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51章专业技痒

    但今晚她显得有些燥动,不时地把媚眼向张凡抛过来,说起话来,声音也含了几分的娇怯和嗲声。闪舞小说网www..com</p>

    再加上孤男寡女独处密室,张凡即使再柳下惠,也禁不住在身体里产生几分兽性的冲动。</p>

    不过,张凡不断在心里念叨着:“我是医生,我今晚是来出诊的……”</p>

    这样一念叨,减轻了一些煎熬。</p>

    “阿姨,你女儿现在的病情怎么样?”张凡问道。</p>

    “医生今天上午说,我女儿恢复得非常好,再过一个星期,就可以下地活动了。”</p>

    “噢,恢复得很快。”</p>

    “你知道吗?我听医生说了这个好消息,心里像开了花一样。”</p>

    “当然,当妈的心情,我能理解。”</p>

    “小张,我女儿的命,是你拣回来的。不管我们家老卜承认不承认,我是感激你的。”</p>

    “我也就是举手之劳。”张凡谦虚道。</p>

    “上回老卜对你这个救命恩人没有做到应有的谢意,我今天请你来,一来是请你给我看病,二来也是为了借机感谢你一下。”</p>

    周韵竹说着,拿出一张卡,“这里是十万块钱,既是感激费,也是你今天的诊费,请你收下。”</p>

    十万?</p>

    张凡心中一惊加一喜。</p>

    果然是贵妇人,出手就是大方。</p>

    “周姨,这……太多了吧?”</p>

    “不多。我女儿的命值多少钱?”周韵竹一边说,一边抓起张凡的手,把卡塞在他手里。</p>

    她的声音又嫩又娇,再加上她说话时身体前倾,一股清淡的香气扑面袭来,张凡的骨头差点软掉一半。</p>

    微微摇了摇头,他尽量使自己头脑保持清醒。</p>

    不行,我得观察一下,她究竟想干什么。</p>

    张凡悄悄祭出神识眼。</p>

    神识眼能看见肉眼看不见的神魂之气。</p>

    张凡第一眼就看出周韵竹瞳仁里透出一股迷离的眼神。</p>

    这种眼神张凡是熟悉的:涵花每每在夜幕降临、两人之前,眼里就透出这种勾魂的眼神。只不过桃花是显示在脸上的,而周韵竹是深藏在瞳仁里的。</p>

    还有,周韵竹小巧的鼻尖之上已经泛起微微的桃红。</p>

    “九阴医谱”上曰:“妇人情之所致,腮红似秋桃。”</p>

    用现在医学的解释就是雌性激素分泌旺盛,导致心跳血流加速。</p>

    难怪她一边说话,一边把身边向张凡这边靠,几乎挤到了张凡的腿边。</p>

    “我是医生!”</p>

    张凡在心中再次念叨了一遍,长长呼一口气,以此来控制自己。</p>

    对于身边周韵竹这枚流蜜的桃子,张凡本能地产生一种咬上一大口的想法,使用了这种长呼吸的办法,他勉强能够使自己不失控。</p>

    “小张……”周韵竹欲言又止。</p>

    “周阿姨,你有话不妨直说,我今天就是来给你治病的。”</p>

    “……你会看……妇科吗?”</p>

    周韵竹轻柔说着,身体又向张凡这边靠了一寸,似虚似实地把肩部靠在张凡左臂上,有如蜻蜓点水,拂一下,马上又离开一寸,惹得张凡内中又是几下狂跳。</p>

    妇科?</p>

    妇科乃是本村医的专业特长呀!</p>

    张凡终于安下心来,本来他担心周韵竹有什么怪病,怕自己治不了。</p>

    妇科病嘛,不在话下。</p>

    《玄道医谱》中的“九阴医谱”专门叙述了数十种妇科疾病的诊治秘术,张凡这些日子反复研读,已然是熟记于胸了。</p>

    只是没有临床应用过,如今周韵竹主动提出妇科问题,张凡禁不住产生一试身手的专业技痒。</p>

    “可以,妇科我是研究过,只是临床经验还不是十分丰富。”</p>

    张凡淡淡地说,保持着一个医生应有的矜持和镇定。</p>

    “小凡——”周韵竹忽然改了称呼,不叫“小张”了,“那……你快给我看看吧,我现在神志不宁,心绪烦乱,坐立不安,吃饭打膈,睡觉做梦,心里……不,身体里总好像缺点什么似的。”</p>

    她声音短促而轻柔,眼睛里情意闪闪,看着眼前张凡英俊的身架,几乎就要扑上来给张凡一个拥抱。</p>

    而她的话语虽然像深闺妇人的苦闷倾诉,事实上却能句句打动男性的虚弱之处,使男性产生惜花怜玉的同情之感。</p>

    张凡此时只要稍微松动,哪怕是眼神里露出一丝表示,她就会不顾一切地扑身而上。</p>

    不行,不行,我是来出诊的医生,不是被富婆花钱叫来的鸭子。张凡这样告诫自己。</p>

    为了扭转局势,他把话转向妇科疾病上面来:</p>

    “周姨,你这是体内阴阳不调所致。”</p>

    “阴阳不调?”</p>

    “大凡女子阴阳不调,多由寒热内症所致,而内症必有病灶。”</p>

    “病灶?我身上有病灶?在哪里?”</p>

    “难道你没感觉到体内哪里疼痛么?疼痛的地方必是病灶所在。”</p>

    周韵竹岂能不知道张凡这段话是在故意装糊涂?</p>

    不过,她并不死心,进一步的举动更加直接而大胆:</p>

    “小凡,经你这一提醒,我想起来了,我这里经常隐隐地痛。”</p>

    她一边说,一边抓起张凡的手,扯过来往自己上摁。</p>

    张凡没有料到周韵竹来这招,猛不防被她把手抓过去,差点就攀上高峰。</p>

    他感觉全身如同快要掉进钢水沸腾的炉子里,猛然一惊,缩回自己的手,才避免局势进一步恶化。</p>

    “小凡,你看,就是这里,”周韵竹指着,“早晨睡醒觉时经常疼。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就给我摸一下呗。”</p>

    虽然周韵竹被张凡抽出手之后,稍显尴尬,但心热情动,她难以收手了。</p>

    “周阿姨,你有所不知。我们中医向来讲究看气色,听声音,问病情,切脉象,简称望闻问切,这四大诊断手段里,没有摸这一项。所以,我还是先给阿姨号号脉吧。”</p>

    号脉也是摸嘛!</p>

    周韵竹微微一笑,马上伸出细白的手,放到张凡手里。</p>

    张凡左手握住她的玉腕,伸出右手食指和中指,二指并拢在一起,轻轻搭在关、尺、寸三处,细细地切她脉象的波动。</p>

    周韵竹微闭眼帘,把目光落在张凡的手上。</p>

    这个脉象切得时间很长,足足有十分钟。</p>

    张凡放开了她的手,正襟危坐,进入了深思。</p>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