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86章你笔误了

    尤林国知道,现在社会办什么事都好办,就是用人进人这事不好办。不过,要真想办也可以办,就是要浪费一些以前积攒的人脉人情了。</p>

    “韵竹,这事你放心,妥妥地。”尤林国拍拍胸膛。</p>

    张凡一直听着,心中不禁一阵狂跳:进市中医院?</p>

    当时他被市中医院撕毁合同时,是何等的痛苦绝望!</p>

    如今若是能当还乡团杀回去,又将是何等畅快。</p>

    而且,也给由鹏举看看:我张凡乃是不死鸟!</p>

    “那就先谢谢尤处了。”张凡淡淡地道,掩饰住内心的激动。</p>

    离开尤家,告别周韵竹,张凡首先去一家洗浴中心洗了个澡,以防像上次一样被涵花闻出什么香水味。</p>

    从洗浴中心出来,去超市买了一些涵花爱吃的小食品,然后急急地开车回张家埠。</p>

    一边把小食品打开让涵花吃,一边把进中医院工作的事跟涵花讲了。</p>

    涵花喜不自禁,“小凡,怎么样?你刚到妙峰村时,我就跟你说,慢慢等,会有机会的。现在机会来了。”</p>

    “你真是我的红星吉星。”</p>

    过了两天,张凡打电话给赵院长,询问托他办的那件事。</p>

    “赵院长,上次我跟你说的医务室三级资质的事,办得怎么样了?”</p>

    赵院长在电话那边哈哈一乐:“我正想给你打电话呢,这件事情虽然有难度,但是,我动用了好多关系,终于给你办成了。闪舞小说网www..com给明天到县卫生局办手续吧。”</p>

    “太好了。”</p>

    “张医生,我爷爷那话上那块病,你什么时候给治一治呀?”</p>

    赵院长这是指的赵常龙上的那块癌斑。</p>

    “没问题,等我明天去卫生局把三级资质办下来,就给老爷子检查一下。”</p>

    张凡现在也学精了:我得先把资质办下来,然后才能讲下一步的事。</p>

    第二天,张凡带着相关手续,去江阳县卫生局,顺利地把三级医务室的资质给办了下来。</p>

    走出卫生局,赵院长便约张凡去江清市赵记大药房见爷爷赵常龙。</p>

    赵记大药房位于江清市繁华的商业一条街上,门面古色古香,一看就是有信誉的老字号。</p>

    店内迎面一尊笑面财神塑像,墙上挂一柄暗红桃木镇邪镇病宝剑,宝剑之下,是横卷中楷汤头歌。</p>

    正中墙上,一幅一米高的红底墨字“寿”字中堂,两边却是一对以草药名连成的楹联,可谓奇绝奇巧:</p>

    白头翁舞大戟坐海马战百合威加草寇,</p>

    红娘子佩金簪插银花压五倍羞闭牡丹。</p>

    即使张凡古文功底极佳,也不得不为这副楹联的作者而折服,不由叹道:“好联!”</p>

    赵院长颇为得意地介绍道:“这副联是我五亲手撰写,百余年来挂在这里,凡是来宾骚客,都是赞不绝口。”</p>

    “赵氏家学源远流长哪。”张凡道。</p>

    两人进店,赵老爷子没有发觉。因为店里坐着二十几个患者,排队等着赵常龙给开药呢。</p>

    赵老爷子坐在桌前,戴一副老花镜,手捏毛笔,笔走游龙,不断地开出方子。</p>

    接到方子的患者,个个如获至宝,弯腰道谢,然后捧着它急忙去柜台抓药去了。</p>

    “这么火?”张凡问赵院长。</p>

    “平时人少一些。我爷爷每周来药房坐诊一天,所以慕名而来的患者都赶今天到了。”</p>

    张凡扫了一眼赵常龙。</p>

    赵老爷子的精神状态明显不如上次见面好,显得又焦虑又憔悴。</p>

    他能不焦虑吗?七老八十了,又得了阴径癌,眼见得来日无多,但医圣七星针谱还没有得到,叫他怎能不日夜焦虑呢!</p>

    原本打算慢慢地让孙子接近张凡,放长线钓大鱼。现在看来,时间紧迫,必须得提前行动了。</p>

    医圣七星针谱不弄到手,对不起五,也对不起赵氏子孙后代:有了医圣七星针谱,我赵氏后代医名将威震全国!</p>

    “爷爷,张医生我给你请到了。”赵院长道。</p>

    赵老爷子一抬头,见到张凡和赵朴通站在面前,忙站起来。</p>

    寒喧几句之后,他拉过来两把椅子,让两人一左一右坐在自己身边,而他则继续给患者开药。</p>

    满城里都传说赵老爷子医术出神入化,张凡也确实想看看赵老爷子的医学功夫到底有多深,便饶有兴趣地看他问诊。</p>

    下一位坐到诊桌前的是一个三十岁的民工模样的男子。他自我介绍,因为秋天里赤脚下水塘挖莲藕,得了风湿,腿脚上的关节红肿,一走路就咔咔直响,重活也不能干了。</p>

    赵老爷子切了切脉,叫患者撸开裤腿,查看了一下红肿的皮肤,刚要提笔开方子,忽然转念把毛笔递给张凡:“张医生,还是你来开这个方子吧。”</p>

    张凡明白这是赵老爷子的礼貌之举,自己不便于越俎代庖,便推却道:“赵老名扬天下,患者慕名而来,我哪里好中间插一手?”</p>

    “那这样好不?你我各自开一张方子,看看是否英雄所见略同?”</p>

    赵常龙含笑道。</p>

    这样一来,张凡已然无法推却了,便把手放在患者手腕上,切了一会,心中已经有数,冲赵老爷子点点头,道:“赵老有令,我只好开个小方,只是希望赵老不要见笑哇。”</p>

    助手递过来一支毛笔给张凡。</p>

    两人提笔刷刷开好方子,然后凑在一起对比。</p>

    赵老爷子开的是“天叶凉骨汤”。</p>

    张凡开的是“天叶清骨汤”。</p>

    两人不约而同都开了以天叶草为主的汤药。而内中成分,也是几乎一模一样,只不过赵老爷子的方子里有蜂房一味,而张凡没有蜂房,却是多了一味蜂浆。</p>

    赵老爷子当然知道,天叶清骨汤和天叶凉骨汤本是同一古方,只是后人有两种叫法,但内中的草药却是一致的。</p>

    他仔细地看完天叶清骨汤,不禁认为张凡写错了,“这个……你笔误了吧?”</p>

    “蜂浆,是我对古方的一点小小的改进。”</p>

    张凡笑道。</p>

    其实,《玄道医谱》所列天叶清骨汤确是跟世间流行的有所不同。</p>

    “蜂房内含骨质胶质,于修复关节有益,此方中若少了蜂房,恐怕药效减半吧……”</p>

    赵老爷子说得虽然委婉,但话语中那种自信,还是遮掩不住的。</p>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