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68章邵公公

    张凡加大油门,驱车在高速路上狂奔三个小时,到达了水县县城。www..com</p>

    事情很不凑巧,县城通往涵花家乡刘家庄的公路被洪水冲垮,施工队正在抢修,交通局发出的公告称,最早要明天中午才能通车。</p>

    两人没有办法,只好找了家旅馆住下。</p>

    闲呆在旅馆里无聊,张凡建议去街上逛逛,以此消磨时光。</p>

    涵花听说上街,眼光怪怪地,有些不情愿,但经不住张凡的要求,只好同意了。</p>

    水县是个大县,县城繁华如都市,两人在街上逛了三个小时,给涵花家里人买了一些礼品。</p>

    走出百货商场,张凡抬表看看,到了晚饭时间了,便问:“你想吃点什么?”</p>

    “我没胃口,陪你吃,随便。”</p>

    正好街对有一家“南方菜馆”,门前一个大牌子上写着:“今日特菜:香辣牛肉面。”</p>

    涵花心情不好没胃口,吃点辣的正好可以提提胃口,于是张凡领涵花进了菜馆。</p>

    这个菜馆人流量很大,顾客盈门,高档的装修加上热闹的人气,显得非常火爆。</p>

    服务员清一色白晰苗条的细妹子,身穿紧身红色马甲、包臀短裤,显得十分精神醒目,顾客看了,酒还没喝,就先醉了。</p>

    两人在大厅里转了转,竟然没找到座位。</p>

    这时,一个服务员引领他们来到靠窗的地方等候,待一对老夫妻吃完饭,两人方才坐下。</p>

    张凡不习惯大手大脚花钱,涵花也是没胃口,所以两人只叫了两碗牛肉笋尖辣面,两碟咸菜。</p>

    牛肉面的味道确实不错,尤其是面里的新鲜笋丝,脆而不硬,口感很好,两碟咸菜也是特别地开胃。</p>

    逛了这三个小时,张凡饿了,大口吃起来。</p>

    涵花没心情吃饭,只是用筷头慢慢地挑着面条,一根根地往嘴里吸。</p>

    涵花旁边的一个中年妇女吃完离开不久,服务员引领一个男的走过来。</p>

    “邵公子,真对不起,雅间全订出去了。您只好在这儿将就一下了。”服务员有礼貌地对那男子道。</p>

    那个叫邵公子的猛然坐了下去,大声道:“我们四位!”</p>

    服务员看了张凡一眼,道:“邵公子,这两位客人一会吃完腾出空来,正好四个位子。”</p>

    邵公子斜了张凡一眼,见张凡面前只放了两碟咸菜,便很瞧不起地皱了一下眉,问道:“喂,我朋友马上就到,你什么时候走哇?”</p>

    张凡一听,这话头也太不客气了:我什么时候走,难道取决于你朋友吗?</p>

    “吃完就走。闪舞小说网www..com”张凡哼了一声道,“不过,什么时候吃完,还不确定,这取决于我的心情。”</p>

    被张凡这一句带刺的话刺了,邵公子明显地打了一个嗝儿,转身对服务员说:“菜我先点了,等我朋友到了马上上菜。”</p>

    “您点点儿什么?”服务员满脸谄笑,把菜谱递了上来。</p>

    对于这样的大主顾,服务员非常巴结,因为他们每点一瓶酒,服务员都会从酒厂厂家那里得到一笔“开瓶费”。</p>

    邵公子把手一挥,“我不差钱儿!你看着办吧,挑贵的先点十二个菜,茅台两瓶,罐啤两打。剩下的,我朋友来了之后再点。”</p>

    “好嘞!邵公子,我先给您上一杯珍珠露,一盘腰果,您先打着牙祭儿。”</p>

    服务员说完,眉飞色舞地走了。</p>

    张凡故意放慢吃面的速度,心想:泥马撵我走?找死呢。</p>

    邵公子看了张凡一会,问:“喂,你是外地来打工的吧?”</p>

    “对,你眼睛虽小,但眼力不差。”张凡笑道。</p>

    邵公子讥讽道:“你说你一个打工的,挣点钱容易吗?吃碗牛肉面,到这高档地儿干什么?街头大排档吃一碗得了,省多少钱哪!”</p>

    张凡又是一笑:“看你外表长得不像好人,没想到还挺关心人呢。”</p>

    邵公子又被刺了一句,索性道:“我看这样吧,你们俩这咸菜面条的,看着就让人心酸。不如这样,你们别吃了,马上把座位腾出来,到外面遛遛,两个小时后回来,把我们吃完的这桌打包回去。”</p>

    “真的?”张凡面露惊喜,“不骗人?”</p>

    “不就是一桌剩饭剩菜吗?我至于骗你?不送给你,也是倒泔水缸里喂猪了。”</p>

    张凡摇了摇头,笑道:“不,我不要你的剩菜。”</p>

    “你这人怎么这么不开窃?我剩的盘底,也比你这咸菜牛肉面好吃一百倍!”</p>

    张凡又是摇了摇头,打量邵公子一会,慢慢道:“鬼知道你有没有爱滋病!我怕传染。”</p>

    邵公子被骂得一愣,干瞪眼睛,说不出话来。</p>

    而在此期间,涵花一直深深地低着头,也不动筷子。</p>

    张凡关切地问:“涵花,你吃不下面条,我给你叫杯饮料吧?”</p>

    涵花头也没抬,摇了摇头。</p>

    邵公子转过身来,看着涵花,眼睛顿时放出光来:“刘涵花?”</p>

    张凡这才意识到,涵花早就认出这个邵公子了,因此才低着头怕他认出来。</p>

    涵花躲不过去了,只好抬起头:“邵小龙,是你呀?”</p>

    她的脸上满是尴尬,瞅了邵公子一眼,马上躲开他的眼光,又去看张凡。</p>

    张凡一见这阵势,已经明白了两人之间的关系,笑问:“老同学吧?”</p>

    涵花表情很复杂,轻轻点点头。</p>

    “涵花,他是谁?”</p>

    邵公子把椅子往涵花身边靠了靠,指着张凡问。那表情和口气,好像张凡是外来者。</p>

    “他是张凡。”</p>

    涵花深情地看了张凡一眼,意思是:小凡,你别误会呀。</p>

    “叫张凡李凡不重要,我指的是……他和你……”</p>

    邵公子两根拇指往一起对了对,问道。</p>

    “他是我男朋友。”</p>

    “男朋友?”</p>

    邵公子的脸拉下老长,好像听见出国的农民工领回家个洋模特一样惊讶和不服气。</p>

    “就他……是你男朋友?”邵公子指着张凡,又指了指桌上的两碟咸菜,“你男朋友就请你吃咸菜?”</p>

    “呵呵,姓邵的,咸菜是个好东东,”张凡笑道,“我看你的长相和修养,有浓郁的暴发户特征,估计你爸也是最近几年才发家的,你爸年轻时也是吃咸菜长大的,看你一脸遗传穷相,估计你爸连咸菜也未必吃得上呢。”</p>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