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87章敲一杠

    张凡未做回应,却问患者:“这位,想必已经服了好多蜂房了吧?”</p>

    患者一惊:“你怎么知道?我在别处中医那里开了三剂蜂房,熬汤喝了三个疗程,妈的越喝病越重,因此才慕名前来赵记大药房。”</p>

    “越喝越重?怎么可能?”赵老爷子脸上微微变了颜色。</p>

    患者说时无心,赵老爷子却是听者有意,好比被当面打脸一般,有些坐不住,不相信地问:“张医生,这是为何?”</p>

    张凡笑道:“中医本来就是一门经验科学,再加上古人以讹传讹,说什么蜂房坚固,可以助骨质增长。事实恰恰相反,蜂房乃工蜂用口筑成,其中含有大量蚁酸,不但不能助补骨质,反而蚀骨,大量服用的话,钙质流失,关节当然越来越糟。”</p>

    患者听了,悔恨地敲一下桌子,道:“卧槽,庸医害人哪!”</p>

    赵老爷子惊问:“那么,张医生是怎么猜到他服用了蜂房?”</p>

    “一个人如果长大量服用蚁酸,身体酸性增加,造成色素沉积,身上多处黑斑。如果我没说错的话,他身上最近新长出一些黑痣。”</p>

    “医生,你说得太对了!”</p>

    患者说着,掀开衣服,指着前胸道:</p>

    “看,看这几个黑痦子,都是最近两周长出来的。www..com我很奇怪身上怎么突然出现这么多痦子,上网查资料,网上说这是癌症前兆!可吓死我了。”</p>

    “不是的,你放心好了。”张凡宽慰道,“回去多吃碱性食物,痦子慢慢地会消失的。”</p>

    患者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半个月以来盘踞在心中的癌影终于散开了。</p>

    “那蜂浆为何有益?”赵老爷子问。</p>

    “蜂浆内含骨节物质,可以缓解因为走路而引起的关节摩擦。”</p>

    赵老爷子感慨道,“后生可畏,后生可畏呀。张医生医术源于古药典,又不拘泥于古药典,继承加创新,实属难得。”</p>

    那个患者高高兴兴地拿着张凡的药方去抓药,而早己等急了的第二名患者,马上走上前,坐到了诊桌前。</p>

    这名患者五十来岁,从面相上看,显然是枯竭性肾虚,弓背驼腰,脸色蜡黄,皮肤无光,说话声音极细微。</p>

    赵朴通一看这个患者症状明显,也想露一手,便抢着说:“爷爷,这个人应该是肾虚,我来开个方子调理一下吧。”</p>

    “不不不,”中年患者道,“肾不好不假。但我此次慕名而来,非为慢性药方,而是想立竿见影的治疗。我听说赵氏医术中有能使人秒勃的回春之术?”</p>

    张凡一皱眉,不禁诧异道:“你病情闹到这个地步,一看就是贪恋纵欲,一日泄身三次以上。如今你元神己损,肾水枯竭,一时半日难以恢复,因此需要静养,怎么还要秒勃,还要跟女人横刀立马?要命不要?”</p>

    这人受到张凡训斥,却并未生气,反而叹了口气:“医生所说甚是。但我确有难言之隐。”</p>

    “何来难言之隐?”</p>

    “我家族男性,有一种怪病,没有一个人能活到五十二岁以上。我今年五十一,眼见得明年就是大限之期,我颇有钱财,养了几个女人,日夜狂欢,度一日少一日,养个球生?”</p>

    张凡一吐舌头,无语了:死囚临刑前还要好酒好菜管饱大吃一顿呢!何况人家是富翁,做人生最后的消费碍着谁了?!看来,我刚才的话显然是多余了。</p>

    赵院长道:“也好,我赵氏回生十三针谱之中,确有一谱能致人秒勃并且延时,此针法叫做‘十二月’。”</p>

    “十二月?”中年患者精神一振,“听这名很有吸引力。”</p>

    “对。顾名思义,用了此针,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天天是春风沉醉。这乃是古时宫廷秘谱,皇帝后宫佳丽三千,不暇应付,但用了此针,夜御数女而不疲。”</p>

    “我一直在寻找的就是这种针法!”中年患者急切道。</p>

    “但价格方面,不知先生可以承受?”赵院长见他急切,显然是要趁机敲他一杠。</p>

    “生不带来,死不带去,我留钱何用?”中年患者“豪气”地道。</p>

    张凡暗暗叹气:花重金买死,无可救药!</p>

    赵院长慈善地笑着点点头,道:“也好也好。但你既然慕名而来,我便给你个优惠针价,打五折,每针八百减为四百,十三针总共是……五千二,我再进一步给你优惠抹零,五千元吧。”</p>

    “没问题。请医生速速下针吧。”</p>

    赵院长当即叫他躺在检查床上,取出那个在镇卫生院号称“赵氏祖传六百年”的针盒,快速下手,“嗖嗖嗖”,转瞬间,十三针下去,分别落在关元、中极、气海、肝俞、气俞、会阴、三阴交等十三个穴位。</p>

    张凡在一边细看,不由得含笑点头:真是奇门针法!</p>

    银针下去之后,只见中年患者弓着的身体顿时挺直,原本萎靡不振的神情一下子变得目光炯炯,脸色由蜡黄变为红润,甚至有红光泛起,同时,身下也有了相应的反应。</p>

    一刻钟过后,赵院长拔出银针,中年患者从诊床上跳下来,已经是生龙活虎了。</p>

    他掏出五千块钱,递到赵院长手里,眼中满是感激之情:“神医,真是神医,名不虚传!我已经两个月没有好好搞定她们了,今夜,我要……”</p>

    “说话文明点。行了行了,你可以走了……下一个!”</p>

    毕竟赵常龙觉得往下的话不体面,便制止道。</p>

    中年患者转身走掉了。</p>

    望着中年患者如同打了鸡血一般的背影,张凡暗暗替他担心:此人骨油眼瞅着就要熬干了,赵院长却给最后加了一把火!不出一个月,他的死期必至!</p>

    看来,赵院长真是一个无德庸医!</p>

    张凡不禁对赵院长产生了新一层的反感。</p>

    赵老爷子何等聪明人物,怎么能看不出张凡眼中的变化?他内心暗暗叫苦:朴通呀朴通,我的孙儿,你的爱显摆的毛病又犯了。我不是和你约定好了吗?我们慢慢接触张凡,一点点地加深友谊,然后伺机得到他的医圣七星针谱。</p>

    而你这样草率就把一个患者送上西天,张凡会怎么看你?</p>

    我们祖孙定好的计策如何实现?</p>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