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47章藏獒

    张凡说着,接过涵花递过来的医药包,在宽边眼镜的引领下,钻进了一辆别克。</p>

    宽边眼镜弓身也要钻进车来,张凡伸出脚,蹬在他肚子上,嘲笑地道:“你身上尿味这么大,别跟我一辆车!趁早滚远点!”</p>

    “对对,对不起……”宽边眼镜已经是怕了张凡,哪敢不从,一边拍打胸前的大鞋印,一边缩回身子,转而进了另一辆车里。</p>

    车队一路奔驰,很快就到了江阳县城。</p>

    江阳县城跟江清县城是邻县,张家埠村就属于江阳县城的。</p>

    一行人匆匆来到县医院外科住院部。</p>

    宽边眼镜前面引路,领着张凡来到一间高级病房门外。</p>

    张凡一低头,发现门外一个黑乎乎的东西,以为是条藏獒,仔细一看,竟然是一个人。</p>

    咦?这不是林处吗?</p>

    怎么像条狗似地跪在这里?</p>

    林处端端正正的跪在地上,双手扶地,头部深低,屁股高撅,像受刑的奴隶一样,样子十分驯服。</p>

    张凡大感奇怪,用手划拉林处头顶一下,问道:“林处,你在这跪着干什么?”</p>

    林处听了,慢慢抬起头,发现是张凡,脸上一惊又一羞,鼻涕和眼泪都糊在脸上,眼神可怜巴巴地。</p>

    “到底怎么了?”张凡急问。</p>

    林处声音细小,底气全无,像被打断了脊梁的土狗,“张神医,是你呀!昨天多亏你救活了小卜,不然的话,我这条狗命赔上去也不顶用了!这不,卜董事长罚我在病房门外跪一个星期,每天两个小时。www..com”</p>

    “卜董事长?罚你?他是你爹?还是你上司?”</p>

    “张神医,话可不能这么说。董事长对我真是太开恩了,换个人的话,我现在早进局子了。”</p>

    这点,张凡明白:这次卜姑娘出事,完全是因为林处色胆包天、强歼未遂引起的。</p>

    若是卜家报案,林处肯定要进局子了。</p>

    那样一来的话,他的官位肯定不保,即使不坐牢,估计也要被开除公务员队伍。</p>

    从这点看来,卜家还算是宽厚的!</p>

    不过,即便如此,也不能让这么个大男人当众跪在这里呀!这也太没人味了。</p>

    古人说,士可杀,不可辱!</p>

    林处也是太没骨气了!在罚跪和进局子之间,他本该选择进局子,而不是作狗给人下跪。</p>

    脑袋掉了就碗大个疤,进局子怕什么?</p>

    唉,这个林处也真是马尾穿豆腐——提不起来!</p>

    张凡感触良多,看着林处可怜的样子,不禁心中掠过一丝隐恻,问道:“卜家这么大的势力,你为何敢撩拨卜姑娘?这不是自找苦头吗?”</p>

    “唉,张神医,你有所不知,小卜姑娘也特低调,来我们处里工作半年,愣是没透露出半点她家里的情况。我若是知道她是卜兴田董事长的宝贝千金,借我个胆子我也不敢碰她半个指头哇!”</p>

    “你的意思是,老百姓家的女儿,你就可以碰得?”张凡鄙夷地问。闪舞小说网www..com</p>

    “不不不,我再也不敢了,吸取教训,吸取教训。”</p>

    “闭嘴!”宽边眼镜大声喝道。</p>

    他刚才在张家埠被张凡给灭了威风,心里有气,正想找个人煞煞气,便抬起脚,用尿迹斑斑的凉皮鞋踢了林处肩头一下,喝道:“姓林的,注意自己的跪姿!跪姿不端正,罚你多跪两小时!”</p>

