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53章疑案

    “那有多难为情呀!”</p>

    周韵竹刚才亮出妊娠纹时,毕竟只是撩开衣襟,而且时间挺短,基本属于昙花一现,然后就盖住了,张凡也仅来得及惊鸿一瞥。www..com</p>

    现在竟然要在张凡面前裤带彻底袒露,这令她还是有些不好意思。</p>

    “我是医生!”张凡轻轻劝解道。</p>

    “嗯,知道……可是……”</p>

    “那你总不能让我隔着衣服针灸吧?”</p>

    周韵竹双手捂住脸面,小声地道:“那……你自己看着办吧。”</p>

    叫我自己看着办?</p>

    唉,这是叫我代劳呀!</p>

    张凡没办法了。</p>

    遇到这么尊贵的重要患者,开出十万元诊费,我就代劳一下帮她褪下裤子也属于合理服务范围之内吧。</p>

    有钱人就是任性,什么事都可以让人代劳。</p>

    张凡苦笑着摇了摇头,轻轻伸出手,揪住她那漂亮的鳄鱼皮编花腰带,轻声道:“阿姨,那么,我它?”</p>

    “别问了,怪羞人,你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吧!”</p>

    周韵竹双手已经顾不得捂了,紧紧地遮住绯红的脸,一扭头,把头转到另一边,身体却是顺从地平摊开,显然是默许张凡解裤带了。</p>

    张凡轻轻把裤带扣子松开几扣,将两个拇指嵌进色松紧带内,连腰带、小内一起往下褪一点点,以便于露出相关穴位。</p>

    周韵竹随着张凡的动作,身体一紧,不由自主地踡起腿来。www..com</p>

    张凡知道她这是神经条件反射式的肌肉紧张所致,因此用双手给她摁了摁腿上的肌肉,使她神经松驰一些。</p>

    然后轻轻往她两只膝盖上一摁,顺利露出那几个要下针的穴位。</p>

    “别再往下了!”周韵竹捂着眼睛,小声劝阻道。</p>

    “要针灸的穴位已经完全出现了,就这样好了。”</p>

    张凡说着,然后找准穴位,在腹部提托、气海和外陵三穴位下了三针。</p>

    “疼吗?”</p>

    “还可以忍受。”</p>

    “我怕你疼,用的是浅式针法。”</p>

    接着,又在手脚八邪和液门穴上各下两针。</p>

    四针加三针,形成七星针谱。</p>

    针刚刚下完,只见周韵竹脸色已经不像刚才那么绯红,气息平缓了很多,眼神失去了那种渴望的神色。</p>

    双方都暗暗松了一口气:不该发生的,总算没有发生!</p>

    而对于张凡来说,也可以庆幸“虎口逃生”了。</p>

    周韵竹冷静下来之后,道:“小凡,刚才……阿姨有些唐突,让你见笑了,你不会认为阿姨是个随便的人吧?”</p>

    “不会的,像阿姨这个年纪,半年没过兴生活,真可以说……太不容易了。”</p>

    张凡的话,使周韵竹感到自己是个穷人,而张凡是个富翁。</p>

    “没事了,好在我给你下了七星针之后,阴阳调和,一切都没事了。”</p>

    周韵竹点点头,心中不免产生一丝担忧:“那……以后阿姨会不会变得兴冷淡哪?”</p>

    “不会的。我在下针之时,也考虑到了这点,所以十分深度我只下了三分,这样的话,针效只能持续一个月左右。”</p>

    “一个月?”</p>

    “对。一个月后,周阿姨仍然可以享受鱼水之欢情,不会耽误事的。”</p>

    周韵竹听了,心中一松,但马上又叹了一口气,“唉,按我现在的处境,你不如给我扎到十分深度,让针效持续二十年算了。”</p>

    张凡不便说什么,只是轻轻给她按摩肩部,帮助舒畅的经络,一边把话头:“周阿姨,你女儿长得很清秀,像你。卜董事长很帅气。”</p>

    周韵竹含笑问:“你的意思我懂,你是不是看出我女儿跟我老公长得不像?”</p>

    “算是吧。”</p>

    “卜董事长不是我女儿的亲爸。她亲爸多年前就失踪了。”</p>

    “失踪了?没报警?”</p>

    “当然报了。”</p>

    “警察局没有找到一点线索?”</p>

    “线索倒是有一些。录像显示,他失踪之前走进了一家停车场,然后再也没有出来。”</p>

    “死在停车场?”</p>

    “警察在停车场找到半只被猫咬过的耳朵,经dna检验是我老公的。”</p>

    张凡手上一抖,后背直冒凉风,腋下顿时汗津津的,说不出话来:</p>

    太可怕了!</p>

    掉了半只耳朵?</p>

    而且是猫咬的!</p>

    天下之事真有如此巧合?</p>

    当时,张凡在钱亮豪宅里替钱蕴驱鬼,那天深夜,那个鬼也是这么跟张凡说的。</p>

    难道,那鬼竟然是周韵竹的前夫……</p>

    “你怎么不说话了?”周韵竹问。</p>

    张凡手心手背都是汗。</p>

    担心周韵竹觉出他的手在抖,他收了手不再按摩,问道:</p>

    “你老公很瘦吧?”</p>

    “嗯。怎么?你认识他?他没死?”</p>

    “哪里哪里。我是从你女儿的体型上猜测的。”</p>

    “噢,吓我一大跳。”</p>

    “他对你很好吧?”</p>

    “他人很好,老实又善良。对谁都好。他失踪后一个月,八十岁的老公公就去世了,我婆婆哭瞎了眼睛,一年后也走了……唉。”</p>

    周韵竹眼泪慢慢地流了出来。</p>

    “他失踪之前,是不是有人在追求你?”</p>

    周韵竹震惊了:“你,你怎么知道?你是不是有线索?”</p>

    “我瞎猜的。”</p>

    张凡明白,不管怎么样,在钱亮家里看见那个鬼的事情,不能透露出来。</p>

    “猜的?”</p>

    “是猜的。”</p>

    “你骗我!”</p>

    “我……”张凡被点破心机,不觉尴尬无语。</p>

    “我知道你心里在怀疑什么!”周韵竹大声道。</p>

    “你别瞎猜,我什么也没怀疑。”</p>

    “不,”周韵竹几乎要欠身起来,但被张凡按住,重新躺下。</p>

    “你是在怀疑卜兴田。”</p>

    “你……你怎么猜到的?”</p>

    张凡这样说,几乎就是承认了自己在怀疑卜兴田。</p>

    “因为我一直有这个怀疑,不过,我不敢透露半点出来。若是他知道我在怀疑他,我和女儿都活不到今天。”</p>

    卜兴田,张凡看得出来,是个狠人。</p>

    他如果当年能杀人夫夺,如今也完全可以做出杀妻灭口的事来。</p>

    张凡不再说什么,周韵竹也不说了。</p>

    两人默默相对,心里的话都在眼神里交流了。</p>

    过了半个小时,看看时间到了,张凡拔下银针,站了起来。</p>

    “得回去了。”</p>

    周韵竹还没有享受够张凡的按摩,便求他坐下,又按摩了半个小时,这才舒服地坐了起来,从怀里掏出一张卡,递给张凡:“拿着!”</p>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