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60章恶恶联手

    “知道不知道那个嫌犯的名字?”</p>

    张凡把茶杯往桌上猛然一顿,怒发冲冠地问。闪舞小说网www..com</p>

    “名字不知道,因为他已经被释放了。好在线人趁他离开拘留所时,用手机偷偷拍了一张照片,并且已经传给我了。”</p>

    孟夫人说着,掏出手机,找出一张照片。</p>

    张凡打眼一看,画面上那人一脸横肉,三瓣豁嘴,表情特别像野狼!</p>

    “夫人,我认识这个人!”张凡道。</p>

    “啊?你不会看错吧?”</p>

    “没错,我绝对没看走眼。不久前,他受江清县城古趣堂老板的指使,在县城外公路上截我,被我打了一顿。”</p>

    “噢,还能找到他不?”</p>

    “让我想想办法,应该会找到他的。他是豁嘴,特征太明显,这注定了他要倒霉!”</p>

    张凡大声说着,随即抡起拳头,砸在茶凡上。</p>

    茶杯被震得跳了起来,而拳头砸过的地方立即塌陷一个坑。</p>

    孟夫人眼中一惊,羡慕崇拜之情油然而生:面前这个帅男竟然是身藏绝技。</p>

    她心中不禁一动,心跳骤然加速,脸上也掠过一丝灼热,好在太阳已经落下,光线有些昏暗,没有被张凡发现她脸红了。</p>

    “我不希望你冲动,你只去调查一下这个杀手的情况,为将来走法律途径做准备。闪舞小说网www..com千万别打人,那样会惹事的。”</p>

    孟夫人本想请张凡去调查这个豁嘴,顺便收拾他一顿,出出心中的怨气。而张凡一个动作,在她眼里特别英俊帅气,震撼到了她的心灵,她忽然对张凡产生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担心他惹火烧身陷进去,所以瞬间改变了初衷。</p>

    “好吧,我明白,我会掌握分寸的。”</p>

    张凡见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初次见面,不宜坐得时间太久,便起身告辞。</p>

    孟夫人拿出一只大信封,塞在张凡怀里:“这是一点车马费,你先拿着。”</p>

    张凡推却道:“孟嫂,孟哥的事就是我自己的事,收钱就俗了。”</p>

    孟夫人正色道:“你如果推辞,豁嘴这件事我就找别人去做了!”</p>

    张凡只好把钱收下,道:“孟嫂,你太客气了。”</p>

    孟夫人忽然脸上一变,此前脸上的那种矜持的尊严忽然褪去,现出一副邻家女孩的温柔,轻声道:“以后别管我叫孟嫂。你孟哥没了,你一提孟嫂,我心里不是滋味。我叫林巧蒙,以后你就叫我蒙姐吧。”</p>

    “蒙姐你留步,我走了。”</p>

    张凡钻进车里,开走了。</p>

    从后视镜里发现,林巧蒙站在大门口向这边招手,暮色里,天空的的晚霞把她娇小的身子映上一层深桔色。</p>

    张凡心中不由得一阵酸楚:可怜的女人!</p>

    我能帮她十分,一定不帮九分,这样才对得起九泉之下的孟哥。www..com</p>

    想到这里,张凡不禁一打方向盘,朝着江清县城方向开去。</p>

    张凡来到古趣堂门前时,时间是晚九点半。</p>

    古玩一条街上灯火通明,游人如织,一派繁荣。</p>

    从门外向里面看,古趣堂里有好几个顾客,庞老板正满脸笑容地跟一位大老板模样的人谈论一幅古画。</p>

    “嗯!”张凡昂首迈进店里,大声咳了一下。</p>

    庞老板此时与大老板的交易马上就要成交了,猛然见张凡走进来,不由得脸色苍白,惊愕地张大嘴:“你——”</p>

    张凡双手叉腰,脚下轻轻一跺!</p>

    “扑!”地一声。</p>

    脚下的方形青砖碎成几块,并且塌陷进去一个脚窝!</p>

    “啊!”</p>

    店里的所有人都呆住了,看着张凡脚下的碎砖:</p>

    这是什么功夫?</p>

    “姓庞的!”</p>

    张凡怒吼一声,劈手抓住庞老板的衣领,反腕一拧,杀猪一般摁在地上,一只脚踏住。</p>

    庞老板面如土色,嘴角冒出白沫,颤抖求饶:“先生饶命!”</p>

    店内的顾客纷纷议论:</p>

    “仇家寻上门来了!”</p>

    “八成是卖假货坑人了吧?”</p>

    “看来,这家店不可靠。”</p>

    那个大老板把手中的古画往柜台上一扔,道:“拉倒,不买了!”</p>

    张凡鞋底在庞老板脸上碾了两下,立即碾得血肉模糊:“豁嘴在拘留所干的事,是你指派的?”</p>

    “冤枉!”</p>

    “那是谁?你不指出人名来,就是你!”</p>

    “我哪敢干暗杀的事呀!”</p>

    “看看,你已经知道暗杀发生了,还嘴硬!”</p>

    张凡把脚稍用力一踩,庞老板脸上立即变形,要窒息了。</p>

    “快说,不说马上送你去警察局!”</p>

    庞老板的老爹曾经告诫他:社会上有三种人不能惹:一是厌胜盅师,二是黑大佬老,三是武者。</p>

    眼前这个姓张的属于第三种人。</p>

    再者说,如果张凡的真把他送到警察局,那么他以前指使豁嘴干的那些坏事恐怕全都要露出馅儿来!</p>

    “我说我说,”庞老板眼里冒出恐惧,生怕张凡一脚踩碎他的脑袋,“豁嘴这次真不是我指使的,我听说是江清城里由氏集团花钱雇的。”</p>

    “由氏我知道。除了由氏,还有谁?”</p>

    “还有……我不敢说呀!说了脑袋搬家呀!”</p>

    既然有由氏参与这事,那么,另外一家参与者肯定是天际集团了!</p>

    “不说,脑袋现在就搬家!”张凡脚下一用力,庞老板的脸立即变形。</p>

    “是,是天,天际集团。”</p>

    果然没错!</p>

    卜兴田和由英恶恶联手,搞到一起去了。</p>

    “还有,豁嘴在哪里?”</p>

    “他没家没业,居无定所,一般在县城洗头一条街那一带混。”</p>

    “别跟我耍滑头!”</p>

    “我起誓:我要骗你,叫我‘打膈心梗,放屁撞车’!”</p>

    张凡把脚从他脸上移开,道:“我先相信你一次。不过我警告你,以后做生意时再敢欺骗百姓,我叫你这古玩店分分钟变拆迁现场!”</p>

    “不敢,再不敢了。”庞老板从地上爬起来。</p>

    张凡出了县城,开车回到张家埠村。</p>

    涵花已经熟睡,张凡轻轻,钻进被窝,搂着她温热喷香的身子,把鼻子凑在她的柔发里,深深地吸着发丝里散发出来的女人香,心里道:什么周韵竹、林巧蒙,什么钱蕴、乐果西施,都是浮云,还是我的涵花姐最好。</p>

    第二天一早,张凡给钱亮打电话,要他帮忙侦查豁嘴的行踪。</p>

    钱亮地面很熟,过了不长时间,就给张凡回话了。</p>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