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91章搞定侯院长

    “是写给你的信,你自己偷偷看吧,我就免看了,省得你尴尬。闪舞小说网www..com”</p>

    涵花酸酸地说着,脸上一层厚厚的哀怨,扭转身便往里屋走。</p>

    张凡慌乱不己:这信里究竟写着什么呢?</p>

    此情此景,尽管涵花不要看,可是如果张凡真的不让她看,两人心中肯定结影。</p>

    张凡决定,林巧蒙不管在信里说什么,我都要给涵花看,未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p>

    他一把拦住涵花,把她推回到桌前。</p>

    “干啥呀,我还是回里屋睡觉吧,你自己慢慢看这封信。”</p>

    涵花假装挣脱。</p>

    张凡随手掀开信封口,往桌上一磕。</p>

    “啪”地一声,清脆悦耳。</p>

    一串项链掉在桌上。</p>

    是白金的。</p>

    粗粗的的。</p>

    链子闪闪发光,晶白可爱,上面一只深绿色心形项坠,剔透柔和,温润适手。</p>

    呵呵,张凡心中一动,精神顿时放松下来:看来,没问题!因为林巧蒙不可能送我项链。</p>

    张凡看了涵花一眼,伸手指往信封里一掏,掏出一张信纸。</p>

    “来,一起念念,上面写的什么。www..com”</p>

    涵花故意双手捂住眼睛,道:“别人写给你的信,我可不敢看。”</p>

    张凡道:“你不看的话,我也不看,马上把它烧了。”</p>

    说着,掏出打火机。</p>

    “别烧,万一是情书呢,烧掉了多可惜,瞎了人家女孩的一片心意了。”涵花笑道。</p>

    两人头碰头,开始一起读信:</p>

    “张凡先生:</p>

    谢谢你帮我打走了他们。</p>

    黑更半夜的,把你请来做这么危险的事情,你妻子在家里一定很担心,请代我向她表示最大的歉意。</p>

    哪天我们约个时间,我请你们夫妻吃饭。</p>

    另:送给你妻子、我未谋面的妹妹一件小礼物,白金祖母绿项链,不成敬意,请务必笑纳。</p>

    此致</p>

    敬礼!</p>

    林巧蒙谨笔。”</p>

    张凡地舒了一口气。</p>

    “送我的?”涵花惊讶万分。</p>

    “不是送你的,难道是送我的?”张凡笑道,拿起项链,在灯下反复观察。</p>

    “祖母绿,这个要好多好多钱吧?”涵花也在网上看到过关于祖母绿的介绍。</p>

    “嗯,而且,这个挂件有核桃大小,里面一点杂质也没有,绝对属于珍品。”</p>

    “这个林巧蒙是谁?出手这么大方?”</p>

    “就是孟三孟的遗孀。上次我跟你讲过的,孟托贺峰给我捎话,要我照顾他妻子林巧蒙。”</p>

    “原来如此。”涵花郁闷一晚上,现在终于释然了,“既然是孟临终所托,你真该用心尽责。人要有良心,孟在你最困难的时候帮助过你,小燕上大学的钱,是孟帮你卖酒赚来的,这些,都要记在心里。大恩不言谢,但要报。”</p>

    张凡若有所思地说:“还有,我一直有点怀疑,孟和贺峰未必真的把酒卖了出去,以孟的身份和性格,不可能在朋友之间卖药酒的,即使朋友真的需要药酒,孟也只是赠送。肯定是孟为了帮助我,自己把酒买了下来。还有贺峰。”</p>

    涵花想了想,用力点了点头:“你说得有道理。这份情,我们可不能忘了。以后我们常跟林巧蒙来往,孟在天有灵,也会安慰的。”</p>

    “对。林巧蒙这个人挺随和的,哪天我们聚一聚。”</p>

    张凡说着,轻轻地把项链挂在涵花脖子上。</p>

    涵花细白的皮肤,配上闪亮的白金项链,再点缀上一颗神秘的祖母绿心形项坠,如同古典美人一般。</p>

    “哇,画龙点晴!”张凡叫起来,“你一戴上它,顿时精神一万倍。”</p>

    说着,拉起涵花走到穿衣镜前。</p>

    涵花在镜子里看到自己果然是增添了几分高雅和富贵之气,人也显得精神多了,不由得脸上红了起来。</p>

    第二天开始,家里的小楼开始起楼顶,张凡一天之中,一大半是和老韩叔在一起,忙着上楼顶的事。</p>

    上完楼顶,就要开始抹泥抹灰,然后就内外装修了。</p>

    张凡和老韩叔一起计算了一下帐上的钱,算来算去,还是差一份实木地板的十万块钱。</p>

    老韩叔劝他别装实木地板,买点便宜的合成地板,能省八、九万。</p>

    张凡担心合成地板会散发甲醛气体,坚持要搞实木的硬地板。</p>

    其实这十万块钱,也是容易解决,只要张个口,钱亮会借给他的。</p>

    可是,欠债盖房不符合张凡的性格,他要通过自己的努力,挣出一个崭新的小楼来。</p>

    又过了几天,周韵竹发来短信:</p>

    “小凡,明天是周六,抽时间来我家吧。”</p>

    张凡暗自一笑:这个周姨,讲好的一周一次,她可倒是准时呀。</p>

    唉,我这么忙,还得抽出时间去会她!</p>

    不过,一想起她那一身雪白的肌肤,还是不由自主地心里一阵发慌,很想马上见到她。</p>

    去还是不去呢?</p>

    张凡犹豫了一天,到了周六早晨,周韵竹又发来一条短信催他:</p>

    “来不来,不来就永远也别来了。”</p>

    这是她向张凡发出的最后通牒了。</p>

    没办法,看来必须去赴这次温柔的幽会了。</p>

    张凡编了一个借口,对对涵花说,去市里赵记大药房。</p>

    涵花一点也没怀疑其中有假,便嘱咐他晚上早点回来。</p>

    张凡心虚地告别涵花,开车来到了林业小区。</p>

    一见面,周韵竹照例是全身发抖地亲吻张凡一遍,但张凡想抱她时,她却推却道:“对不起,不行,今天大姨妈来串门了。”</p>

    张凡有点遗憾,又有点如释重负地把她放下。</p>

    “我今天安排了一个饭局,请中医院的侯院长,尤林国夫妇也参加。”周韵竹道。</p>

    “周姨,是不是为了我进中医院的事?”</p>

    “是的,尤林国那边已经把侯院长工作做得差不多了,我借着上次天际集团给中医院捐款盖住院部大楼的事,再给侯院长通通气,争取让他在酒桌上把事情敲定。”</p>

    张凡感激地叫了一声:“韵竹!”</p>

    说着,捧起她的脸,吻了一下。</p>

    两人开车来到天际大酒店小餐厅雅间,尤林国夫妇已经候在那里了。</p>

    大家寒喧一阵之后,侯院长也到了。</p>

    张凡不太习惯这种场合,默默地听尤林国和侯院长八卦起来没完。</p>

    这顿酒直喝到下午两点多才散局,结果比较圆满,酒桌上敲定的是:张凡周一上午,去中医院报到。</p>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