三听说张凡缺钱,便硬要给他十万块钱。在那种走投无路的时刻,有人主动伸出援手,雪中送炭之情,永生难忘。虽然最后张凡没有接受孟三的钱,但却接受了他的一颗心。</p>

    如今,孟三遭了难,张凡当然要毫不犹豫出手相助了。</p>

    “给,这是孟哥家的地址和电话。现在他家的电话肯定被警察监听,你别打电话过去给自己找麻烦,如果孟嫂有事,会主动给你打电话的。”</p>

    “好吧。”</p>

    张凡接过纸条,心中很是庄重,第一次感到受人之托的那种使命感。</p>

    钱亮一直静坐旁听,听到这里,诚恳地道:“贺先生,你这样东躲西藏不是办法,不如先到我的山庄躲躲。”</p>

    这一句话,让张凡认定了钱亮的人品。以前,以为钱亮只是一个商人,没想到竟然还有侠肝义胆,可见是个可以深交的朋友。</p>

    “多谢,不用了。我在外省有个开矿的朋友,我准备去他那里落脚。不多说了,后会有期。”</p>

    贺峰说完,站了起来,给张凡深深地行了一个大礼,道:“兄弟,孟哥是个好人,对我有大恩,我这里代孟哥谢谢你了。”</p>

    说着,流下了泪水。</p>

    张凡的泪水也是夺眶而出。</p>

    送走贺峰,张凡心情很不好,呆坐着一言不发,只是大口喝酒。</p>

    钱亮见状,拍拍张凡,笑道:“别郁闷了,走,我领你去个地方开开心。”</p>

    说着,叫来服务员结了帐,拉起张凡下了楼。</p>

    张凡以为钱亮无非是领他去个娱乐场所消费一下,没想到,车停下来,却是停在江清市古玩拍卖中心大楼前。</p>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