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64章蛇冤

    “这个盘龙浮雕是后来弄上去的吧?”</p>

    “是的。最初只有两根柱子,后来才镶嵌了这两条虬龙。”</p>

    “冒昧地问一下,自从有了这两条虬龙浮雕,家里是否有人经常肚子疼?”</p>

    赵院长浑身一紧,表情现出极度惊诧之色:“张神医怎么知道?”</p>

    “且不要问我怎么知道的,你只回答有没有?”</p>

    事实上,张凡刚才已经用神识眼发现了虬龙上的问题。</p>

    “确实如此。有人跟祖父说,门前柱子盘龙,后人成龙成凤,这浮雕是半年前贴上去的。大约是贴上去一两个星期吧,有一天,我儿子和我爸肚子剧疼,起先以为是肠梗塞,到医院检查后,没发现问题。怀疑是蛔虫闹腾,吃了打虫药,打下两根蛔虫。我一直奇怪,一两根蛔虫能闹得肚子那么疼?而且是两人一起疼!诡异不?从那以后,家人经常肚子疼。”</p>

    张凡点点头,“这就对了。”</p>

    “请神医明示!”赵院长求知若渴地请教。</p>

    “你家里是不是有人经常打蛇?”</p>

    “是的。爷爷每年春天打几条蛇来泡酒。”</p>

    “事情是这样的,这两条虬龙本无害,象征寓意也很好,问题出在被打死的蛇身上。它们本来在山上生活得很好,被你爷爷抓回家,活活地摁在酒里呛死泡死,死得够惨!它们死后,奇冤蛇魂无所寄宿,恰遇到这同属物种的虬龙,便附于虬龙之上,聚集成邪崇,而蛔虫与蛇龙本是同属,蛇邪之气弥漫此宅,宅主人肚内蛔虫、钩虫等受蛇邪激励,格外凶残,于是便发生孙悟空在铁扇公主肚子里大闹的剧情来。”</p>

    “啊呀,张神医,你……太神了!多亏你今天来此,不然的话蛇邪作崇,家人不安哪!”</p>

    “正是。”</p>

    “那么,现在如何驱除蛇邪?”</p>

    “好办。凡天下之蛇,最怕一种东西。”</p>

    “什么?”</p>

    “就是烟袋锅油。”</p>

    “对呀,这个我知道。小时候跟爷爷上山采药,鞋底上要抹上烟锅油,以防被蛇咬!”</p>

    “是的,你可速去抽烟锅的老人家里,弄些烟袋锅油,抹在虬龙上,三日之后,蛇魂全部消散。那时,你再将浮雕全部剥下来扔掉,以免再有蛇魂依附其上!”</p>

    “好的,真是太谢谢了,我下午就办这事。”赵院长兴奋地感叹,问道,“是不是把虬龙搞定,我爷爷的病就好了?”</p>

    “不是。依你所述的症状,你爷爷的病并非由蛇邪引起,应该是另有原因。”</p>

    “噢,还有其它原因?”</p>

    “是的。”</p>

    “那……”</p>

    “见到你爷爷之后,自然明了。”</p>

    进到别墅之内,迎面看见一盆爆开的扶桑和两盆肥叶植物,一个巨大的水族箱里,游动着一条金龙鱼,这几件摆设,有林有水,气氛极为吉祥。</p>

    张凡不禁暗暗赞叹,内心产生一丝羡慕:我也要有这样的别墅。</p>

    客厅里悬挂着七、八幅古画,张凡用神识眼轻轻一瞟,立即发现一缕缕古魂之气!不由得惊叹:七、八幅画,竟然幅幅都是真品!</p>

    回头一想,也是的:赵家世代名医,这些画大约均是祖上传下来的,哪有赝品?</p>

    除了画之外,还有两个古董架,上面摆满了各式古董,大多是小件古玉漆器之类,而最易妨害生人的古床和古箱,却没有见到。</p>

    张凡看了一圈,并未看出任何不妥。</p>

    “家里这些摆设,都是祖上传下来的。”赵院长道。</p>

    “没看出什么问题。这些东西都古朴而正气,并无邪崇在上面。”张凡不禁摇了摇头。</p>

    “那你再看看其它房间吧。”赵院长说。</p>

    这时,朝南的卧室门“吱呀”一响。</p>

    只见一个白面老者缓缓而出。</p>

    此人身形长相与赵院长极为相像,无疑就是赵院长的爷爷赵老中医了。</p>

    张凡走上前,道:“赵老好。”</p>

    赵老爷子打量张凡一下,不由得捋着胡子直点头:“是张医生吧?我听朴通讲过你的医术,很高明,老朽一直想亲眼见一见。今天一见,果然仙风道骨,有医家风范。”</p>

    老爷子说起话来文绉绉的,听起来像古装历史正剧里的对白。</p>

    “赵老先生德高望重,在您面前,我永远是个小学生。”张凡客气地道。</p>

    三人在沙发上坐下,赵老爷子又问道:“听说朴通介绍,你目前在搞基层医疗工作?”</p>

    咱这大华国语就是妙,把人人瞧不起的“小村医”三个字,换成“搞基层医疗工作”,听起来顺耳多了。</p>

    张凡不得不佩服赵老爷子,世世代代传下来的家传路子,即使在访谈之间,也时不时露出家传的底蕴来。</p>

    “我是个村医。”张凡不卑不亢地回答。</p>

    “哦,村医很好。朴通缺乏的就是基层行医经验。”赵老爷子点点头,又问,“听你口音,是江阳本地人吧?”</p>

    “张家埠村。”</p>

    “你家在这住了好多代了吧?”</p>

    “祖辈一直在张家埠居住繁衍,家谱上排了二十几代了。”</p>

    赵老爷子这样问,是有一个原因。前些日子,孙子赵朴通向他说有个会医圣七星针的小村医,在镇卫生院将一个女子起死回生。赵老爷子的祖上曾经遇到过一个姓张的神医,擅使医圣七星针,赵家祖上本来想花重金购买七星针针谱,但那个张中医不知去向了。</p>

    也许,那个张中医并未亡命他乡,而是在本地藏匿起来了,而眼前这个张凡,也许就是那个张姓医生的后代呢。</p>

    如今已经确信张凡会使医圣七星针,赵老爷子怎能不感到振奋?</p>

    赵老爷子听张凡说张家在这一带传了二十多代,暗自在心里盘算着:我祖上遇见那位会医圣七星针的中医,到我这代有五代。眼前这个张凡完全可能是那个神医的后代!</p>

    如果是的话,张凡所用的七星针谱一定是真传!</p>

    不过,赵老爷子与赵朴通商定的办法是循序渐进,眼下,还不是提出购买七星针谱的时机,不可唐突。</p>

    “二十几代了?家学渊源很深哪!怪不得上次在卫生院能起死回生。”赵老爷子轻轻试探一下。</p>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