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77章尴尬

    周韵竹伏在他怀里,小鸟依人,额头上湿湿的一层香汗。闪舞小说网www..com</p>

    张凡伸手拉起枕巾,轻轻地替周韵竹擦去脸上和背上的细汗,疼惜地说:“刚才很痛吧?”</p>

    “痛并快乐着!”</p>

    一番风雨滋润,周韵竹简直变了一个人,从一个面带哀怨的美妇,焕然一新成了个快乐的小女孩,调皮地道。</p>

    “韵竹,以后不准再去补什么膜了。”</p>

    “你喜欢,阿姨还要补给你。”</p>

    两人穿好衣服,周韵竹去厨房给张凡热了一杯脱脂牛奶,热气腾腾地递到张凡手中,道:“把它喝了,攒着精神,一会儿还有重要出诊呢。”</p>

    “什么?重要出诊?我没有诊约呀。”</p>

    周韵竹笑道:“小凡,你以为我今天找你来仅仅是为了按摩?”</p>

    “那是为啥?”</p>

    “其实,我今天是替我闺蜜约你。”</p>

    “你闺蜜?”</p>

    “对。小时候我们两家是邻居,一起玩长大的。”</p>

    “你闺蜜得了什么病?”</p>

    “别问,去了你就知道了。”</p>

    张凡赶紧喝完牛奶,坐上周韵竹的宾利车,十分钟后,来到市政小区。</p>

    闺蜜住在一楼一个三居室,两人到来时,她已经站在门前迎接了。</p>

    她看起来三十岁出头,素雅大方,说话分寸得体,一看就是个美丽的知性女子。</p>

    “我叫郑芷英。”她自我介绍道。</p>

    “我叫张凡。”</p>

    周韵竹微笑着补充道:“他是神医。”</p>

    对于神医这个称呼,郑芷英似乎不能接受,轻轻地瞟了周韵竹一眼。</p>

    热恋中的周韵竹并未留意别人看她的眼光,而是骄傲地看了张凡一眼。</p>

    这一眼,被郑芷英看在眼里,她奇怪地想:周韵竹是不是被他拿下了?不然的话,她看他时那眼神,怎么会那么亲昵而撒娇?</p>

    三个人坐下,保姆送上了水果。</p>

    闲聊了一会,周韵竹含笑问张凡:“小张,你给芷英看看,她哪儿不对?”</p>

    张凡抬眼观察一会,问:“我可以给你切切脉吗?”</p>

    郑芷英饶有兴趣地伸出玉腕儿。</p>

    张凡细细切了一会,放开她的手,很干脆地道:“没什么病理性疾病,只是为一件事长期烦恼,导致轻微抑郁罢了。”</p>

    郑芷英一愣,随即斜了周韵竹一眼,心中思忖道:说得这么准?难道周韵竹事先向他透露过我的情况?</p>

    “你瞅我做嘛?”周韵竹启齿一笑,“我可是啥也没说过呀!”</p>

    郑芷英道:“张医生,这,能治吗?”</p>

    “治病不是事儿,是事儿就一会儿,开一副草药,连喝两天,就会调治过来。闪舞小说网www..com不过,因为几天前你受到了一次巨大惊吓,导致白带增多,这个需要再开一个方子慢慢调理才行。”</p>

    郑芷英一惊:这人说得都对!</p>

    上周在车库里,老公倒车把她撞倒,虽然没受伤,但惊吓不浅!还有,这两天忽然白带巨多,早晨上班时要随身携带三、四条三角裤备换,麻烦死了……</p>

    这些事,根本没跟韵竹说过,这个张医生怎么会知道?</p>

    难道他真是神医?</p>

    “张医生,你说得一点没错。不过,我的这点小病不要紧,今天请你来,是给我儿子看病的。”</p>

    “你儿子?”</p>

    “对。我儿子近一段时间得了一种怪病,晚上睡觉盗汗惊厥,白天抽风。为了这个,快把我们夫妻俩愁死了!”</p>

    “噢,孩子多大?”</p>

    “四岁。张医生,你能治吧?”</p>

    “四岁……还好。不过,我并没有十成把握能治好。”</p>

    “小张就是谦虚!”周韵竹喜爱地瞟了张凡一眼,把削好的梨递过去。“你能把我女儿起死回生,还有什么病不能治?”</p>

    “你儿子呢?”张凡接过鸭梨,问郑芷英。</p>

    “我老公领他去小区公园玩了。你来之前,我已经打电话叫他们了,估计一会儿就到。”</p>

    过了一会,传来一阵钥匙声。</p>

    门开了,父子俩走进来。</p>

    张凡抬眼向门厅望去,首先看见一个四、五岁的小男孩,后面跟着一个男人。</p>

    “妈妈!”小男孩撒欢似地扑向郑芷英。</p>

    “儿子回来啦!”郑芷英冲过去抱起儿子,又亲又拍。</p>

    张凡定睛一看:啊?这不是上次在街上碰见的那个昏倒在人行道上的小男孩吗?</p>

    张凡还记得,他爸爸管他叫小勇。</p>

    当时,旁观的张凡看出小勇患的是“三压症”中的鬼压头,想上前施以援手,被小勇的爸爸给骂了,张凡心里很不是滋味,事后一直替小勇担心。</p>

    真是巧了,竟然又在这里见面了。</p>

    看来,这个小勇福大命大,有救了。</p>

    不过,他的爸爸可是个很吊的角色,今天两人重新见面,免不了尴尬!</p>

    男人脱了鞋,大步走进客厅里,与张凡迎面相视。</p>

    “这是尤林国,市卫生局医政处长。这是张凡医生。”</p>

    周韵竹给两个男人互相介绍了一下。</p>

    显然,尤林国暂时没有认出来张凡。因为那天在街上,情况紧急,尤林国一心只在儿子小勇身上,对张凡只是看了两眼,印象不深。</p>

    此刻,面对张凡,尤林国非常蔑视,一眼一眼打量张凡,目光里满是狐疑和不待见。</p>

    作为江清市卫生局医政处长,尤林国见过的医学“大师”太多了,怎么能把一个年轻的小伙子看在眼里?</p>

    “林国,张医生医术高明,手到病除。”周韵竹聪慧透顶,已经看出尤林国的目光很无礼,便打个圆场,想缓解一下气氛。</p>

    尤林国皱下眉头,不禁一怔:医术高明!</p>

    这么年轻的医生就敢说医术高明?</p>

    要知道,医生这个行业是靠经验长年积累的,而眼前这个张凡,脸上一副学生气,顶多二十来岁,能高明到哪去!</p>

    张凡也已经发现了尤林国很瞧不起自己,便谦虚地道:“周姨,我哪有那么神!”</p>

    张凡这一开口,尤林国胸中一震:咦?这声音,似乎在哪里听过?</p>

    怎么这么熟悉?</p>

    而且,这张脸似乎在哪里见过?</p>

    噢,想起来了:这不是那天在街上遇到的骗子吗?</p>

    这周韵竹发了哪家子疯,把街头行医的骗子也往我家里领?</p>

    尤林国嘴角一丝嘲笑,酸酸地道:“是你!?”</p>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