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67章药引子失效

    张凡见赵院长答应得并不痛快,心里忽然又是一动:</p>

    赵院长实非真诚之人,求他给我办事,他未必真使劲!</p>

    若是不给他缠根线儿牵在我手里,我最后有可能一无所获!</p>

    张凡紧紧握住赵院长的手,道:</p>

    “赵院长能给我办这事,可是帮了我大忙了。闪舞小说网www..com既如此,我还有一句肺腑之言,你们祖孙俩可不要见怪呀!”</p>

    赵老爷子忙道:“不客气,张神医有话请讲。”</p>

    “要讲的,还是关于赵老身体的事。”</p>

    “我的身体?难道,还有病?”</p>

    “不但有病,而且是致命大病。”</p>

    “致命?”</p>

    “对。此前我说过,赵老外上有一颗黑痣。此痣娘胎带来,本无害,只是有碍观瞻而己。但赵老是否留意过,最近此痣黑斑面积急剧扩散,已经扩大一倍了。”</p>

    赵老爷子面色一红,内心惊叹:好毒的眼力!连这个都能猜到!</p>

    “是的。我原以为是老人斑所致,并未在意,张神医可有高见?”赵老爷子露出相当巴结的表情。</p>

    “我观赵老面色,进行分析推论,怀疑那黑斑扩散是癌变所致!”</p>

    “啊?”</p>

    祖孙两人同时惊呼。www..com</p>

    “张神医,你可否给我治治?”赵老爷子惜命,此时失去了平衡,惊慌地道。</p>

    这正是张凡要的效果。</p>

    他摆摆手,笑道:“不急,两年内不会扩散。此时正值秋日,依我之医术,只能在明年开春大地阳气上升之时才能医治。”</p>

    赵院长和爷爷听了,不禁面面相觑,倒吸一口气。</p>

    张凡的推脱,使赵老爷子心急如焚,后悔不己:刚才,孙儿拿出的一千块钱诊费太微薄了!否则的话,张神医不会把事情往明年推。</p>

    想到这里,从怀里掏出一张卡,递给张凡:“张神医,这张卡是我赵记大药房连锁店的消费卡。你如果抓中草药,可去划卡,打五折优惠。”</p>

    张凡也不客气,接过卡道:“我偶尔确是需要一些稀罕草药,卡我就收下了。”</p>

    离开赵家别墅,赵院长开车送张凡回家。</p>

    车子开到镇上的时候,钱亮打来电话,声音听起来亢奋异常:“小凡,益元药酒的事有着落了。”</p>

    “怎么,有人要买?”</p>

    “你上次不是送给我一瓶吗,昨天我给一个巨佬喝了半杯,本来他下面萎了几年了,基本是个废人,没想到,喝了之后,之间,把小三到小五挨个搞掂了。闪舞小说网www..com今天早晨他给我打电话,一下子要订十瓶!”</p>

    “又不是老白干,干嘛一下子要这么多?”</p>

    “管他呢,他要买,你就卖!”</p>

    “那好吧。”</p>

    赵院长在一边听出话味了,笑问:“卖壮阳酒?”</p>

    吸取了一次被药监局查封的教训,张凡掩饰地道:“治腰腿疼的一小方子,不值一提。”</p>

    回到家里,张凡马上研药配方,然后让涵花用唾沫合好药丸晾干,然后配在酒里。</p>

    刚刚把药洒装瓶,张凡忽然手上一抖,叫了一声:“不对!”</p>

    “出什么事了?”</p>

    张凡放下益元丸,上下看着涵花,道:“你跟以前不一样了。”</p>

    “哪儿不一样了?”</p>

    “你的唾沫!”</p>

    “我的唾沫怎么了?”涵花含羞笑道,“你不是最喜欢我的唾沫吗?”</p>

    “我指的是你的唾沫已经不适合配酒了。”</p>

    “为何?”涵花一惊。本来她一直是以自己能帮张凡配药酒而自豪的。</p>

    “你想想,自从我俩洞房之后,你夜夜受我阳气滋润,已然不是了,你的唾沫还能配益元丸吗?”</p>

    涵花猛然醒悟,“对呀!我现在是有老公的女人了。”</p>

    也就是说,益元丸缺了唾沫这味药引子。</p>

    《玄道医谱》上可是明明写着,必须有这味药引子。</p>

    出于侥幸心量,张凡把配好的酒喝了半杯,然后静静等待。</p>

    半个小时过去了,果然什么反应也没有。</p>

    两人面面相觑,不禁苦笑起来:药引子没了,益元药酒也废了。</p>

    张凡拨通了钱亮的电话,歉意地道:“钱叔,真不好意思,缺了一剂珍稀草药,益元酒暂时配不成了!”</p>

    钱亮相当婉惜,直催张凡赶快把草药配齐,大佬那边催得紧,每瓶出价两万。</p>

    张凡情知此事已经不可能了,便推脱道:“那种草药是可遇不可求的,我只能说,我会尽力,但结果如何,我不能确定。”</p>

    钱亮听了,遗憾地道:“那也只好如此了。药酒的事,是你那边出事。红苹果的事,你可不能再让我失望,明天再送二百只来。”</p>

    张凡失望地放下手机。</p>

    涵花低着头,用手捻着衣角,默不作声。</p>

    “小,怎么不高兴啦?”张凡明白涵花的心情,想逗她高兴。</p>

    涵花叹了口气,道:“都怪我,非要把身子给你,这下可倒好,把你的一个大财路给断了。”</p>

    “涵花姐,别这么说。没有你,我就是有再多的钱有什么用?再者说了,良宵一刻值千金,你已经给了我多少次千金了,算得清吗?”</p>

    张凡说着,转身过去闩了医务室的门,回身抱起涵花,走向大床,小声道:“再给我千两黄金吧。”</p>

    涵花是那种一搂一抱就动情的女人,此时也只好闭上眼睛,幸福地责备道:“你也不注意身体,天天要!这事可不能当饭吃。”</p>

    “错!我就是要把涵花姐的身子当饭吃,而且一日三餐。”</p>

    涵花已然是情意迷迷了,任凭张凡摆弄,嘴里喃喃地道:“吃吧,吃吧,姐这一身肉就是给你吃的,恨不得你一天吃姐四餐。”</p>

    第二天一大早,两人起床去苹果园摘了二百只苹果,拿回家挨个摸红了,装在箱子里,开车送到县城。</p>

    从钱亮那里收到了三千元苹果钱,两人很高兴,正准备去一家饭店吃早餐,涵花忽然接到父亲的电话。</p>

    原来,涵花的奶奶病重,特别想见涵花一面。</p>

    涵花从小是奶奶带大的,感情很深,听说奶奶病重,涵花的脸立即苍白了,急得直掉眼泪。</p>

    涵花的家乡水县在邻省,距离江清约有三百公里。</p>

    张凡道:“我们马上赶去吧。”</p>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