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88章林巧蒙受勒索

    为了能挽回一点面子,赵老爷子忙开了一个“五全阴滋汤”,叫伙计速速出门,追上那个中年患者。闪舞小说网www..com</p>

    张凡见状,心中稍有感动:看来,赵老爷子还是有些医德的。这味“五全阴滋汤”,起码可以让那个中年患者多撑半个月。</p>

    而赵院长并不了解张凡和爷爷的心理活动,他完全沉浸在“赵氏回生十三针”的神奇故事里,嘴角的笑容挑得很高,看着张凡,心里道:别以为你是神医!我赵朴通至少和你打个平手!</p>

    赵老爷子见孙子表情得意,情知继续下去,场面会更加尴尬,不如早早结束这场游戏,便站起来身来,让赵院长替代他在此坐诊,而他引领张凡来到药房经理室。</p>

    “我今天请张神医来,并非是为了我之上的病,而是另有所求。”</p>

    “请讲。”</p>

    “我有个外孙女,医科大学博士毕业,现在江清市中医院当大夫。她得了一种不治之症。”赵老爷子声音沉痛地道。</p>

    张凡微微一笑,摇摇头道:“谦虚了。赵老医术冠世,怎么可能连自己的外孙女的病都治不了?”</p>

    “我岂能不想治?现在我是黔驴技穷,张神医是我最后的希望了。”</p>

    “究竟什么病?”</p>

    “要知道是什么病,就不会来麻烦张神医了。”赵老爷子摇摇头,苦笑着把一张纸递过来。</p>

    “这是我孙女的电话,哪天你有空,联系她一下。”</p>

    张凡接过来,随便看了一下,便揣进兜里。</p>

    “好吧,我有空时联系她一下。”</p>

    告别了赵老爷子,张凡忽然想起家里盖楼的地板,便开车直奔江清市装修装饰材料广场而来。</p>

    到了展货大厅,看了几样地板,询问了价格,相中了一款硬质实木的,计算一下,三层楼都装上的话,光地板这一项就要十几万。</p>

    可是,换成合成地板,虽然便宜,但既不环保,又没有实木的典雅高贵。</p>

    犹豫一番,还是决定:要么不装地板,要装就装最好的实木地板。</p>

    目前,手头的钱还是不够。</p>

    赚钱,还是第一要务呀。</p>

    张凡感慨着,刚要离开中心,忽然接到孟夫人林巧蒙的电话。</p>

    林巧蒙的声音非常惊慌:“张凡,你抽空来我家一趟吧。”</p>

    “出什么事了?蒙姐?”张凡一惊。</p>

    “你来了我们再细谈吧。”</p>

    “我现在恰好在市里,马上过去,方便吗?”</p>

    “你在市里呀?真是太巧了,你快点来。”</p>

    张凡二话没说,开上车直奔孟府。</p>

    林巧蒙已经在别墅的大门口等待着,见张凡走下车,冲上前去一把抓住他的手,眼泪流了下来:“小凡,我害怕!”</p>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p>

    林巧蒙把张凡让进客厅,慢慢讲起来。闪舞小说网www..com</p>

    原来,孟三的死讯传出之后,以前的一些狐朋狗友觉得林巧蒙乃一弱女子,有机可乘,便联合几个人,找林巧蒙讨“债”,他们互相证明,硬说孟三以前欠他们多少多少钱,并且威胁,如果林巧蒙不还钱的话,就对她采取措施。</p>

    林巧蒙最开始是严辞拒绝,这伙人不肯善罢干休,不停地打电话、上门叨扰。</p>

    林巧蒙打电话报警,警察来了,说是经济纠纷,不归他们管。</p>

    这伙人更加猖狂,竟然赖在家里不走,把家里搞得乱七八糟。</p>

    “他们什么时候来?”</p>

    张凡沉声问道。</p>

    “这两天,每天都是天黑之后就从院墙外爬进来,十几个人,在我家闹一晚上,天亮才离去。”</p>

    林巧蒙眼里闪着惊恐。</p>

    这伙人明显地是觉得寡妇好欺负!</p>

    张凡气得喘吁吁地道:“今晚,我倒要会会这帮无赖!”</p>

    看看手表,此时已经是晚上六点多了。</p>

    张凡给涵花打电话,告诉她,今晚他要蹲坑,帮朋友家里抓,不能回张家埠了。</p>

    涵花嘱咐张凡注意安全。</p>

    放下电话,张凡说:“嫂子,你和保姆今晚去宾馆睡,我独自在这里守候他们。管叫他们来一个死一个,来两个亡一双!”</p>

    “有你在,我什么也不怕,我不去宾馆。”</p>

    林巧蒙摇了摇头说。</p>

    张凡有些为难:这一整夜,偌大个别墅,除了一个老保姆,只有他和这样一个年轻漂亮万分迷人的小寡妇在一起……好吗?</p>

    林巧蒙看出了张凡的心思,道:“你一个人在家里,会寂寞的。我可以陪你说说话。而且,晚上蹲坑,你会饿的,我可以给你做夜宵吃。”</p>

    张凡忽然意识到:她是不是家里藏着财宝,担心我一个外人在家里,财宝会出事?</p>

    有这种可能。</p>

    毕竟,家是她的家,我不能把她撵出去,自己独自在她家里。</p>

    “那就这样吧。”</p>

    林巧蒙显然很高兴,听说张凡还没有吃晚饭,便扎起小围裙去厨房。</p>

    张凡坐在厅里,刚刚打开电视看一会,林巧蒙在厨房里喊道:“张凡,你来帮我一下。”</p>

    张凡放下遥控器,走进厨房,发现林巧蒙正为一大坨冻三文鱼发愁。</p>

    “我想给你煎三文鱼吃,可是这冻得太厉害,砍不下来。”</p>

    张凡从她手里接过菜刀,道:“你站到我身后。”</p>

    然后,他举起刀,手起刀落。</p>

    偌大的鱼块,登时被砍为两半。</p>

    林巧蒙吓了一跳:“你力气真大!”</p>

    张凡受到这一句娇声赞扬,再接再厉,连续十几刀,将三文鱼切成整齐的片状!</p>

    “哎呦,”林巧蒙尖起细白小手,捏起案板上的鱼片,感叹道:“这要是砍人,还不一刀一颗脑袋?”</p>

    张凡把菜刀扔到案板上,哈哈笑道:“砍人不敢,杀猪宰羊应该是小菜吧。”</p>

    林巧蒙斜眼含笑,看了张凡一下,娇嗔道:“瞧你美的,说你胖你还喘起来了!”</p>

    这眉这眼,一颦一笑,真是顾盼生辉,勾人心魄。</p>

    张凡不禁胸口一热,后退了半步。</p>

    林巧蒙咯咯地乐一起来:“你怕我?我能吃了你?”</p>

    “不不不,我怕你干什么……你先忙,我去看电视了。”</p>

    转身往厨房外走,刚要拉开厨房门,一只小手拉住他衣襟,道:“别想坐等吃现成的,帮我干!”</p>

    张凡无奈,只好挽起袖子。</p>

    忙了一个小时,热腾腾地做好了晚饭。</p>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