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59章暗杀

    小男孩突然身体一偏,直直地摔倒在人行道上。闪舞小说网www..com</p>

    好险!</p>

    张凡快步走过去。</p>

    只见小男孩躺在地上,全身抽搐,口吐白沫。</p>

    那个男子扑过去,抱起小男孩,急切叫道:“小勇,小勇……天哪,又抽了!”</p>

    作为医生,张凡职业的本能驱使他想忙施救。</p>

    “这位,需忙不?”</p>

    男子抬头,没好气地道:“帮忙?要是有人能帮上忙就好了。”</p>

    “孩子经常抽风吗?”</p>

    “癫痫!三天抽一回,抽起来就是这个样子,吓死人了。”</p>

    “没去大医院看看?”</p>

    男子怀疑地扫了张凡一眼:“你问这么多干什么?”</p>

    “因为我看出这个孩子不是癫痫。”</p>

    “不是癫痫是什么。”</p>

    “是阴病!”</p>

    张凡此时已经从小男孩的前额上看见一缕常人看不见的阴气,而在这阴气之中,时隐时现地,有一张狰狞的骷髅脸,而从骷髅的眼眶里,慢慢地往外滴血……</p>

    这正是《玄道医谱》“鬼病录”中所说的“三压症”之一。</p>

    三压症乃是鬼压床、鬼压头和鬼压脚。</p>

    而小男孩得的正是三压之中最危险的鬼压头:有一个阴魂,居住在他的大脑里。</p>

    如果不及时驱走阴魂,一般活不过两年。</p>

    “阴病?”男子半信半疑。</p>

    “是的。这病不需要吃药,只要把他身上的邪毒驱散,他立马就好。”</p>

    张凡即使没直接说阴魂,只含糊地说了“邪毒”,也还是引起男子的反感,认为张凡是一个行走江湖的神棍。</p>

    他狠狠地白了张凡一眼,道:“我是国家干部,受过高等教育,你这套江湖最好去骗骗没读过书的人才好。”</p>

    张凡弄了个大没趣,双手一摊,“我只是看孩子这么小,怪可怜的。”</p>

    男子反而提高了声音:“我烦着呢,离我远点!不然我叫你吃苦头!”</p>

    张燕跑过来,拉着张凡便走,一边劝道:“哥,你把自己当雷锋,人家把你当粪坑!何必呢!以后少管别人闲事。”</p>

    张凡不断回头看着小男孩,心中十分不忍,唉,挺好个孩子……</p>

    张燕不由分说,生生地把张凡拽回到车上。</p>

    开车送张燕回到江清大学,张凡和涵花刚要出城,忽然手机响了。</p>

    一看号码,心中格登一下。</p>

    他万万没有想到打电话的竟然是孟三的夫人。闪舞小说网www..com</p>

    上次贺峰潜逃之前,前来找张凡,捎来了孟三从拘留所带出来的嘱托,托张凡照顾看好自己的妻子。</p>

    张凡事后打过一次电话问候孟夫人,双方在电话里客气了几句,但并没有实质性的交往。</p>

    今晚孟夫人突然打电话来,看来,一定是遇到什么大事了。</p>

    “孟嫂,我是张凡,你好吗?”</p>

    孟夫人那边还未说话,“呜呜”地先哭了起来。</p>

    “孟嫂,到底出了什么事?”张凡已经有一种不祥的预感。</p>

    “你孟哥……他……他走了!”孟夫人泣不成声地说。</p>

    “啊!”</p>

    张凡一惊,手中的方向盘一偏,汽车差点撞到路边一棵大梧桐树上。</p>

    “到底怎么回事?孟哥不是在押吗?”张凡停下车,急切问道。</p>

    “你抽空来一趟吧,见面再细说。”</p>

    “好,我正好在城里,你在家等着,我马上过去。”</p>

    张凡本来打算带涵花一起去,忽然觉得毕竟是丧事,涵花与张凡天天睡一个被窝,不知此时是否双身子,万一已经怀了孕,沾了丧事的恶气不好。</p>

    于是,便给涵花打了个出租先回张家埠,而他自己开车来到了孟家。</p>

    孟家在城郊,一处深宅大院,高高的院墙,院墙上拉着电网,看起来既森严又威风。</p>

    保姆出来开大门,张凡随保姆绕过长长的檐廊,拐过一个荷花池,来到后院一个幽静的小院里。</p>

    一张圆茶桌摆在丁香树下,孟夫人坐在桌前,一身皂色服,左前胸峰高点之处别着一朵小白花。</p>

    大约有三十岁出头,长得小巧柔顺,修短合宜,五官招人喜爱,尤其是从皂衣深开领处露出的奶油般的肌肤,可以猜出这是一个女性气十足的迷人女子。</p>

    因为张凡要来,孟夫人早已经沏好了香茶等待他。</p>

    见张凡跨进小院,她忙站起来身来,腰肢款款迎上来,一身香气,泪光闪闪地握住张凡的手,未语先哽咽:</p>

    “张先生,老孟他……三天前去世了。”</p>

    “怎么可能?我孟哥身体棒得像牛,怎么突然说没就没了?”</p>

    “他们说,他是急性心梗。”</p>

    “心梗?以前孟哥有过这病吗?”</p>

    “没有。你孟哥以前心脏没问题,可是,现在法医已经下了定论。”</p>

    “法医下了定论?引起心梗的原因本来有很多,这些原因都一一排除了么?孟嫂,你不觉得这事有些蹊跷吗?”张凡怒气冲冲。</p>

    “我心里比你清楚。”</p>

    “直说。”</p>

    “老孟是被人暗算了。”孟夫人说毕,捂住脸,泪水从指缝中流了出来。</p>

    张凡不知如何安慰,只好愣愣地站着。</p>

    过了几分钟,见孟夫人情绪平静下来,张凡才问道:</p>

    “嫂子,你是否了解一些内情?快告诉我,我要替孟哥报仇。”</p>

    张凡对孟三一直怀有感激之情。</p>

    在拘留所里是孟三使得张凡免于吃苦,在张凡遇到困难、妹妹无法上大学之际,孟三主动提出资助,虽然张凡并没有接受资助,但孟三积极帮他推销益元药酒,使他跨过了那道坎儿。</p>

    雪里送炭之情,让张凡难以忘怀。</p>

    孟夫人掏出手绢揩干眼泪,然后请张凡坐在桌前,一双白白的玉手捧过茶杯,柔声道:“张先生请先用茶,我慢慢跟你说。”</p>

    张凡一边呷着香茶,一边听孟夫人讲述。</p>

    原来,孟夫人在丈夫所在的拘留所里埋伏一个线人,孟三出事后,线人向她透露,就在孟三猝死的前夜,拘留所突然进来一个嫌犯,住在孟三同一监室。</p>

    当天夜里,监室里的人犯正在睡觉,猛然听见孟三嘶听,大家被惊醒时,发现孟三捂着胸口挣命,而新来的那个嫌犯则站在孟三的床前。</p>

    据那个嫌犯自己说,他听见孟三叫唤,才过去看看。</p>

    有一个嫌犯悄悄向线人反映,那天晚上他失眠没有睡着,看见新来的嫌犯悄悄走到孟三床前,对睡梦中的孟三胸口摁了一下,估计是用强大内功将孟三心脏击得骤停了。</p>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