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97章收官一针

    一箭双雕啊!</p>

    既解决了外孙女的剩女问题,又可以将张凡拉入我赵家。闪舞小说网www..com</p>

    只要他一进赵家,我寻机得到医圣七星针谱。</p>

    得到针谱之后,根据情况决定是否干掉张凡。</p>

    如果必要的话,可以干掉他,让医圣七星针成为我赵姓后代独门绝技,让我赵姓后代大放光彩!</p>

    “治吧!”</p>

    进到卧室之后,沈茹冰往一坐,冷冷地道。</p>

    张凡在她对面,拉了把椅子坐下,同样冷冷地道:“怎么治?”</p>

    沈茹冰白了他一眼,“你不是神医吗?还要问我怎么治?”</p>

    “呵呵,”张凡微笑一下,“你的意思是完全听我的?”</p>

    “别磨叽了,快开始吧。”</p>

    “看来,我今天必须当一回妇科医生了。”</p>

    张凡从怀里掏出银针,一边用酒精给针消毒,一边问:“你的衣服——”</p>

    沈茹冰下意识地把衣角往腹部掖了一下。</p>

    “隔着衣服下针?不怕感染细菌?”张凡问。</p>

    沈茹冰想了一下,道:“你转过脸去。”</p>

    张凡把脸看向窗外。</p>

    一阵拉衣柜的声音,悉悉索索的穿衣服声,然后,听见沈茹冰道:“可以了。”</p>

    只见她穿一套薄如蝉翼的轻纱睡衣,轻纱太薄,体型隐约可见,莲步轻款,款款如浮萍般地走过来,一欠,坐到,自动仰卧,然后斜视张凡一眼,轻声道:“隔着睡衣,能找准穴位吧?”</p>

    “试试吧。”</p>

    张凡用酒精棉隔着睡衣,在她附近消了毒,通过半透明的轻纱,用手指一个个地找准了穴位,然后在子宫周围的任脉、归来、气冲等六个穴位上轻轻下了针。</p>

    “不是七针吗?”沈茹冰轻声问,“怎么扎了六针就不扎了?”</p>

    张凡手中捻着最后一根毫针,有些犹豫:面前这个沈茹冰,毕竟是才女博士,面子对她来说很重要,而且她还未生育过,在她身上完成医圣七星针,她能同意吗?</p>

    “这第七针是七星针收官之针,有画龙点晴的作用,当然是要扎的。”</p>

    “那你快扎呀!”</p>

    “这个穴位有些特殊……唉唉,我看还是算了吧。六针的效果虽然稍差,也可以治你的病,对付着用吧。”</p>

    沈茹冰生气地道:“你以为是补衣服?多一针少一针都行?治病哪有对付的?”</p>

    “那……你把腿打开,这个穴位是会。”</p>

    “哎呀妈,什么破针位,选哪不好,选在那里!你是不是有意耍流珉哪?”沈茹冰捂着脸道。</p>

    “针谱如此,我也没有办法。既然你有意见,我看,还是算了吧!”</p>

    张凡说着,把手里的毫针往针袋里装。</p>

    “笨蛋!”沈茹冰骂了一句,把头扭到一边,连脖子都羞红了,而身体却是摆出了应有的姿式,“快点吧!”</p>

    “真让我扎?”张凡小心地问。</p>

    沈茹冰没有回声,只是把身子动了动,表示同意。</p>

    张凡被逼无奈,只好轻轻下手,在会上捻进了最后一针。</p>

    “有感觉了吗?”张凡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如释重负。</p>

    “感觉你个头!”沈茹冰脸上红云一片。</p>

    张凡看着手机上的时间,过了一刻钟之后,把针一一拔下。</p>

    此时,沈茹冰神色已然有了变化,不似刚才那么冰冷,而是浮上了一层温柔的喜悦之色。</p>

    “这回感觉如何?”</p>

    张凡一边给针消毒,一边问道。</p>

    “问问问,老问什么?”</p>

    沈茹冰觉得神清气爽,气息通畅,心情格外地好,她已经两年没有这种好心情了。</p>

    但她不想让张凡太得意,紧持不承认感觉良好。</p>

    “呵呵,既然没效果,就当我没治,我回中医院了。”张凡讥笑着,站起来。</p>

    沈茹冰一下子从跳下来,喊道:“有感觉!感觉不错!成了吧?”</p>

    “呵呵,这就对了。”</p>

    重新换上了外衣,沈茹冰挽着张凡,两人一起走下楼。</p>

    赵老爷子正在心情兴奋地等待着,见外孙女一脸春风从楼上下来,精神状态完全像是换了一个人,特别是脸上还有一层淡淡的羞色……他心中一喜:莫非二人在楼上卧室里已经做下了?</p>

    他狡黠地看了张凡一眼,嘴角的笑容十分暧昧。</p>

    沈茹冰冰雪聪明,哪能看不出外祖父眼中的龌龊!</p>

    她脸上一红,狠狠地白了赵老爷子一眼,转身对张凡道:“张凡,针灸针完了,下一步该是开药方了吧?”</p>

    这样一说,明摆着是告诉赵老爷子:你外孙女没那么贱!第一次见面,就叫一个陌生男人攻城掠地?</p>

    赵老爷子听见两人不是在楼上睡觉,而是行针,刚才满心的欢喜,一下子冷掉了许多:茹冰啊,我赵氏祖传医术能否发扬光大,全靠你能不能拿下张凡了!你二人刚才独处一室,你竟然守身如玉,太让我失望了。</p>

    不过,听到沈茹冰叫张凡开药方,赵老爷子心中转而一喜:药方一开,马上落入到我的手中,我就多了一手治虚气停经症的绝技了!</p>

    张凡冷眼观察这祖孙俩的表演,他从赵老爷子的一系列行为中已然确信,这老爷子不是个好东西,必须防他一手,便笑道:“方子中有几味引子,很特殊,我要回家把药配好了再拿来。”</p>

    该死!赵老爷子暗骂道,怕我偷艺呀!</p>

    晚五点下班,张凡开车回到家里,跟尤林国通了电话,告诉他,没有签劳动合同,只是临时见习。</p>

    尤林国打着哈哈,说“这很正常”,慢慢就会跟你签合同的。</p>

    张凡和涵花商量来商量去,尤其是尤林国的人品比较差,所以觉得这里还是有问题。</p>

    涵花建议给钱亮打电话咨询一下,钱亮是个见多识广的人。</p>

    于是张凡拨通了钱亮的手机。</p>

    钱亮听完了张凡的介绍,嘿嘿笑道:“这叫送空人情。”</p>

    “你具体说说看。”</p>

    “帮人办事,一般有两种办法。”</p>

    “哪两种?”</p>

    “比如你这件事,尤处长可以跟侯院长说:这事你就当我本人的事给办。这样的话,侯院长一般就不会收你的钱,而是把人情帐记在尤处长身上。”</p>

    “第二种呢?”</p>

    “第二种,就简单了。尤处长可以跟侯院长说,我介绍一个朋友给你,你考察一下,看能不能进中医院工作。这样的话,相当于给权力寻租的侯院长介绍了一个赚钱的主顾。侯院长在一定程度上还要感谢尤处长呢。”</p>

    </p>