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52章美容院有这业务

    周韵竹见张凡如此,心中掠过一阵不祥之感,惊惧问道:“小凡,我得的什么病?”</p>

    “还不能确诊。www..com”张凡脸上写着一层困惑。</p>

    “小凡,你医术那么神,也不能确诊么?你是不是在瞒我?难道,我得了什么……大病?”</p>

    周韵竹声音微颤,受恐惧冲击,胸中先前那些荡漾的春风情怀,被清扫得落花流水。</p>

    张凡低首细看她的脸,“请问阿姨今年芳龄——”</p>

    “芳龄?芳龄早成历史了!”周韵竹嘴角现出一抹苦笑,道,“上个月十号,过了四十岁生日,哪还有芳龄!”</p>

    声音幽幽怨怨,充满自嘲。</p>

    刚才被张凡一再拒绝,她对自己的年龄产生了一种不自信、甚至自卑:毕竟四十了,人家小鲜肉看不上我喽!</p>

    “结婚多少年了?”张凡又问。</p>

    “二十年了。”</p>

    “孩子呢?”</p>

    “只有我女儿一个,她今年二十。”</p>

    张凡不太相信地摇了摇头,问:“你女儿是你亲生的?”</p>

    “是呀?”</p>

    “没错?”张凡深度疑问。</p>

    “没错。不是说嘛,妈妈都可以确定孩子是否亲生,而爸爸则不能。”周韵竹想小小地幽默一下。</p>

    “阿姨……我是医生,你可要对我说实情。我根据实情,才好做出正确的诊断。”</p>

    “我说的是实话。”</p>

    “你真的生过孩子?”</p>

    “当然了。我二十岁生我女儿时,在医院生了两天才生出来,差一点就做剖腹产手术,后来总算顺产下来了。你不信的话,看看我腹部妊娠纹……”</p>

    周韵竹一边说,一边撩开前襟,然后再掀开里面贴身的小吊带儿,亮出平平白白的腹部。</p>

    张凡如同被闪电晃了眼睛,心中一热,蜻蜓点水般地瞄了一眼:</p>

    二十年过去了,何况当时她年轻,恢复得好,小腹那里白白平平的,只有极为细小的妊娠纹的影子!</p>

    他马上把眼光移开到别处,脸热心跳地道:“我相信了,我相信了。”</p>

    “这……和我的病有什么关系吗?”</p>

    张凡睁大眼睛看着她,想说,却又不好意思说,窘得直搓双手。</p>

    憋了老半天,终于吭吭哧哧地把话说了出来:“阿姨,你身体里有个现象我十分不解。”</p>

    “现象?不解?”</p>

    “你既然结婚二十年了,还顺产过孩子,你……唉,这话我怎么问呢……”</p>

    “跟阿姨还有什么不能问的,阿姨把肚子都亮给你看了,你还有什么不好意思问的?直接问吧。闪舞小说网www..com”</p>

    “那,阿姨可不要怪我呀。”</p>

    “不会。”</p>

    “阿姨,你怎么可能是呢?”</p>

    这一问,周韵竹的脸上是彻底绯红了。</p>

    她手捏衣角,深深地低下头。</p>

    “阿姨,我没有说错吧?”</p>

    周韵竹轻轻点了点头,过了好久,才颤声道:</p>

    “我说了,你可别笑话我呀。”</p>

    “阿姨,我是医生,病人向我介绍症状,我怎么会笑话?你不是把肚子都亮给我看了吗?还有什么怕我笑话的?”</p>

    张凡也小小地幽默一下,为了鼓励她。</p>

    “你真坏,我说你要笑话我嘛。”周韵竹嗔道,一边把吊带往下拽一拽,挡住脐部,道:</p>

    “是这么回事,半年前,我去一家美容院做深度美容,美容师跟我说,把膜补了,能恢复少女的自信。”</p>

    “有这么恢复自信的吗?”</p>

    “美容师还说,也能让老公回忆起最初的那次,从而留住老公的心。”</p>

    “啊?没想到美容院有这业务!”</p>

    张凡轻叹道。</p>

    “我经不住劝,就……就把膜给补了。”</p>

    原来如此!</p>

    张凡不禁用左手摸了一下自己的右手:我的神识小妙手越来越神奇了!</p>

    刚才在号脉时,神识小妙手体察到了周韵竹脉象中的脉博。</p>

    尽管是后补的,但它在脉象中产生的微弱变化,竟然也被神识小妙手给捕捉到了。</p>

    小妙手呀,你是越来越妙了!</p>

    “你切脉切得真准,连这个都能切出来!”周韵竹害羞地赞美道,“你是怎么切出来的?”</p>

    “是这样,你的膜虽然是后天人工修补的,但人体经脉是一个整体互动系统,身体上任何微小的变化,在脉象上都可以或多或少体现出来,我切脉时注意到了这个变化。”</p>

    “中医真是太神奇了。”</p>

    “不过,阿姨,我还有一句不该问的话。”</p>

    “请讲。”</p>

    “你老公卜先生是不是身体有什么毛病,未与阿姨同床?否则的话,为何阿姨补膜半年有余,竟然未破?”</p>

    “唉!他没病。反而是阿姨人老珠黄了,没人想多看一眼,肯定要成老了。”</p>

    周韵竹的声音幽怨深长,既像是埋怨老公,更像是在哀怨眼前的张凡。</p>

    张凡不禁一阵同情:对于四十岁如虎如狼的年纪来说,周韵竹补膜后半年仍然完好如故,说明她老公已经把她打入冷宫。</p>

    难怪她产生那些焦虑燥动的症状了。</p>

    不过,周韵竹即使这样焦虑燥动,也没有去找别的男人,保持洁身自好,可见她性情品格是很严谨的,唯独对张凡情有独钟。</p>

    张凡想到这里,不禁对周韵竹增加了几分敬意和好感。</p>

    “阿姨别这么悲观好不?在我眼里,阿姨就很美。”</p>

    “我美?你再说一遍?”</p>

    女人对于赞美,总是孜孜不倦的。</p>

    “阿姨不但皮肤白,手感细腻,体形保持得也跟二十多岁的小媳妇差不多。”</p>

    “真的?你是不是看我有病,用这话来安慰我?”</p>

    “我说的是实话。你没有什么具体的大病,只不过神思疲劳,导致阴阳不调,情绪燥动而己。我给你针灸一下,马上就会好了。”</p>

    “好吧,我听你的。”</p>

    “那,我们现在开始,你躺下吧。”</p>

    周韵竹顺从地仰面躺在沙发上,问:“扎哪儿?”</p>

    “我给你上一副调节阴阳的套针,是属于医圣七星针法中比较温和的针谱。总共七针,双足心、双手背各自一针,腹部三针,组成七星针谱。”</p>

    听说要在腹部扎针,周韵竹脸上羞色纷飞,双手不自觉地遮在腹部,“那……需要解开裤带?”</p>

    “是的,”张凡肯定地点点头,“当然需要。”</p>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