    林处哆嗦一下,忙把头重新低下去,双手伏地,做出狗吃食的模样。</p>

    张凡斜眼看了宽边眼镜一眼,心想:何以如此当众侮辱人?</p>

    这个秘书长心地太邪恶了!</p>

    这样邪恶的人也要我给他治病?</p>

    别说给我三万,给我三十万,我也不可能治!</p>

    这种鸟人,病死拉倒,世上越少越好!</p>

    “吱呀——”</p>

    这时,病房门开了,一个美丽清雅的妇女探出半个头来,声音甜美而清冽:“是张大夫到了吗?”</p>

    宽边眼镜忙弯腰道:“夫人,我把张大夫请到了。”</p>

    “快进快进!”妇女忙把门拉开。</p>

    “张大夫,您好!我叫周韵竹,昨天,多亏了您,我都听他们说了,太谢谢您了。”</p>

    周韵竹说着,伸出两只柔软如酥的手,握住了张凡的双手。</p>

    同时,她领口里透出的一股淡淡体香气息,也沁进了张凡肺腑之内。</p>

    张凡长这么大,第一次跟这么高贵的女人接触,感到又刺激又新奇。</p>

    他觉得她一双手根本就没有骨头,握在他的手里跟握住了一泡水一样凉而软,手感十分特别。</p>

    周韵竹并没有马上抽出手的意思,于是张凡便认真地多握了几秒钟,才慢慢松开,心里十分困惑地思忖道:这双手好奇怪!</p>

    奇怪在哪里呢?</p>

    凉、软、滑、嫩、顺,手上脉道细微平复,完全是的特征!</p>

    有亲生女儿的女人,怎么可能是?</p>

    这中间有奥妙呀!</p>

    张凡皱了一下眉,再打量她的面相。</p>

    从面相上看,周韵竹和卜姑娘确实很像,但年纪上看,却有些可笑:像姐俩儿。</p>

    根据她女儿卜姑娘的年纪来进行猜测,周韵竹至少有三十七、八了,但看起来只有三十岁左右,完全是一个风华绝代的少妇。</p>

    只有紧紧包在齐臀短裙里的身体稍显丰满,才稍微暴露了实际的年龄。</p>

    “应该的,我是医生,在昨天那个场合下,没有理由不救人的。”张凡大度地说。</p>

    周韵竹冲宽边眼镜道:“你出去吧,我和张大夫研究一下病情。你在门边守着,无论是谁,都不准进来打扰。”</p>

    “医生或者护士呢?”</p>

    “告诉他们,稍候。”</p>

    张凡不觉偷偷吐了一下舌头:有钱就是气粗!医生护士也不在话下。</p>

    “是,夫人。”</p>

    “还有,那个林处,你叫他走吧,跪在那里影响不好。”</p>

    “夫人,”宽边眼镜犹豫道,“卜董事长有死命令,这个姓林的必须每天跪满两小时,谁说情都不行。而且,这是姓林的心甘情愿的,否则的话,卜董事长就要报警。夫人您看——”</p>

    这么一说,周韵竹也犹豫了一下,挥了挥手:“算了算了,你出去吧。”</p>

    宽边眼镜马上行了一个弯腰礼,倒退着出了病房,随手把门关紧。</p>

    周韵竹引张凡来到病床前。</p>

    “情况是这样,我们家老卜刚才被市长叫去开一个会,只好由我来介绍一下情况了。”</p>

    接着,周韵竹把卜姑娘的手术的情况简单介绍一下。</p>

    “那么,找我来是——”</p>

    周韵竹焦虑地说:“据主治医生介绍,目前,她胸腔和腹腔还有部分积水,需要慢慢吸收消化,但医生又说,消化的过程中,也许会突发胸腔炎和腹腔炎。因此,我特别担心,想请教一下张大夫,您有没有好办法?”</p>

    张凡俯身看了一眼昏睡的卜姑娘,道:“检查一下再说吧。”</p>

    嘴上这样说,手上却不动,把眼神看着周韵竹。</p>

    毕竟,人家的女儿,人家不掀开女儿身上的毯子,张凡也不好贸然动手。</p>

    周韵竹当然是看出张凡的意思,她停顿了一下,问:“检查哪里?”</p>

    “全身检查。”</p>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